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150粉点文/黑篮赤黑-在你身边 下

150粉点文/黑篮赤黑-在你身边 下

 

 @ciel。 

点文内容:(挺长的(笑),省略一部分)

赤黑双箭头但没表白,不过黑子是喜欢俺赤的
仆赤因为绝对理性以及始终处于高处的状态忽略了这份感情。 
冬季杯诚凛胜后,队长依然是仆赤。 

黑子开始了教仆赤【生活】这个博大精深的词并开始了追夫之路 
而赤队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找回了对哲也的感情,同时不再独自承担一切,懂得与重要的人分享生命的点滴 
重点是哲也努力的过程还有赤队转变的过程
要哲也先表白!!!o(≧v≦)o希望有这句话【你不是一个人】
以及想看仆赤意外的孩子气与撒娇,而哲也对这样的赤队无奈又抵抗不能 


我尽量满足小天使的要求,

但恐怕无法尽善尽美,请多包涵ORZ

OOC慎,我写的黑篮一直OOC严重….(惭愧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一次合宿是由洛山主办的。

几大高校篮球队合办的暑期训练,让奇迹世代的众人再次聚/集再一起。


手上拿着不知道是黄濑带的,还是青峰给的香草奶昔,黑子再一次沉浸观察人类的日常活动中。


在众人前方告知注意事项的,是有着一双异色/眼瞳的赤司征十郎。

听着熟悉的仆称,黑子知道站在前方的是赤司的第二人格,好像冬季杯赛场上第一人格的回归只是昙花一现一样。

黑子感到有些失望,但却也没觉得哪里不好。


或许他是因为第一人格而喜欢赤司征十郎这个人,但不代/表他会因此讨厌第二人格。哪怕赤司称呼自己时,将两个人格拆分的很开,几乎视为两个个体,但在黑子看来,其实就某种程度而言,两个存在并无不同,都是赤司征十郎这个人。


该怎么说呢?

若说帝光时代赤司的两个人格除了在篮球场上有特别明显的差异,日常生活中,除了少数人会注意到外(譬如他和绿间),基本上没人会注意到两个赤司的个性差别。


但去了洛山的赤司君像是解/放一样,先前当黑子看到拿着绿间幸/运物的赤司时,一时之间而以为是哪来的中二病患,有那么一刻非常想拿篮球砸对方的脸。

说话的语气也让人很想教育对方──虽然还未确定未来职业,但隐约有保育员特质的黑子如此想到。


或许第二人格对于胜利的追求已经扭曲,但与他对战时被称呼幻之第六人旧型态时,黑子真的有那么一秒像要干掉对方。


──「很抱歉,幻之第六人这个称号,我还不打算出让。」


当时忍不住呛了回去,黑子至今想起赤司的表情仍旧非常有趣。

那是一种被噎住,却有莫名欣喜赞叹的表情。

仿佛可以听到对方说出:「不愧是(我的)哲也。」这种莫名羞耻的话。


无论如何,已经在放飞自我的路上走得越来越远的赤司,彼时的黑子只想把人狠狠抽一顿──就算不是为了唤回第一人格,黑子还是想打醒这个,明明很累,却又好像无懈可击的赤司。


如果以胜利做为人生的唯一的目标,该是多么无趣?

而如同黑子所观察到的,至今黑子仍旧不明白赤司为什么能喝下那些白色──根本不配称为奶昔──的蛋白质运/动能量饮品。尽管运/动员摄取蛋白质以补充肌肉所需是常识,但是那些白色液状物的口味实在是如同地狱般来的产物,能面不改色喝完的赤司是黑子所仰望的存在。

由此可见,对于自身饮食赤司并不太在乎。

若是身/体所需,便能喝下黑子敬而远之的饮品,平时吃水煮鸡胸肉也不奇怪,但坦白说这样的生活对于一名高中生而言非常无趣。那怕黑子明白依赤司的家境,他家的厨师并不会为他们的少爷准备多难吃的东西,但赤司可以说的上是毫无要求,就像是他并没有任何”喜好”,他的人生好像就是完成一项项的任务,并且在每个任务成绩打上优秀,就是他生命的全部一样。


那是黑子无法/理解也无法认可的。


午餐时间是采自助打菜,厨师是赤司负责联络的,这一次合宿可以说得上大手笔,不管是场地、住宿及交通,赤司几乎一手包办。有时候黑子也会想问对方到底累不累,把所有事情都揽在身上,庞大的压力不会压垮他吗?

但看到赤司时黑子却甚么也说不出口。

因为赤司征十郎是不需要任何一丝一毫同情的。



他的强大在于他的心灵,但黑子总会担心对方会被过重的压力击垮。


随着合宿的开始,经过几天的观察,黑子发现眼前”赤司”似乎跟过去不太一样了。虽然是第二人格的外貌,但表露/出来的态度却带着一丝第一人格的圆/滑。

不熟悉的人或许不会特别注意,但洛山和奇迹世代却不会忽略那一丁点的改变。

大部分的人都认为是两个人格融合在一起所带来的转变,但黑子则抱持怀疑的态度持续观察。


合宿除了安排基础训练外,更多的是不同校队之间的友谊竞赛,但也不知道是谁先提出来,希望能和当年的帝光的奇迹世代一起比赛。或许是都解了心结,在清峰一脸不耐、黄濑兴致冲冲、绿间全力以赴和紫原无所谓几个人终于又聚/集在一起。


「大家,请多多指教。」

看着最熟悉却也陌生的队友们,黑子的嘴角微微勾起。

「诶、诶诶诶?小黑子你笑了──!!」

「黄濑君别闹了,需要磨合一下吗?」

推开趴在自己身上的黄濑,看着青峰愣愣的表情,黑子没好气地伸出拳头抵在对方肩膀,「作为前任光如果输给现任的话是非常丢脸的喔,青峰君。」

「哲!」

「我说,你们别浪费时间了。」绿间推了推眼镜,将手上的绷带解/开。

「嗯……小绿和小黑都很开心?」紫原拍了拍身上的点心屑,虽然看起来还是懒洋洋的,但一站起身,整个人的神情全变了。


赤司站在前面,注视着当年的自己一手带起的队伍。


「──让大家看看吧,最初的奇迹世代。」



*



现实毕竟不是小说。


事隔两年他们曾回到当初相互合作搭配无肩的队伍。但刚开始摩擦并不影响他们身/体回忆起当年的配合,一局下来,从原本生疏很快又熟悉回来,如同干涩的齿轮加了油一样,很快的转动起来。


他们甚至不需要说话,只要一个眼神,一个抬手,彼此配合的天衣无缝。


「……这就是,奇迹世代吗……」场外的人喃喃道。


因为他们的心曾经比谁都还要贴近彼此。哪怕曾陌生过、远离对方,但很快的又会熟悉起来。



「哲!」

再次的从黑子手中接到传球,青峰心里不是不激动,「让你看看吧,谁才是最适合哲的光──」


「小青峰还是一样幼稚呢。」

「啊。」

「大辉看来还是训练不够?」


熟悉的对话再次响起,场外的桃井听到了忍不住红了眼眶。


「笨/蛋。」


黑子轻笑,看着最熟悉的队友再次合作,他的内心非常温暖。

因为他和他们不曾真正失去对方。


「虽然对火神君不太好意思,」黑子跑到火神面前,轻声说道,「但在这场比赛,我是不会放水的。」一个晃身,夺走篮球后转身迅速传到了后方的绿间手中。


「糟糕!」

「──三分球。」




「比赛结束!」


赢了比赛,不少队伍都跃跃欲试。

「这就是帝光的怪物吗──」他们这么说,目光中却充满了挑战欲。


青峰躺在地上没说话,他的脸上盖着毛巾,大声喘气。

「水。」

黑子走到他身边,弯下腰递过水瓶。躺在地上的人也没掀开毛巾,一抬手半点误差也没的接过水。


「阿哲。」

爬起来坐在地上灌水,青峰并没有拿开头上的毛巾。他的声音微微沙哑,黑子并不确定否听到气音。


青峰没再说话,但他的手臂却仅压着自己的眼睛。


「我曾以为在门前面的是守门人。」他哑着嗓音说。

「……但后来看到火神,我才发现那个人是、……哲。」

毛巾后头传来带着鼻音的话语,说话的人很努力想要故作平静,但事实上青峰只是如同在那次比赛里坐在看台上落泪。



「青峰君你啊,」黑子蹲下来,手指狠狠戳上了对方抬头纹出现的地方,「──果然是笨/蛋,Aho峰。」


「喂,信不信我打你啊!」恼怒的拍开黑子的手。



「哈哈哈啊小青峰哭鼻子了──」

黄濑跳过来,压在黑子身上,紧接着青峰恼/羞/成/怒跳脚,吵着吵着两个人又跑去篮框下One on One。


黑子看着久违的熟悉画面,心里莫名感慨,但此刻他的内心非常平静,但个中喜悦大概仅次于奇迹世代初次赢了比赛。

场外的人都在起哄,黑子甚至听到有人要打赌谁赢,海常和桐皇的人差点吵起来。


「看起来再一次的合作,大家都非常开心。」

在黑子注视另外两个人时,赤司走到黑子身边开口说道。


「……是呢,赤司君你呢?」

听到赤司的声音,黑子转过头看向对方,但当他看到赤司脸上的表情时,愣住了。


──赤司脸上的微笑非常温柔,就像是那一次比赛结束之后一样。

……温柔的让人落泪。



「……嗯。」似乎注意到黑子的目光,赤司只是轻轻应了一声,「……我出去一下。」他拍了拍黑子的肩膀,只是带起手时指尖划过黑子湿/润的发尾。

黑子摸/摸了被指尖擦过的后颈,犹豫了一下,便转身追上赤司。


黑子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对方的笑容非常温柔,但眼神却十分茫然,金红色的眼里是喜悦,但黑子看到更多的是隐藏在身处的茫然无措。


第二人格为何出现呢?

是为了胜利。

但刚才那场比赛,四节的赛制中,前两节他们的配合还很生疏,是到了后两节时他们才完全回忆起彼此配合的熟悉。为了加速恢复他们的身/体记忆,第一节是赤司先上场,赤司已经让其他几个人配合的不错,也让他们开场不至于手忙脚乱。而等黑子上场时,可以说他是里面最熟悉大家的打法,也最不陌生"配合"的选手,他很快的回忆起当初大家熟悉的传球方式──当然,这也归功于赤司一开始的天帝之眼,让大家很快的调整好状态。

但就算一开始生疏,奇迹的大家都并未有不耐烦,他们甚至没有考虑到输赢──能和过去的队友再次并肩而战,所有人的情绪都因之高昂。

但这显然和赤司的第二人格是冲/突的。

黑子不知道第一人格的赤司在想甚么,他很清楚,冬季杯打到最后时,出现的是以俺自称的赤司征十郎,但在这次合宿中/出现的却是以仆称呼自我的赤司。这个赤司其实也和先前的不太一样,黑子以为是因为他们融合为一,但事实显然不是如此。


“赤司”他正在茫然,这不该出现再融合完的赤司身上。



「赤司君!」

他跑向前,跑向了过去一直帮助他的少年,跑向了他喜欢得有着一头艳红发色和美丽双眸的少年。


黑子希望他好好的,因为他是黑子最喜欢的赤司君。




*



赤司征十郎走出了体育馆。

走在通往休息室的路上,他看着走廊外夏日艳阳高照,树梢知了蝉鸣不止,带起了暑意,但微风吹过也似要带走了内心一丝烦燥。


将手按在自己的心脏,他想问问另一个自己倒底在想甚么?

为了逃离压力,为了维持队伍而出现的他,一直以胜利为目的。而另一个他却只是静静看着,在他们的身/体里注视着一切。


当第一人格苏醒时,他马上就意识到,他以为自己很快就会被取代,如同过去对方压抑自己一样。但显然第一人格并不打算出来,只是在身处注视着一切,注视着哲也。


是的,他很清楚,以俺自称的自己是喜欢哲也的。

这或许也是个压力?他冷笑,所以干脆逃避不去面对,不去面对哲也受伤或追随的目光。


──但这都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他是这么想的,并坚持在胜利的道路上,不曾回头。


冬季杯的时候他被压抑回身/体深处。

他看着自己对哲也说:「好久不见,黑子。」看着哲也讶异的目光和闪过的喜悦,赤司只觉得一阵难受……嗯?难受?

他摸/摸自己的心口,明明没有了身/体,但他还是感觉到疼痛的感觉。

他不明白。


"赤司”输了,他看着自己对黑子约道要再次比赛。

然后没多久,他就被对方踢出身/体。


只是这一次不一样了,第一人格的他总是会影响”自己”对外的表现,周遭的人都以为是两个人格融合(假使他们都知道他有两个人格的话)。


他觉得极其可笑,但却又莫名的庆幸,他并未消失。

这一次合宿,他或许是想要找到答/案的。

──关于他为何存在。



「赤司君!」

是哲也的声音,赤司想。

他停下脚步,原本该转身的,但他却突然不想了。


「哈、哈啊……赤司君。」

哲也的喘息声很大,体力还是不行吗?看来必须要加强这部分的基础训练。


「你──你今天高兴吗?」黑子问道。


赤司愣了下,他握了握自己的手掌,想着拍打篮球的感受,想着刚才其他人脸上怀念的微笑。


「我──」


「你喜欢篮球吗?」黑子打断他的话。


赤司忍不住转过身,他看着眼前的黑子,一张总是面无表情的脸上是一对认真专注的蓝色/眼睛。


他没有回话。


「你喜欢吃甚么?」黑子向前踏了一步,他和赤司之间的距离大概只剩三十公分,那是代/表人与人之间的亲/密或疏远的临界距离。


「喜欢甚么休闲活动?」


似乎询问永无止境。


「哲也。」赤司伸出手,食指和中指按住黑子的嘴唇,指尖只感觉到如棉花一般柔/软。


「……高兴。喜欢吧,汤豆腐、下棋和骑马…?」

他一一回答黑子的问题,但却又不是那么肯定,因为那是”赤司”所以喜欢的──他也是他,所以他应该也是喜欢的。


黑子看到赤司脸上的表情,是罕见的疑惑,他突然觉得有点心疼,但他只是轻轻/握住赤司的手,轻声询问。


「……你有喜欢的人吗?」


赤司脸上的表情消失了,但冷淡着看着黑子,仿佛这样就阻止对方入侵他的内心。


「──我喜欢你,赤司君。」黑子道。

凝视着赤司的目光缱绻而专注,原本冷淡的音质似乎贴了点温度,带着柔/软的情感,展/露无遗。


「……你喜欢的,应该是另一个我吧!」赤司心神因黑子的目光而动/摇,但他很快地用/力抿唇,艰涩的回答。


「不是这样的!」黑子的声音大了起来,脸上的表情跟以往截然不同。

「不管是以俺称呼的你、或是以仆称呼的你……都是赤司君,我喜欢的人从来都是一个人,并没有差别。」黑子神情无比郑重,白/皙的脸颊上浮起红晕,带着羞涩的表达自己的心情。

「赤司君大概不记得了吧,在改变的那天故意恐/吓我,说有两个存在的赤司君,还是丢/了毛巾给我只因怕我感冒。」

「还有替社课后练习的我准备盐水的赤司君,虽然篮球理念不同,但总是对我非常照顾我的赤司君──不管事哪个你,都温柔对待我的赤司君。」

「而我所喜欢的人,不曾变过,都是赤司君你一个人──请不要再说我喜欢的只是其中一个,这是对我感情的污/辱。」

絮絮叨叨的说出了自己的心情,黑子紧紧/握着赤司的手,像是怕对方离开。

「哲也……」赤司愣住,只感觉面上一热,他的手摀住脸,有点不知所措。

他的心脏剧烈跳动,每一声扑通扑通都表达着无比的喜悦。


黑子看着面红耳赤的赤司,脸上也更热了,但他克制不住自己上扬的嘴角,只好向前将两人的之间变成亲/密的距离。


「……如果赤司君还是担心的话,请让我待在你身边吧!」

他抬起头,轻轻将嘴贴上对方的手背,短暂的接/触后离开。


「赤司君不是一个人的,我会一直陪伴你……不管你想要以哪种姿态活着。因为只要是赤司君,都是我深深喜欢的人。」


他将额头抵上赤司的额头,希望将眼里的情感全部传给对方知道。

他想让赤司明白,黑子喜欢赤司,不会因为哪一个人格有有所改变。


「……真是太犯规了,哲也(黑子)。」

赤司忍不住笑了,像是两个人格融合在一起一样,又温柔又得意的微笑。



*


休息时间偷懒的两个人坐在有阴影的阶梯上聊着天。

或许是因为定情了,赤司的占有欲突然就爆发──但凡任何一位奇迹世代的人,只要在他掌控之中,敢抱着黑子或贴在黑子身边的人,无一不被他以加训惩戒。


「哲也比较喜欢哪个我呢?」搂着黑子的赤司,享受怀里微凉的体温,只觉得怀里的人比甚么都还要美好。

「……本来是喜欢俺赤君的,但是后来发现俺君竟然逃跑把责任丢给仆君实在太逊了,所以应该比较喜欢仆赤君吧。」

「………真是诡异的称呼呢,哲也。」

「谁让赤司君换个人格连称呼都换了呢,果然还是比较喜欢叫我哲也的仆君喔。」

黑子忍不住向后仰头,故意敲到赤司,听着对方的低笑声,只觉得哪里都不好了。


──会撒娇的赤司君,简直让人无法招架。



「真让人伤心,现在无论是哪个我,都是称呼哲也啊。」贴在黑子耳边赤司压低声音低喃,心里则因为黑子的靠近而无比满足。


「……真是的,最后一次了,」黑子偏过头对着黏黏糊糊的男朋友说道:「──这个世界,最爱赤司征十郎你了!」



「……别闹了。」声音消失于两唇/间。




END。


有點爛尾,但我盡力了ORZ

不管怎樣還是希望小天使喜歡w


 
评论(4)
热度(22)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