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150粉点文/黑篮赤黑-在你身边 上

150粉点文/黑篮赤黑-在你身边


   @ciel。 

点文内容:(挺长的(笑),省略一部分)

赤黑双箭头但没表白,不过黑子是喜欢俺赤的

仆赤因为绝对理性以及始终处于高处的状态忽略了这份感情。 

冬季杯诚凛胜后,队长依然是仆赤。 

黑子开始了教仆赤【生活】这个博大精深的词并开始了追夫之路 

而赤队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找回了对哲也的感情,同时不再独自承担一切,懂得与重要的人分享生命的点滴 

重点是哲也努力的过程还有赤队转变的过程

要哲也先表白!!!o(≧v≦)o希望有这句话【你不是一个人】

以及想看仆赤意外的孩子气与撒娇,而哲也对这样的赤队无奈又抵/抗不能 



我尽量满足小天使的要求,

但恐怕无法尽善尽美,请多包涵ORZ

OOC慎,我写的黑篮一直OOC严重….(惭愧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赤司征十郎到底是个甚么样的人呢?

喝着奶昔静静望着正和他人讨论合宿的黑子静静想到。


最开始的赤司其实是难以接近的。

说话举止非常的有礼,照顾队员时看似十分亲近,但事实上却距离非常远。


被赤司带进球队时,黑子其实是感激中掺杂些许害怕的。

或是害怕也不对?只是当那双绝对理智的目光看过来时,仿佛所有都无所遁形。

尽管对方的态度已经十分温和,但黑子却始终觉得赤司和他们其实是两个世界的存在。


对于当时热爱篮球却毫无优势的黑子来说,接下来这段被其他人逐渐接纳与肯定的日子哩,夸张的说,大概和置身于天堂并无两样。

篮球拍打在地板上的声音、额角流下的汗水、和朋友默契传球与微笑击掌,这些梦寐以求的日子仿佛在他内心开出了一朵花,美好而温柔。

青峰君是他最好的朋友,更是他的光。

黄濑君一开始不太好相处,但随着接/触合作,也渐渐变好了起来。

绿间君有点难相处,但是个很认真的人。

紫原君像小孩子一样,顺毛摸的话其实也是个很简单的人。


黑子喜欢观察人,看着每个人不同个性,独/立个体存在世界上,这些存在补足了他自身极低的存在感,让他真的成为世界上的一份/子。


赤司君呢?

黑子看不透他,他是少数几个黑子无法/理解的存在。

很强大也很温柔,但黑子却觉得他是冷漠的,一个太过理智而冷漠的人。明明是相反的特质,却很好的出现在一个人身上。

赤司君是一个奇特的人。

黑子是这样想的。


或许是因为自身的先天缺陷,存在感过低的黑子被赤司特别关注着。

「黑子的话,应该可以做到吧。」一双艳红的眼注视着黑子,那怕训练在累几乎要瘫倒在地上,黑子都能从这样的凝视中得到力量。

──赤司征十郎相信黑子哲也可以做到。

「我可以。」黑子喘着气响应,不知何时开始,他相信赤司甚过自己。

为了赤司的信任,更为了自己,黑子愿意为了喜爱的篮球做任何事情,哪怕是在场上抹灭自己的存在。



当濒死者抓/住求生的一丝希望,或许是沙漠中的一杯水、溺死前的一道绳索,当将是他生命中无法抹灭的痕迹。若黑子哲也生来是影子、是空气,那赤司就是显现他存在的那道光,他给予黑子肯定与期望,推了在岔路的黑子一把──

他将黑子推向了有篮球的未来。


所以说,黑子怎么会不喜欢赤司呢?

他有多喜欢篮球,就有多眷恋帮助他坚持下去的赤司。



以”俺”称呼自己的赤司,那双焰红如希望火焰的眼是刚踏入青/春/期黑子最瑰丽的色彩。

每一次拍肩与温柔的问候,赤司对队员的关怀是无差别的,但对待黑子尤其特别,这是所有人都不可否认的事实──黑子因之喜悦彷徨,或如文学上难解的青春懵懂,但无论如何,赤司的身影早已烙印在黑子心上。


但这份心悦来得太晚,哪怕赤司温柔的抚/摸黑子湿/透的头发,轻声叮咛,黑子还来不及抓/住心中鼓动的心绪……社团里的整个气氛却完全变了。

那是奇迹世代天赋”开花”的开始。


──也是黑子痛苦的开始。



「……你究竟是、谁?」

──「我当然是赤司征十郎了,哲也。」


那是黑子第一次被赤司称呼以名,然后他心里却毫无喜悦。

只感觉一阵冰冷。


社团气氛变得很紧张,原本该是让人改到喜悦的运/动再也无法让黑子感到兴/奋。青峰和紫原渐渐在训练时间消失,绿间则开始否认了”同伴”,黄濑或许慢了点,但之后也跟其他人一样。


好像篮球再也激不起他们喜悦。

大家眼里原本闪烁着,因篮球因胜利因同伴而有的光芒,逐渐消失。

黑子感到恐惧,却不知道该向谁诉说。


「……赤司君,你喜欢篮球吗?」

那一天,他忍不住问赤司,他想搞清楚倒底发生了甚么,为什么现在篮球竟然让人变成感到痛苦的运/动。

──越是喜爱,越是痛苦。


但赤司显然不明白,异色的瞳眸静静望着黑子,带着天真而残/忍的冰冷色彩。

「我不太懂你这个问题是甚么意思?这种感情对于胜利而言是必要的吗?」

还是一样的人,却是给人完全不同的气质。

看着这样的赤司,彷佛有只无形的手扼住黑子的喉颈,以极其缓慢难熬的力道收缩着,夺走黑子的呼吸。

但黑子还依稀记得那天赤司的关心──

「……赶快擦干身/体,身/体会感冒的。」

明明是同一个人,却又不像是同一个人。

他还记得接过毛巾时,赤司眼里闪过的担忧,那曾是令他心生窃喜的的情绪,

但眼前明明是同一个人前一刻却否定了他的练习,尽管黑子早已习惯听从对方,哪怕他为此感到煎熬,好像他的努力都是为了胜利而存在一样,不再有其他价值。


「我……已经完全不明白了。

「现在的篮球部跟以前相比明显不一样了,从赤司君变了个人那时候开始……」


说这句的话时,黑子并没有看着赤司,他的目光偏移,落在滚到篮框架旁的静止的篮球上。


「……你又在说这种话了,我根本没有改变啊。

「──只不过我从一开始就是两个人,而这两个人交换了位置而已。

「……我并没有隐瞒的意思,不过要不要相信就是哲也的自/由了。」


黑子自然不会看到,赤司自身也不曾发现,专注于”黑子哲也”的目光。


在那之后,尽管黑子还是很努力地想要追上队友的脚步,哪怕和曾经的同伴争吵或产生冲/突,他也不曾放弃与他们之间的羁绊。但现实并不乐观,他最终只能抱着心爱的篮球注视奇迹世代的分崩离析,看着最熟悉的伙伴渐行渐远。


他依旧会在社团时间过后独自留下来练习,哪怕赤司一而三的告诫他:「你已经不需要做这个练习。」他仍旧不放弃。黑子也不知道自己的坚持是否正确,他的心因目前诡异的气氛而迷茫,但喜欢的心情去未曾改变。


他喜欢篮球,喜欢橘色球体打在木制底板上的声音,喜欢奋力一掷后篮球与档板之间的碰撞声。他喜欢胜利,但追根究柢,支持他继续下去的,是和大家一起打篮球的快乐时光。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青峰时,那个怕鬼的大男孩爽朗大笑给予他鼓励的样子,也记得赤司见到他时脸上带着趣味的微笑。在帝光的时候他得到太多,所以失去时才格外痛苦。


好像所有人都变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一直以来追求的到底是甚么东西。


初三大约是至今以来最为疼痛的时光。

黑子记得当他交出退社申请时,始终是冷静的面对注视他的赤司。


「这已经不是我认可的球队。」对于自己能够这边平静的开口,黑子也挺惊讶,但或许已经没有其他东西可以失去,所以才无/所/畏/惧吧。

「麻烦赤司君同意我的申请,感激不尽。」

深深的鞠躬,再次抬头,直接对上了对方含/着冰霜的眼眸。

明明是像火焰一样温暖的颜色,赤红或金黄,都是非常鲜艳而美丽的颜色。


「这是哲也的决定吗?」

赤司拿着退部函看着眼前的少年,浅色的发色与眼睛,和不似男性的雪色肌肤,几乎要融入空气中的存在。


「是的。」

「哲也是想证明甚么?你所思考的对于胜利毫无帮助的状态下。」


「我会证明的,一个人的话就没有什么赢的意义了──那样的胜利我无法苟同。」黑子道,在一双绯色/眼眸凝视下,忍不住闭上眼睛不愿再看:「……明明,你们都不高兴啊……」

他呢喃的声音很轻,几乎化入空气低不可闻



他还记得曾经的赤司留下来陪伴他练习说的话。

明明是那么难以接近的存在,却会休息时坐在他身边告诉他一些自己的事情,对于赤司的了解,或是心里面也不太明白的情感就是那时候累积起来的吧。


他是知道的,赤司是喜欢篮球的。

他还记得对方谈起”母亲”与篮球时的温柔,说的不多,只是提及了打篮球的缘由,但是黑子还是看到了赤红眼中的喜悦与放松。


初一的黑子,是相信大家都喜欢篮球的,包括一直以来都很尊敬的赤司。



但自从”赤司”换了一个人后,又或者说,两个赤司交换位置后,黑子又不确定了,他并不怀疑以俺称为自己的赤司对于篮球的情感,但对于以仆自称的赤司,黑子看不到对方除却追求胜利之外的情感。

平时的赤司看起来并无差异,这导致除了熟悉或长时间想处的他们之外,几乎没有人发现赤司的不同。

最大的改变是在于对待篮球──或者说比赛的态度上。


第二人格的赤司,好像生命中除了胜利之外再无二字。

若只是这样,黑子大约可以将两个存在完全拆分开来,尽管他无法帮上忙,但如何对待这两个存在,还是会有所差异的。只是说来也好笑,不管是哪个赤司,对于黑子的态度几乎没有改变──只要与篮球无关。


在黑子练习过/度要吐的时候,是赤司递过毛巾和水陪伴他,哪怕赤司再三警告黑子不许进行某些练习,但却会耐着性子陪伴黑子。日常午餐时,也是赤司会拎着黑子逼他吃进对方带的食物,或是在黑子渴望喝着M记香草奶昔时,逼/迫黑子喝下以奶昔为名的蛋白质饮品。


赤司比甚么人都关心黑子,哪怕对方在篮球上对待黑子态度是多么冷酷,但就算如此,黑子的生活总是离不开赤司征十郎的影子。


有时候黑子也胡涂了,他搞不清楚两个赤司──只要不提篮球──有甚么差别。

若真说有甚么特别不同的地方,大概是第一人格看着黑子时会带着很浅的微笑,而第二人格通常都冷着脸,若勾起嘴角也是狂狷──黑子称之中二病发作。


他不讨厌以仆自称的赤司。

只是更怀念以俺称呼自我的第一人格。



毕业后,奇迹世代分道扬镳已经成了必然的事实。

黑子有点难过,但更多的是抱持着打醒他的队友的期许,加入了诚凛。




TBC。

 
评论(2)
热度(25)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