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200粉點文/包樂葉-葉修先生,請到警局領您家人回去 下

200粉點文/包樂葉-葉修先生,請到警局領您家人回去 下


請叫我實力葉吹。

我愛葉神。

作為葉神腦殘粉我超自豪嘿。

小夥伴 @芷清寒_病中惊坐人长弧 


嗯,寫著寫著就逗比了。

放飛自我,專業OOC,小學生文筆你值得擁有。

我的鍋。


我先說反派(?)很腦殘邏輯一點都不通

因為我實在想不到怎麼有邏輯的說老葉壞話。

另外反派的台詞我也很難用很汙辱的字眼……

所以看起來或許角色反應有點過激

不習慣寫打架場景,苦手嚶嚶嚶。

另外相關法律我一竅不通(保釋假釋拘留那啥的),寫著玩了,看看就好。


 @天空十世--治愈小分队 

點文內容: 

新生代葉>>包樂葉+因為有人說葉修的壞話忍不住沖上去打架,然後被員警帶走,讓葉神來接qaq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去哪?」

「天气热,买冰给老大吃。」包子哼着不成调的小曲,「老大特别拜托我去买烟呢!」

「老叶这是奴役小年轻啊。」张佳乐也不知是甚么滋味,听着对方一口一声老大,心里觉得莫名羡慕,为了对方可以和叶修整日每天每夜相处。哪像他,和对方认识好几年了,先前退役和这次退役也是,都是后一个知道的,和众人并无差别。

「才不是奴役,」包荣兴反驳,「这是小弟的责任啊,这可是老大给我的任务!」他挥挥手,神情莫名骄傲,「只有我──」

「喔。」冷漠脸,「你们老板娘不是禁止叶修抽烟?」张佳乐不怀好意地问。


「──所以排除万难帮老大买芙蓉王的小弟我真是帅毙了!」

包荣兴非常愉快地讲道,眼里亮晶晶的好像布满星星的夜空。

包荣兴实在是个简单的人,哪怕他的无厘头让他的对手常常毫无办法,但现实上他实在太好懂了──他的情绪,他的喜悦,甚至是他的情感──哪怕你不懂他的话,但看着他的表情,你就能了解他的心情和想法。


接着,在走向超市的两人一句话也没说。

天气太热,张佳乐热得说不出话,他选择和包兴荣走,也只是想去超市吹个冷气。包荣兴情绪倒是高昂,仿佛自己是旁除万恶大热天魔王的勇士,为了他的王子披荆斩棘得到芙蓉公主。


他们去了兴欣不远的超市买了冰和烟。

张佳乐手插的口袋在一边等待包荣兴出来,站在超市门口,不时有冷风吹出也不算难捱。


「干!!叶修那家伙退役了搞毛啊?!又当逃兵!我看他明明还能打──」

「老了呗!得了冠军就夹着尾巴逃了,恐怕他也知道下个赛季在继续待下去,肯定会输得很惨──」

「哈哈哈哈我看那场打完他手一直在抖,大概本事也用尽了!我可不觉得下一场轮回还能忍。」

「兴欣下场赛季我看悬。」

「我们H市不还有新嘉世?」

「嘿,我说他会不会是怕自己待下去会和那时候在嘉世一样,赢了个冠军之后就没戏唱了。」

「嘉世一开始三个冠军,那啥谁走了,之后连个几个赛季都没了。」

「哈哈我看是新手运?」

「嘿有理,兴欣也是新战队啊,新手运得了个冠军,之后大概就没运气了。」

「不过嘉世还有三个──」

「那怎么能比?叶修几岁了早该退役,我看他之前退役都是在耍人。」

「大概手不行了就跑了吧。」

「抖成这样大概也打不了吧,换个人上吧哈哈哈。」



「靠!」张佳乐气整张脸胀红,他想不到H市还有那么脑残的人,叶修第十赛季的胜利早就证明他自己,虽然张佳乐也不知道为什么叶修会选择退役,但这绝对不是他人污蔑叶修的理由。

他气的身体直打颤,无视外头的高温,直接跨步往超市旁的小巷子走去。


他们来到的这间超市是和一间小网吧并邻,两栋建筑皆有个暗巷,时常有人聚集在那抽烟。

张佳乐站的位置刚好在巷口附近,无聊等着包荣兴买东西的他便站在那发呆,却没有想到会听到这些恶心人的话语,气得他满肚子火,根本无视他先前乔装打扮的目的,打算亲自去堵人。

「啪!」一声是塑料袋掉到地上的声音,有些沉的音色显露了袋里装了不少东西的事实。

张佳乐只感觉到一阵风从他身旁吹过。


「靠你谁啊──」是人咒骂与痛呼的声音。


「闭嘴。」


金色的马尾随着来人的动作在空中划出一道冷光,明明该是温暖的色彩,但当与一双漆黑的眼睛冷冷地看过去,就像是冷冽寒风与刀锋反射的月光划过身体那样冰寒。被揍倒在地上的几个人被吓得无声,只能眼睁睁看着恶鬼朝他们踏步而来。


「垃圾没资格评论老大。」


包荣兴一字一句地说,再也没有比这一次更郑重地说道。


张佳乐站在巷口,看向那群人的目光冰冷。他只比包荣兴慢上一刻,对方就做了他想做的事情。他扯下脸上的口罩,收起脸上的墨镜,走到包荣兴身旁。

「你们这群畜生懂甚么?」

不会有人比他们这些老将更懂叶修这些年付出了甚么,那不只是青春岁月,还有数不尽的心血与疲劳,那些痛苦伴随着叶修,成就了他的荣耀。

没有人有资格评论他,哪怕是他的对手,也没有资格说他一句不好。


「干、你们谁啊──」那几个人被骂得火了,爬起来骂骂咧咧,几个人随手拿起一边的木棍,「──想打架?你们不想听我偏要说:叶修他妈的就是懦夫,老子可没讲错!」

「靠!」张佳乐冲了出去,不管他身为职业选手最重要的手,直接一拳打在说话的人脸上。

包兴荣一脚把一旁拿棍子的人踹开,他随手拿了一旁的砖头直接朝方才叫嚣最厉害的头直接砸了下去。一向笑得开朗的脸上面无表情,眼神凶恶向出了牢笼的恶犬,因为无主人给他绑上的项圈而向旁人无差别攻击。

「说老大坏话的就不要你的嘴了。」


张佳乐把人揍倒的同时也被一边的人砸了几拳,帽子早在动作时掉在地上被踩个稀烂,他不依不饶扯着领头的人的颈子狠揍他的脸庞,只要想到刚才放在心尖的人被他人侮辱,他就气得眼眶发红。

哪怕张佳乐的外貌看起来比其他人来说多了几分秀气,但无论从前在百花和孙哲平搭档时,或是如今在霸图,一直以来他都是有重训的习惯。更别提孙哲平也曾教他几招,与他的外观不符的是他的身手,凶狠、直接。

拳头如他的角色招式百花式打法依样一拳一肉的砸向围绕在他身边的几个杂碎,只要回想这些人说的恶语,张佳乐恨不得揍得他们哭天喊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还想讲?老叶可不是你们这群白痴可以说的。」

他啐了一口,脸上的笑容很冷。


「……操,你是张佳乐!」

「金发的是……兴欣那个流氓!」

三两个人被揍的蜷缩在地上,但还有三四个站在一边按着伤口谨慎地看着张佳乐和包荣兴。

「你爷爷的!敢揍大爷我──」

「──我操你大爷的闭嘴!」张佳乐转了转手腕,他脸被人揍了一拳,嘴角咬破出血,「垃圾没资格说话。」拇指划过嘴角的血渍。


「双鱼座你还行吗?」

「还能干掉几个,我靠你拿砖块砸人……还真的是流氓?」

「被老大找去前管过场子喔,」包荣兴说道,像是想到甚么笑了,「板砖砸人才爽,一个砸一个窟窿──」边笑,边凶狠地看着对面那群吓到后退几步的人。

「我负责左边?你右!」

「给他们洗洗嘴──」



哔哔哔────


几个人在要揍在一块,后面突然传来警哨声。

「那边几个停下来──」一个警察从警车中探出头来示意。

「干快溜──」

两人对面几个还能跑地丢下手边的武器直接朝巷子里跑走,张佳乐连忙拿过口袋里的口罩戴起,准备和身旁的人溜走。

「嘶──痛痛痛!」


「前面两个站住!」警察下了车冲向两个人,张佳乐看了不对连忙拉住包荣兴叫他不要反抗。

注意到两人的配合,警官走到他们身边说道:「刚刚接获报案说这里有人群殴。」另外几个身材高大的警察拿出手铐示意两人配合。

张佳乐一阵尴尬,但他身旁的包荣兴倒没甚么反应只是有点苦恼,「我说双鱼座,老大等太久怎么办,我还要给他戴烟──」

「你闭嘴。」

翻了个白眼,张佳乐拉了拉外套的领子试图遮住脸,「还有三个人从跑进巷子里了。」他对身旁的男警表示。

「你们是?」身旁的警察显然接触过荣耀,「……霸图的张佳乐和兴欣的包子入侵!」因为包荣兴完全没有遮掩的行为,坦荡荡地露出整张脸来,H市玩过荣耀的人很快就认出他们。

「抱歉……我们愿意配合你们。但麻烦帮我们遮掩下,毕竟──」张佳乐戴上墨镜,脱下身边的外套丢在包荣兴脸上。

「你遮好,如果不想造成你老大的困扰的话,最好乖点。」

到了这个时候,张佳乐也冷静下来,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处理这个危机,毕竟比包荣兴大上几岁,也更了解到这个时候会面对的问题──他不只需要跟霸图的公关联络,还要帮叶修注意包荣兴的状况。

「那个,」包荣兴抓了抓头,对着带着他们去警车的警察说道,「超商外面那一袋是我买的,里面有要给老大的烟,你可以帮我拿回来吗?」

「喔!……好、好的!请等一下!」那名警察很明显是兴欣的粉丝,面上泛着兴奋的红光,很快地跑去替包荣兴捡起他的购物袋。


「啊……都融化了。」坐在警车的包荣兴明显很失落地看着袋子里融化掉的棒冰,「这是要买给老大的,天气太热他想吃冰地说。」

「行了,等等你还要跟你们老板娘联络一下看要怎么处理这个状况。」张佳乐揉了揉太阳穴,他只希望警察来时附近没有任何记者或狗仔,毕竟被人发现他们参与群殴冲突,下个赛季他和包荣兴都将会被禁赛。

想到这,他便有些焦躁,但他并不后悔今天的行为,若任人评论污辱叶修,他也不配喜欢他了。只是若被禁赛,他恐怕也没有多少时间……


「……那个、两位大神,今天的事?」

开车的警察很明显是荣耀的玩家,更甚可能是兴欣的粉丝,虽然依旧公事公办,但明显他们的待遇比后面那几个被抓住的人好上很多。


「……因为一些言语冲突,导致后续的肢体行为。」张佳乐尽可能警慎的思考说词,但他实在没有多少这类似的经验,只能很小心地解释。

「他们污辱老大!」包荣兴喊道,他似乎还在为这件事愤愤不平,眼眶甚至都红了。

「……污辱?老大是?」

「老大就是老大!老大明明超厉害,他们竟然敢说老大的坏话!」包荣兴气得握拳,但万幸他还是知道不该动手,只是情绪起伏很大。

「──是叶修。」以防包荣兴误会混黑的,张佳乐抽搐的嘴角解释。


「靠!」

「敢污辱叶神!」

「打的好!」


……很好,是老叶脑残粉。

看着比他们激动一百万倍的警察,张佳乐面无表情地想到。


*



兴欣网吧二楼,几个人正坐在计算机桌前,其中一个人以简单的指令指挥其余人打网游里面的BOSS。

男人的发似乎长长了,些许发丝滑落到眼前,他轻轻晃了晃头,直到视野前方不在有东西遮掩。

「前辈,水。」

旁边的少年递了水杯在他的桌边,他转过头勾起了嘴角:「谢啦,一帆。」对于后辈,男人的态度总是特别温柔。

「回位子上,等等需要你。」

「好的!叶修前辈。」乔一帆脸有点红,男人的一举一动都令他十分在意,他对后辈的态度总是那么温柔,令人心生眷恋。


没多久,荣耀的世界频道又被一堆叫骂声扫遍。叶修看了一眼频道,又看了不断闪烁的QQ群,他摸了摸下巴不去理会。

习惯性地想从桌上找到自己的烟盒,直到扑了空才想起他整包烟被陈果丢了。

「包子还没回来?」拉下耳机,他随口问道。

「还没。」

「去了多久了,那小子。」忍不住笑骂一句,但男人也没多担心,毕竟对方也不是小孩子了,何况整个兴欣里,包荣兴大概是他们所有人武力最高的。


「叶修!电话!」陈果慌张的声音传来,「包子──包子他──」听着语意不明的话,男人愣了下,脑海里闪过几幕熟悉地场景,他心里一沉,抿着嘴直接起身。

「──包子他进警局了!」

「──靠!」


因为陈果的话,训练室里的人都停下动作,喝水的喷水,伸懒腰的扭到腰,擦眼镜的眼镜滑了……而叶修甚至还差点滑了跤。

他手撑在桌上,忍不住揉揉额头,「那个包子又搞了甚么?」虽说是抱怨,但语气却轻松很多,甚至带了些笑意。


「行了,你们继续哈,我去接个电话。」

他拍了拍裤子,快步走去话机。


「喂?」



「──叶修先生吗?你的家人正在警局,麻烦你来接他们回去。」



*



去了警局,张佳乐才发现,不只是带他们一程的警察,甚至可以说整个警局的人都是兴欣的粉丝──或者更正确地说,是叶修的粉丝。

简称,叶神粉。


比起那几个直接但丢去暂时拘留处的混混,他和包荣兴的待遇简直可以说得上是在天堂。虽然一手仍被铐着,但他们两个伤口已经被很好的处理,甚至还有人拿饮料给他们喝。

张佳乐也不清楚这是否正常,只是老实地配合留下资料和笔录。

这件事老实说是他们没理,都说动口不动手,坦白说他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

「那几个人是白痴吗?」看完笔录的女警小声骂道,张佳乐看了她拿纪录本的手,很担心下一秒就会被扯破。

「叶神多好的一个人。」

一边的男警附和,「第十赛季他早就证明他自己了。」


「老大的能力很强,那些人没眼光!」包荣兴在一边喊着,对于被铐着这件事似乎一点感觉也没有。

英俊的脸蛋上因为他人对叶修的肯定而有所缓和,提到他的老大时,眼里都闪烁着光采,为着那个人而感到骄傲。

张佳乐不予置评,但显然他也是认同的。

他和一边的警官借了电话,战战兢兢的凭着记忆打给张新杰报告这件事情──也顺便报了案,他的手机被偷。

被霸图副队用零下温度的语气念了一顿的张佳乐,也只能苦着脸听训。


因为两人都算公众人物,警方便询问他们要保释的联络对象。

「需要打给谁吗?」一边的警察问道。

「叶修。」

听到这个名字,在场的警官眼睛都亮了。

「……和他的关系?」

「我和老大当然是家人啊!」

「……朋友,或者未来家属。」

纪录的男警官愣愣的记下,「好、好的……我这就打去兴欣网吧。」



*


「你们很行啊,真能作的,怎么不把自己给作死了?」

戴着帽子的叶修进了警局看到在一旁乖乖坐着的两人忍不住刺了句。


他其实并不生气,毕竟打给他的警察已经为这两个人说尽好话──要知道其中一个还是霸图的,这其实很不容易。

但他又确实生着气。

他比谁都明白,霸图夕阳组可不是说着玩,张佳乐的时间不多了,第二赛季出道的他并不以叶修好去哪里,张佳乐在赛季中寻求冠军的机会,大概也剩一两届而已。如果因为这次群殴冲突事件而导致对方被禁赛──这绝对不是叶修想看到的事情。

为此他来之前已经和霸图联络,得知他们已经做好了应对措施,叶修才稍微安了心。

但对于包子,叶修头疼之余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严格说起来,包子算是有纪录的,毕竟管场子总会遇到一些突发事件。但好在并非冲突当事人,只能算是被牵连的可怜虫。然而这一次可不同,包子是第一个出手的,他的问题也是最大,这让叶修有些苦恼,他并不希望包子在十一赛季中被禁赛。

为此,他第一次──为了解决问题──打给叶秋。

苦哈哈地签了需多条不平等条约,叶修才换来对方帮他扫尾的承诺。


但当他真的去看了两人时,他甚么也没说。只是弹了张佳乐的额头,敲了包荣兴的脑袋,又刷刷帮了数名警察签名拍照后,跟他们顶头上司交流一番,才把两个人带回去,


「真是,回去让老板娘请客,你们都记得吃碗猪脚面线去晦气啊。」

接过包荣兴替他买的烟盒,叶修揉了一把对方的狗头,看着对方傻呼呼的笑容,慵懒地叼着烟说道。


「老叶,你真不够义气──」张佳乐揽着叶修的肩,对着他指着自己脸上的伤,「我都为你破面了,请客也不自己请,还要麻烦你们老板娘──我说老叶──」

「行了,乐乐,知道你最爱我了。」叶修朝对方吐了口烟,看着那人被呛到模样,忍不住露出好看的笑容。

一个非常纯粹的笑容。

一双黝黑的眼微微瞇起,长长的睫毛在风中如蝶翼般搧动,在暖呼呼的太阳照射下,格外漂亮。


「……」

张佳乐红了一张脸没说话。

但他揽着叶修的肩并未放下。


包荣兴看着叶修的笑容,忍不住低头亲了他的老大软绵绵的脸颊一口。

「最喜欢老大了──」




「呵,谢啦。」声音又轻又远。


「……我也喜欢你们。」





END。

文後提醒:

1.這是一篇三觀不正的文章。

2.樂樂和包子的行為其實不妥,而是文裡的所有人行為都不是那麼公正。

但請看在是歡樂(?)的小品文上面,包容然後無視所有邏輯死的地方

3.如果你覺得反派的言語激怒程度可能不足夠被人開腦勺,但這是我的鍋,我寫不出任何對葉修過激的言語,他在我的心裡是完美的,我只好放棄我的邏輯。

(這是我盡可能無視邏輯寫出來的"壞話")

4.受傷的反派也享有被治療的權利,但我沒有寫出來。(腦袋被開洞還是得去治療一下)

5.這其實是一篇夾雜現實黑暗面的搞笑文(X),不過所有人(除了小混混)都是葉神腦殘粉(O)

葉神是有私心的: D 如有OOC都是我的鍋。

6.葉修確實是第一次求葉秋,但他其實第一次向家裡(葉父)請求幫助應該是在他18歲左右 (私設)。



謝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7)
热度(48)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