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全职/病友三十]偏執症 八 (喻葉)

這篇原作向,黃少天專場。

(黃煩煩真是字數的好朋友w)

底線取自原作。


另外這章有黃→葉取向,慎。

(個人基本上每篇文都是all葉湯底背景)



艾特一下小夥伴w

@芷清寒_病中惊坐人长弧 

感謝你告訴我,讓我知道還有人在等待。

(一整個很欠揍233333)


__________________


你自己啊?」叶修看着眼前鬼头鬼脑的家伙直乐的想笑,但他的目光却也忍不住朝来人的后头飘去。

难道我拉全队过来啊!」来人呿了声,看着叶修脸上的嘲讽笑容忍不住翻白眼。

鬼鬼祟祟,跟做贼似的。」后头没看到其他人,叶修心里一丝失落闪过,很快被他忽略。

能不小心吗,这可是网吧,多危险,我可不像你,我粉丝是很多的。你看刚才差点被人认出来,还好我跑得快。

黄少天溜进了前台,直贴着叶修,一双眼睛频频往对方脸上瞧。

你得了吧!那姑娘是我们网吧的,看你像个贼才注意你的,你要正常点人压根不认识你。」 

叶修就斜看了对方不安分的样子,忍不住嘴贱呛了身边鬼鬼祟祟的家伙几句。

真的假的?」黄少天不信邪的摸了摸下巴,眼睛盯着叶修格外苍白的脸色,只觉得才几个月没见,这人就好像缺了水的花,整个人恹恹的。

要我叫她过来?

叶修不耐烦来人的目光,挑了眉假装要把人喊来,手才刚升起来,就马上被黄少天抓/住。

算了算了,低调!低调!

食指死死的抵着嘴唇,黄少天瞪着叶修脸上嘲讽的表情,只觉得自己这几天来的担心都白费了,很想揍对方一顿。

「行了,少天。」叶修被拉着手也不恼,空出的手扯了对方的帽T一把,「我帮你开了个机子,移驾去A区1号机吧,少天大大──那里可没你的粉丝,安静的很。」

「操!受欢迎怪我啰──你呢?」被叶修搞得快没脾气的剑圣大大瞪了面前懒洋洋的人一眼,看着叶修漫不禁心地掏出兜里的烟叼在嘴上,竟觉得自己拿眼前人无可奈何。

「我得在这守夜班,工作嘛。」挥挥手像是在赶人,「喏,A区在那。」纤细的手指向网吧里黑暗的一角。

黄少天瞧着叶修的样子,忍不住又唠叨起来:「何必这么委屈自己?你的水平退役也不至于沦落成这样吧?再说了,你怎么突然就退役了?

「呵呵。」

「我靠靠靠靠靠,叶秋我讲正经的,你别给本剑圣呵呵,你一呵呵我就想打人!」

「黄少天你小声点!」眼角瞥见好像不远的座位有人转头过来,吓得叶修赶紧把炸毛的青年连人带头压在前台下方,忍不住碎念:「──别给哥闹/事,剑圣大大是嫌最近新闻太少啊?」


叶修倒不怕被人知道他是叶秋,若害怕的话当初也不会直接跟陈果承认(虽然对方不信),但蓝雨的副队长出没在这小网吧可不是小事,被人发现本人事小,就怕被新闻乱传一通,造成战队困扰。

喻文州压力已经够大了,哪怕在冷战,叶修也不想给自己男朋友添麻烦。

「哼,你甚么态度啊!我说老叶,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身价,你把我叫来帮打副本,给我老实说个理由出来会死?」把压在头上的手一把拍开,黄少天蹲在地上不是滋味的低声抱怨起来。

「先帮我刷纪录再说。」

「靠靠靠你最好之后真的给我说清楚,不然我和队长可白担心你了,你不知道那天发表会出来,队长看到脸都黑了,吓死人……嘿,我帮你刷副本纪录的事不许说出去啊!堂堂大剑圣专门帮人刷埋骨之地的副本记录丢死人了……敢说出去我弄死你!!!」

「行啦,别吵了,少天。」叶修拍了拍已经委屈成大金毛的某人头顶,道:「给你包榨菜吃吃别不开心哈──」

「@#$%^&()叶──我/操/你/妈/的秋──」气得差点岔气的人直跳脚,却被人堵着嘴推出前台。


「啊对了,跟你说一声──」看了周遭忙碌玩游戏的客人一眼,叶修随手拿了包泡面就把人带到A区。


「……我现在叫叶修。」叶修顿了顿,「叶秋是我弟的名字,下次别叫错了。」说着又笑了,「听你说要操/我弟可不行,我家老头可是会打人的。」一边开灯一边把人和泡面网里边推。


「我靠真的假的,老叶你不是在说笑?」瞠目结舌的某人捧着泡面,「你用假名打──」

「嘘──」手抵在嘴唇,「我和我弟可是双胞胎,哥可是用他的名字闯出一片天,他该感谢我。」

「我去,老叶你真不/要/脸!真为你弟感到悲哀。」黄少天啧啧称奇,但也不太在意,毕竟和他相处的人从来都是叶修,换了个名字除了一开始惊奇一下也没甚么。

「好了,开机吧,今天哥可是等着刷纪录。」说完叶修就拍了拍屁/股走回前台,


「我说老叶你真不/厚道,给包泡面没给热水泡是哪招?」骂骂咧咧的坐了下来,黄少天看了看周遭,没人,遂把头上的帽子拉下。

一边开机一边自言自语起来,「叶秋竟然叫叶修……哈人老不羞,叶不羞,嘿嘿,我看嘉世迟早脸黑,不过明明可以直接转会这家伙怎么搞退役呢?吓死宝宝……」

点开桌面上荣耀的标志,将兜里的从俱/乐/部搞来的账号卡插入一旁的卡片阅读机。微弱的白光照在黄少天的脸上,隐约可看见屏幕上反射/出某人脸上放心的笑容。


*


为什么要退役?为什么要退役?」被压榨一夜的黄少天又挤到前台内柜追问。

不退役,难道要留在队里当陪练?」叶修对着黄少天吐了一脸烟,乐得看来人被呛得一脸的样子。

陪练?嘉世这是诚心要逼你走啊!」顾不上被烟呛到的难受,黄少天快人快语劈哩啪地说了一堆话:「但你直接退役也太冲动了吧?怎么也应该试着找找有没有转会的机会啊!就算嘉世咬死不放,但也未必就完全没有转机,说不定还是有哪家愿意为你开出足够的让嘉世松口的价码,你起码过了转会期看不行再退役啊!


黄少天说的话叶修怎么可能不懂,又吸了口烟,缓缓吐出,看着冉冉白烟升起,也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甚么。

我转会了……沐橙呢?」他道,不喜不悲。

如果我转会,沐橙一定会强行解约。」


但嘉世绝对不可能放人,陶轩早视对方为摇钱树,他能为了叶修的不配合逼走他,也当然能为了留住苏沐橙而做出手段。他太懂陶轩,又或者说他从来都看得很清楚,苏沐橙要走,陶轩只会漫天开价让人不得不留下来。

或许有俱/乐/部愿意花钱让叶修转会,但却没有一个俱/乐/部有足够的资金一次挖两个人过去,一个虽有威名,但未来毫无商业价值;一个有商业价值却带着天价的违约金。

这绝对不是一本划算的买卖。


原来如此……那你解约呢?唔……你这方面解约的话这赛季也不允许加入其他队伍,但至少比退役少了半年期限。不过你复出的话,也不可能再回嘉世,这样和转会好像也没两样。退役一年,至少不用掏违约金或是买断合同的吧?一年以后的话……沐橙的合同还有多久到期?

黄少天自顾自地分析起来,叶修在一旁听着,边打着游戏边回话:「一年半。」

接着就听到身旁人惊惊怍怍的说自己太狠,叶修听了也只觉得好笑,他是对自己狠,但他从不怀疑自己从头再来的可能。

他一定会成功,为了他所渴望的目标。

呵呵,你等着我回来虐你吧!」他撑着下巴看着黄少天笑道,一脸嘲讽但目光却是柔和的,对叶修来说,黄少天今晚能过来,他心里是高兴的。

「靠!老叶你也太嚣张!」不愤地槌了叶修的肩膀一拳,语气虽狠,但落在叶修身上的力道却很轻,到最后也只是搭在上面。

目前咱俩单挑的战绩是多少啊?」对着黄少天的叫嚷,叶修也就调笑回去一句。

啊……今晚的天气真不错!」装傻似地干笑几声,黄少天看着窗外的夜色,良久,才转回看着叶修,郑重道:「你一定要回来。」


「当然。」叶修又笑了,今天晚上他笑得有点多,大概是因为心情好,「还用你说呢?」他拍了拍黄少天搭在他肩上的手,犹豫一下,才轻轻将肩上的手推开。


黄少天也没注意,只是拉了拉自己的帽子,低下头认真对叶修道:「有什么困难尽管和我说,需要我帮忙,直接开口。


「哥哪需要你呢,吸血光剑记得还就好。」叶修偏过目光,看回屏幕上,「少天……文州最近还好吗?」在黄少天气得无语要走人前,叶修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怎么?想探听我们队长的状况?老叶你不/要/脸啊──」黄少天哼笑了下,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的看着叶修尴尬的样子。

一时之间,两人竟都沉默了。

「你问队长?都跟你说了你退役的时候他都脸黑了,我说老叶你是不是欠队长钱啊?不然他怎么听到你退役就像是怕你欠钱不还跑了一样,你要知道有好几天队里气压那低的可以,诶我说老叶你真不是东西,把联盟搞得鸡飞狗跳的,把我们队长搞得像韩文清一样,我说我们可是蓝雨不是霸图,啊不过老叶你欠揍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我看你还是真退役算了,不然全联盟都是你的宿敌,我说怎不上天!?」

「闭嘴。」叶修被这山一样多的文字泡噎了下,差点没被嘴里的烟呛到,这对一个烟龄快十年的老烟枪来说非常丢人。

但他还是听到了想要的消息,尽管事情看起来并不乐观。他想,文州和少天的关系一向好,或许有些事情可以透过黄少天的嘴转达。

毕竟已经十几天都没有得到对方的回讯,甚至对方还开启隐身,就只为了避开自己,叶修心里也是烦燥的,他甚至不清楚喻文州有没有看他的讯息。

这段关系是否能维持,叶修心里其实也是没底的。


最后的最后,在送走黄少天离开前,他拉扯了对方衣袖,轻轻在对方耳边告知。

「对了少天,我叫叶修的事──若是文州问起,你……就告诉他吧。」

这是他唯一想到,能告诉喻文州的方法了。

只希望对方别再生气了。




TBC。


預告(?)

魚總要炸。



 
评论(3)
热度(3)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