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200粉点文/吴叶-归途

欠債的來還債了。

OOC是我的,人物是蟲爹的。

近況不說太多,就說去年半年內我搬了兩次家(哭笑)


之後會更新,但緩慢。

應該會黑籃全職先輪流還債

之後應該會專寫全職,或者還有冰尤?


喻葉的偏執症我有寫,之後會更,但現在檔案還在我公司

我連假不想回公司(手動再見


性障(?)那篇.......我暫時寫不來了。


先這樣,溜~




200粉点文/吴叶-归途


点文者: @浮生半盏°-想吃吴叶 

梗:随便什么叶都可以!想看互相暗恋着却错过彼此最后知道心意在一起的这种(*´艹`*) 黄尘意外,青山眼里,归去来兮。←结局大概是这种感觉的……



------





──你最近还好吗?

──……小队长。



信件内文栏上是他想了许久才绞尽脑汁挤出的几个字句。整个过程,他有时敲得很快,打了大长篇幅,但最后在重新看过时又一一用退回键删去。有时他光是打几个字词就花了大半的时间,但当他最后确定定稿,决定了整封信件内容,计算机里也只剩下一句话,和一个称呼。

他甚至犹豫要不要署名,那个人……还记得他吗?记得他这个逃兵。

光是想起心里那人的眉眼,和对方带着傲气的笑容,他的心里五味杂陈,内脏都纠结在一块,又疼又苦,他几乎以为他喝到了自己的胆汁,心里酸涩难安。

他移到鼠标,鼠标移到了送出的地方,但过了很久,他仍然不敢点击下去。

右下角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最右侧的数字也不知道跳了几个,他看着黑夜中泛着冷光的屏幕,想似黑暗中的魔鬼蠢/蠢/欲/动的想将吞食。

最后,他颓然的倒在以上,摀着脸将鼠标移到右上角关掉了整个信件窗口。


──您即将取消此邮件并放弃传送。


他在继续和取消犹疑不定,最后,他选择取消,又将信件储存成草稿。


「小队长……」

他张开口呢喃着对那人的称呼。


「叶秋。」


那个人的名字被他喊了出来,以及其疼痛的方式。


*


「雪峰哥!」


年轻的少年踏着这年纪独有的急切步伐跑向正与其他队员商量的吴雪峰。

几个人看到他们引以为傲的队长,斗神一叶之秋的操纵者,叶秋,都靠过去惊喜的打招呼。


「队长!」「叶神!」「叶队长!」

……

「小队长。」

或许是因为在整个队伍中作为年纪最大的一位,吴雪峰看着他骄傲又肆意的小队长,眉眼立刻温柔下来,眼中也多了许多温度和宠意。

自然地走过去,从口袋中取出手帕仔细地替流着汗的叶秋擦去他额角留下的汗水。

「甚么事情这么急?」

「我想到了!」

年少肆意骄傲的少年拉着他的副队说话,被/插队的队友也没说甚么,只是看着他们队长和副队笑着摇头,整个嘉世都知道傲气的叶秋队长最依赖的人是他的副队吴雪峰,而吴雪峰毫无疑问,把他们的小队长宠的无法无天。


年轻气盛的叶秋哪怕曾经历过生离死别,面对这个社会仍显得稚/嫩,满心满眼只看的见荣耀的他不懂的委婉,在他眼中虽然并非非黑即白,但是或许是太早离家,只懂得用嘲讽保护自己的少年说话确实直接得挺伤人。

而吴雪峰毫无疑问,扮演了缓冲剂的角色,有些沟通上面造成的误会或冲突,都被这情商智商都颇高的男人处理得很好。


──「小队长,你这样不好。」

──「这不是有雪峰哥你嘛。」


──「欸……你啊。」


吴雪峰只能拍拍他的小队长的肩,看着少年无所谓的笑容,及那双眼里璀璨的星光。


吴雪峰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对不对,但庆幸的是他的小队长还是有把他的话听进去,虽然对队友训话的时候仍然直接,但明显比一开始好上许多,懂得在讲完缺点时候补了几句肯定的话。


「刚刚走位的时候……找死也不是这样作,但还好你还有点脑袋,用……行啦!下次别再犯同样的错。」


……大概。



*


三次总冠军,与几年的陪伴。

从网络上的初遇,生平对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产生难以理解的保护欲──到真的亲眼看到活生生的一个大男孩站在自己的面前。

不是网络虚拟人物形象,不是耳机里传来并不真实的少年音,不是那一句句游戏角色的呼唤。


──「我是一叶之秋,你是气冲云水吗?」

──「吴雪峰?那以后就叫你雪峰哥啦!」



他看过最初的时候,一齐同行的两个少年变成独自一人形单影只,看过少年肆意张扬或泪流满面。从来没有一个人让他如此牵挂,也没有一个人让他打从心底心疼。

他想对他好,不求回报,这并不像他,也并非他为人处世。

他学商,将来会是个商人,商人重利,绝对不会投资在毫无报酬的事物上。


但叶秋是个例外。

毫无疑问。



所有人都说,嘉世所有人都宠他们的小队长,尤其是副队长吴雪峰,把人疼的像是在养自己的儿子。


吴雪峰耳闻这件事也就笑笑没说话,整个俱/乐/部都宠叶秋不假,年纪最小的小孩儿,技术又好,就算不把人当队长尊敬,也是把人当弟弟/疼爱的。

但他心里很清楚,那是其他人,不是他。

他疼爱叶秋,但绝不是当弟弟/疼,更别说是当儿子宠──

他把他当小爱人疼啊。


有人说一个男人疼爱一个女人,就是把她当小女孩放在手心上宠爱。

对吴雪峰而言,他疼爱他的小队长,就是把人当自己的心肝儿宠溺。


*


所有人都看到一叶之秋的强大。


那是在赛场上毫无疑问的斗神,绝对犀利的判定、惊人的手速,和天赋的战斗素养──他从荣耀里来变化作荣耀本身,哪怕是同时出道的大漠孤烟,或其它战队的高手都难以掩盖他的风采。

嘉世在他──还有他身后的他──的带领下,夺下了三个赛季的冠军。


一个从未出现在他人面前的神秘人,一个强悍的斗神,这样的存在总是让人想探索,想要追随──或者与之畅憾淋漓地战上一场。


但只有吴雪峰知道,这么一个在外人眼中强悍的存在,却是个会在床铺上蜷缩成一团的小少年。

吴雪峰总觉得,叶秋这个人,是分成两个的。一个在房门外,嘴贱、强大、双眼中充满斗志,不说甚么废话,却会让人不由自主地相信并依靠的存在。但在房门内,这个才成年没多久的小孩儿,却最喜欢搂着棉被或枕头,双脚缩在椅子上静静地玩着练手速的打地鼠玩具,或在他看书时靠在他背上或肩膀撒娇。


十八岁,即便变声后,仍显得稚/嫩的嗓音,最喜欢漫天漫地的喊他的名字说话。

喜欢聊生活的大小事,会有点苦恼地跟他讨论该怎么照顾另一个小女孩儿。

一个很认真地想要独立,想要照顾他人,却又流露出一丝脆弱想要找人依靠撒娇的小孩。


一个吴雪峰放在心上疼爱小孩。

那是他一个人的小队长,一个人的叶秋。



*


他走了。

退役。

小孩儿,不,叶秋,一个人在机场上为他饯行。


但是叶秋第一次喊他:「老吴。」

不是可以让人依靠的雪峰哥,而是一个平等的老吴。


「去美帝可别给哥丢脸,哭着跑回来的话,冠军可没你的份啊。」

叶秋拍拍他的肩,神情轻松,但吴雪峰却没错看对方眼白上的血丝。

分明哭过的样子。


但他没甚么也没提。

他不敢。


「珍重。」

叶秋向他靠近,张开手抱了抱他,一双手绕过颈子虚虚地环绕吴雪峰的背。

吴雪峰也没敢说太多话,他怕自己一开口,就会求叶秋叫他留下来。

他舍不得,舍不得他的小队长。


叶秋拍了拍他的背,手放下来时,吴雪峰一把抱住他怀里的小青年,手臂收紧,将怀里带着些许烟味的身躯搂住,仿佛要把人融入自己身体中,再也不分开。

青年是火,燃烧了吴雪峰青春年少的疯狂,不顾当年大学毕业后教授的挽留,一头砸进了从来没想过的电竞圈里。那是他活了二十多年来少有的一次冲动,只因为还是怀里的少年对他伸出手邀请他进入他的战队。

他答应了,把自己交付给眼里有胜利火焰燃烧的少年,然后将自己最后的任性消耗殆尽。


最终,他还是必须回归正途。

电竞年龄已经进入末途,他想他再也帮不上他的小队长,然后在家人的催促中,离开他的小少年。


叶秋会希望他留下来吗?

吴雪峰不敢问。

又或者说他早已猜到答案。

小孩儿的通透早在最后一次接过冠军奖杯时表现出来。他还记得那个庆祝胜利的晚上,叶秋溜进他的房里,和他挤在小沙发上,抓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膝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按摩。


──「还好吗?」

──「我还行的,小队长。」


叶秋漆黑的眼直直望着他,从那样勘透的目光中,吴雪峰看到自己的狼狈。

叶秋似乎看出他的不堪,低下头不去看他,许久,小声说道:「……我看到你抽屉里的东西了。」声音里竟是鲜见的黯然,「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有次找你时你没关好………」


「雪峰哥,去做你该做的事吧。」叶秋似乎勾了勾嘴角,笑声有些干涩。

「别让你的家人等太久,你已经很好啦。」


吴雪峰已经不记得最后他和叶秋说了甚么,只是隔天他便正式宣布退役。

他还记得小孩儿蜷缩在他怀里的温度,温暖的身躯被他揽在怀,带着热气的吐息吹着他裸/露在外的肩颈,这约莫是最后一次抱着叶秋睡觉。

无论如何,接下的路,也只能各自独行,那个夜晚,吴雪峰只觉得寒凉彻骨,难以成眠。


*


他们从未将自个儿的感情说予对方听。


他去了国外进修,毕业后在家族的帮助下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很多人问过他为什么没想过谈感情,他听了也只是微笑,笑容是否苦涩他也不清楚,只是他的心已经遗留在他的祖国,遗留在一个小孩儿身上,再也要不回来。


一段感情该如何刻骨铭心?

莫过于生离死别。

但吴雪峰觉得这样的说法太过文艺,在他看来,就是年轻时难以忘怀的人,一个会让他打从心底想要把人宠上天的小孩儿。

小孩儿就是他的刻骨铭心。


后来,随着那些堆垒在邮件信箱中未曾寄出的思念,他再也不敢去了解荣耀里的风声水起。

他怕他的小队长会怨他,怨他不曾联系自己,但他更怕小队长根本不在意他的音讯,再也不在意吴雪峰的存在。


离开荣耀后,他的心也缺了一角。

哪怕他在外人眼里是成功的社会人士,一个杰出的青年创业家。但吴雪峰扪心自问,如果可以,他会只想当一叶之秋的气冲云水,小队长的雪峰哥吗?

其实无论如何,他都会踏上他现在走的路。


哪怕小队长是他的归途。



「你还好吗?

我很好,一切都很顺利。

来到这里,虽然很陌生,但好在周遭人都很照顾我,也幸/运申请到学校。


你呢?

和队里的人相处如何?

我们这些年纪大的退役了,嘉世应该会招不少人进来。

陶轩一直希望扩大俱/乐/部规模,我想你也清楚。

新来的想必都是崇拜你的,我的小队长,你一直是最棒的。

──是最厉害的斗神。

你是我们这些人的骄傲,


你是荣耀。」


吴雪峰绝对不吝啬任何词藻去赞美他的队长。

只要那个人需要他,他就会在他后方支持他,如同战场上气冲云水支持一叶之秋。

别人看不懂吴雪峰在比赛时的”战略”,他根本不在乎,他只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打最适合的打法。

──完美的隐藏在意气风发的战斗/法师后方。



「我很想你。」


*



叶秋退役了。

叶修复出。

……

第十赛季,冠军──兴欣!



「──你始终是我的骄傲。」


「叶修。」


这一次,吴雪峰按了下”送出”。



*



「世界比赛在苏黎世举办,来吗?」


好像从未分离,未曾/生疏。


「我会去的,等我。」


从祖国打来的一通电话,吴雪峰看到前面的国际码时,莫名的打从心底相信这是他的小孩儿打来的。

当初他寄出信件时,随信在最下方留下了他的联络方式。其实隔了那么多年,吴雪峰也不确定叶修会不会看到这封信件,毕竟他的小队长总是想知懒惰的猫,讨厌麻烦的事情,这个信件若不是注册QQ时附的,叶修倒底有没有信箱大概是联盟里几大未解之谜之一。

又或者说,他到底会不会去”开启”信箱,没有人知道,毕竟这人连手机都没有一个,简直是稀有生物。


以前有吴雪峰帮他注意,他走后,会不会有人接替他的位子,吴雪峰也不敢细想。

他总希望自己是小队长无可取代的,但他理智上知道这绝无可能。

他的小队长值得最好的,受尽众人疼爱。


*


吴雪峰知道叶修受过委屈吗?

他啊,在第八赛季被人连夜打电话骂了一顿,才真的去了解在他走后,嘉世,叶秋,还有一叶之秋的很多很事情。

──前三个赛季被叶修虐过的人不少不假,但欣赏或疼爱这个小孩儿的更多。

郭/明宇不就是其中之一?

叶修还是叶秋时,还时常借钱接济对方呢。


吴雪峰查看各种新闻资料时气得捏爆一手的橘子。

只差没杀回去家是掐死陶轩和那些后/进的嘉世队员。


但他后来还是没有。

因为当叶修出现了,他就是知道,他坚强的小队长并不需要他的帮忙。



“叶修”呢,他的小队长藏的真深。

吴雪峰只觉得满嘴苦涩。

大概是吃到手上的橘子皮吧。



*


「好久不见,小队长。」

「你还是没变,看起来颇象样的嘛,老吴。」


那个许久未见的小孩儿站在他面前,身长抽高了些,面色有些苍白,但看的出来起第十赛季时已经好上很多,虚胖的脸似乎消瘦不少,黑眼圈也是。

不算太英俊,但绝对是个耐看的青年,嘴角的带着一丝嘲讽意味的笑容竟让他看起格外有魅力,吸引他人的目光。


这是一个已经不该被称作小孩儿的成年人了。

但对吴雪峰来说,七年前七年后,都没有任何差别。


他向前跨了一步,把眼前朝思暮想的男人搂在自己怀里,想当年离开前的最后一个拥抱一样紧。


「我很想你。」

耳边传来男人暗哑的声音,短短一句话藏着太多情绪,竟叫人一时之间分辨不清。

叶修愣了下,他被搂的很紧,感觉有点疼,但他却没有任何挣扎。


「……骗谁呢。」他眨了眨眼睛,国外的风似乎冷了些,总觉得鼻头有些酸。叶修拍了拍吴雪峰的背,如当年一样,「说好的信我都没收到呢。」带着一丝撒娇的抱怨脱口而出。


「你让我记得收信,我可每天都开信箱看了。」想泄/了气的皮球,他最终还是放弃似地闭上眼将额头底在男人的颈弯。

「大骗子。」



「……回去就寄给你,一共二千五百二十六封信,我记着呢。」

「……笨蛋雪峰哥。」




*




「我喜欢你。」

「啊真巧,我也是。」


他很高兴,当他归去,在他的归路上,那个人始终都在。



END

 
评论(13)
热度(49)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