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全职/病友三十]偏執症 之七 (喻葉)

上週沒更,我這周努力一下看能不能補更。



OOC慎,有私設?

偏執症設定。

感情新手設定,都不成熟別期望他們處理多好(X

其實是作者不成熟



---------------



这是他们第一次冷战,从喻文州表示要冷静开始。


对叶修来说,这算是自他出生以来少数几件可以称得上棘手的事情。叶修其实不曾想过这事会引起喻文州那么大的反应,他猜想过对方会不高兴,却没想到人会气到来他发过去的讯息和电/话都不接的程度。

扪心自问,他是做错事,没把情/侣间的事太看在心上──这么讲也不对,只能对叶修来说,嘉世的行为在他眼里不过屁大点的事儿。

毕竟,他不曾真正离开这里,离开荣耀。

这只是一段短暂的休憩,他还是会回去的。

他的心放在荣耀上,放在他手中的君莫笑。

于是再多的委屈或疼痛,对于他通往回归的道路上根本不值得一提。


但他毕竟还是欠喻文州一句抱歉。


叶修:

文州,这事没跟你说是我的不对。只是嘉世的事不太好讲,他们做的决定我也是前一天才知道。你的心疼,我很感动,但我不会离开这个战场──你该懂我,或许应该说我们都一样,荣耀对我或对你来说,不是简单一句退役就会放弃。

你也别恼嘉世,我的存在对嘉世的队伍已经没有任何帮助,或者该说,我的存在已经阻碍嘉世的成长,他们找/人取代哥,我并不意外。

……好吧,我知道你或许不想听我讲这些,我也不喜欢说太多,讲得再多,那都是理由,我又不多说了──我欠你一句道歉。

文州,对不起,没告诉你。

我……


叶修打到这里,忽然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他和喻文州的关系好似一条紧绷的线,稍微一用/力就会断。他怕了,他怕在告诉喻文州他其实不叫叶秋,而是叶修……

对喻文州说,这是否是另一个伤害?

对方正在气头上,这件事会不会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会让他们的关系走向毁灭?


这恐怕不是合适的时间点。

叶修不敢讲了,哪怕他理智知道这事最好是他主动跟喻文州讲,毕竟从这次的事/件来看,喻文州非常没有安全感,任何一点欺瞒都会使他伤心。

叶修不想伤他的心,却怕在这个时间点提这件事会让整个事/件雪上加霜。这番犹豫使得他在是否要坦白上进退不得。

其实对他而言,被叫作叶秋或是叶修其实一点也不重要,名字只是称呼,但从亲/密如爱人之类的角色上来看,被爱人喊错名字还是会稍微有些别扭──尽管那种情绪总是在他心底滞留一会,很快就散了。

无论他叫甚么,总归都是他这么一个人,和对方处对象。

叶修不在乎他人的称呼,却会在乎喻文州在不在意。

这便是矛盾的地方,从和喻文州相处的这十几个月来看,叶修敢发誓哪怕喻文州嘴上不说,心里肯定会在乎的。

叶修突然很想打几个月前的自己一巴掌,若不是那时候犹豫太多,此刻也不会那么纠结。但哪怕叶修不在乎,他还是挺重视本名暴/露会对叶秋本人是否有影响,更别提若传出去“叶秋”是假名打比赛……说真的,若他有机会回到过去,恐怕也不会说。

叶修不是不信喻文州的人品或谨慎,但他更明白秘密之所以为秘密,就是没有第三人知道……若不是和沐橙关系不同,情同家人,而当初认识时名字对他来说不是甚么需要隐瞒的事,光看与他相识十年的韩文清,叶修也不曾和他说过自己的本名。

这个秘密之所以可以隐瞒那么久,便是因为在打从进了联/盟,叶修连一个人都不曾对他们提过。


但当初的谨慎和小心,却苦了现今的叶修。

在这份关系上面,叶修也不是没有付出的。喻文州进入他的心里,叶修又怎么不会多为对方着想呢?

喻文州心疼他,他又未必不心疼喻文州。

第七赛季的失利对蓝雨来说其实挺挫折的,喻文州作为队长,肩上的担子多重,同为队长的叶修又怎么会不知道?

他当然知道喻文州忙,所以才不想打扰对方。

或许正是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两个人才会陷入如今尴尬的处境。


对叶修来说──就像此刻的他──当他的目光着眼于一年后的回归,那再大的事情也无法打扰他。他的生活重心会放在君莫笑与千机伞的升级,为了他与苏沐秋曾经的梦,更为了他一颗渴望胜利的心。


然而对于喻文州的在意,也不免让叶修分出些心思。他隐隐发觉,恐怕他自以为的贴心,并非对方想要。

这一段关系,叶修在感情方面的被动与含蓄,而喻文州的过于的主动和强/势,放在通常情形其实未必不好,甚至挺适合。但偏偏两人是远距离恋爱,彼此又多了竞争对手的关系,任何一点挫折都足以摧毁一份不牢固的感情。


最后,叶修还是颤/抖着手删去了最后一句话。

他该想想用其他委婉的方式告诉喻文州。


*


发出去讯息如之前一样没有响应。

而紧凑的赛程也让叶修暂时放下心,或许等过一阵子冬休期开始,他才有时间和对方谈谈。于是叶修将所有心神都放在网游上,他缺材料,非常的缺,千机伞的需求太大,他必须加紧脚步才能凑齐。



这一头叶修放手听天由命了,除却每天早晚固定在Q/Q上问候和一句道歉外,再也没有打电/话或留其它讯息给喻文州。


而另一边喻文州则是每天都会准时打开他的Q/Q──他故意选择对叶修隐身,或许这是在惩罚,但倒底是在惩罚谁,喻文州也说不清楚。

他反复的看了叶修传给他的讯息,看那个人轻描淡写的解释,他了解他的爱人,对方并非故意轻轻带过这件事,恐怕对叶修而言,嘉世对他的伤害根本不值得一提。

但喻文州偏偏心疼得要死。

他把叶修放在心尖掌心,只能呵护再呵护这个人这段感情,怎能容得下他人伤害他的珍宝。他是个紧守着宝藏的龙,不允许他人觊觎、不容许他人窥/探、更不准任何人伤害他的宝贝--整个联/盟有多少人崇拜叶修他不敢细数,但他清楚的知道,既然叶修已经被打上他的标签,他就要把人狠狠护住。

他有多想啊,但他偏偏不能。

不说他是蓝雨的队长要护也没有正当的理由,光说叶修本人也不稀罕。


他的爱人有多强大,他就有多绝望。


这份绝望化作灰暗的恐/慌,再他心底滋长,让他害怕恐惧,整个人都被浸在冰凉的冷水中,冷得让他牙打颤。他有多害怕失去,他的内心的阴暗便就有多深。


他甚至不敢质问对方,就被会毁了这份感情──他隐约意识到自己的心态出了问题,他却无心理会。

哪怕面上带着笑容,他的心还在咒骂。

咒骂着两人之间相隔多远的距离,咒骂着迟迟未响的电/话,咒骂着一切。


──前辈是不是不喜欢他了?是不是生气了?是不是无法忍受他了?还是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为什么不再打电/话?为什么不来找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他在乎叶修,该死的在乎对方。



最后,喻文州还是打开始手/机找到了他万分忌妒的名字──苏沐橙。


「苏沐橙,打扰了……我是喻文州,想请问你,下周去嘉世比赛后你有空吗?」


*


「前辈在哪里?」


「他没告诉你?」

「……我没问。」

「为什么不亲自问他?」

「我……恐怕前辈也不会愿意告诉我,毕竟,要退役的事情他根本没有跟我提过……」

「他根本是被/逼的!该死的!他没跟你说?」


──是,他没有告诉我。

──我好在乎他,你能跟他说吗?


「……算了,不意外,他总是把事情往心里藏,从以前就是这样。

「我原本以为……」


──你以为他会告诉我,但他没有。


「他啊,就是太独/立了……你也知道我算是他养大的,哥/哥走了之后他压力很大,但他甚么都不告诉我。只是还好前三个赛季时有雪峰哥在,那时候陶轩也……」


听着苏沐橙甜美的声音,喻文州的心却越来越沉。他听着他所渴望知道关于叶修的一切,却痛恨这是由另一人告诉他。

明明是属于他的人却被隔的那么远也那么陌生。


「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出了甚么问题,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他就是那个性子,把太多事情看得很轻,包括他自己──但毫无疑问他是重视你的,你看我和他没待在一个地方,但我可没收过他每天的问早道晚的讯息。


「或许是离家的早,他不会依靠谁,很多时候你要自己挖关于他的事情,我看喻队你之前做的挺好,离开嘉世前的那阵子他心情好很多。


「或许这么说对你不公平,但我还是想说,请你多包容他……他这个人啊,眼睛总是看着前方,心都在荣耀上。若不是包容他,就只能紧跟着他的步伐……他是不会停留太久的。


「他会回来的──他的职业寿命不长了,这一两年就是他回去的最后期限。我──我不管你在介意甚么,看在你们都在乎荣耀上,别和他置气太久、也别怪他不去找你──别逼他了……他只想回去,因为荣耀在这里。」


苏沐橙的声音到最后都带上泣音,喻文州看着眼前的姑娘已经哽咽落泪,只是默默的递上手帕给对方。而苏沐橙最后的话也点醒了喻文州──他忽然意识到,或许叶修不是不伤心,或是不生气,也不是不在乎他……只是,这些都没有比他要回到这个战场上重要。


这个人,把荣耀看得比甚么都重要──或许是因为他所有的信/仰与喜乐都在这里头,剥离了荣耀这个游戏,叶修或许还是叶修,但却不完整。


「……我明白的。」

──是的,比任何时刻都清晰的意识到。


或许叶修不是不明白他对喻文州有多重要,而他也尽了他所能去挽回这段关系,但偏偏对此刻的他来说,有更重要的东西横置在他两人面前,尽管这样很残/忍,但他只能把心思剥出一些给喻文州,将其他心神全部放在荣耀里。

苏沐橙敲醒了喻文州,叶修是个怎样的人,喻文州不是不懂的,而正是因为被那一双对荣耀闪闪发光的眼眸吸引了,他才会爱上对方。

他爱着对方的强大、执着──与那细微处的温柔。



TBC。



下面是自己的一點想法,可看可不看


這幾篇比較煩,我盡量不讓葉修感覺太渣(。

葉修不是不在乎喻文州,但考慮他們聚少離多才談感情一年而已,要說感情多深還真沒有。

他是喜歡喻文州的,但還不到愛,或者說,沒有愛到不顧一切那樣。

在這段感情他很被動,沒談過戀愛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設定上情商有但談感情卻(X

喻蘇蘇也差不多,他愛葉修(O,會想很多有的沒的,很在乎對方,但同時他卻也可以用自己的理智去克制一些太Over的想法。

第八賽季對藍雨很重要(看看最後排名亞軍就知道了ORZ),他不可能放下事情衝去找葉修,他是隊長,要為戰隊負責。

.......喻文州OOC除了我自己文筆差外主要是設定上多了偏執這個特性,簡單來說就是多疑、想很多、會無限放大一些事情。


這兩個人談這段感情其實非常不成熟,誰也沒有比誰還強。

畢竟都是第一次(X


目前一個忙著回歸一個忙著戰隊,我寫到最後到想讓他們暫時分手算了............ORZ


然後蘇沐橙說的那段話對喻文州其實很不公平,但對她來說最重要的就是葉修,所以說的內容就會不太顧忌喻文州本身的想法.......

嗯,就是這樣。


(蓋鍋逃竄)


 
评论(4)
热度(32)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