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全职/病友三十]偏執症 之六 (喻葉)

忙碌的連假都在和小姪子姪女玩樂。


OOC慎。



2.偏執症




第七赛季的夏休期很快就过了,叶修还没从对恋人隐瞒事情的愧疚中走出来,嘉世内部又起了波澜。孙翔转会的事情早就确定下来,嘉世高层却并未对身为队长的叶修作任何有关对方安排的解释,但叶修心知肚明,毫无商业价值且无法带领队伍走向冠军的自己──甚至季后赛都无法进入──他被取代已经是百分之百的事实。

对此叶修并未有太大的反应,在他看来,队友不配合是一回事,他打从心底希望这名新人都真正帮助嘉世走向新的巅峰,哪怕他将要面对的是多么不公平的对待。

孙翔转会不是秘密,但他将会接手一叶之秋──叶修早就猜到陶轩的想法──嘉世并未将消息传出去。

叶修不退役,斗神的名称谁也无法真正取代。


正因为叶修的妥协,这件是他谁也没说,他联/盟认识的朋友、十年对手、甚至是他的恋人──他都并未开口。

一个男人自己的事业,所受到辛酸委屈又怎么会对他人开口。叶修也是个固执的,在他看来没甚么好说的事,他一个字也不会泄/漏出去。


「你没跟他说吗?」

自听到风声,苏沐橙总是用担忧的目光看着叶修,或许她明白叶修不会告诉她任何事情,但她私心希望叶修能有一个发/泄的出口,便旁侧敲击的暗示叶修。

第八赛季开始,喻文州作为蓝雨的队长自然分/身乏术,每晚的电/话已是这两人唯一的联/系。那怕苏沐橙暗示他要跟喻文州聊聊,叶修每次接到喻文州打来的电/话听到恋人话语的疲累,叶修便连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事实上,嘉世排挤叶修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不少人都私敲叶修讯息,为他打抱不平。他每每打开Q/Q就看到一大串的讯息跳出来,叶修心里总会有点安慰,联/盟被叶修虐着大不假,但可贵的事除了战队间的意外,叶修和不少人私交都不错。

但唯有喻文州,私交加点到恋爱上面。


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等到十二月气温骤降,天下飘下雪花,整个杭州都被点点银白遮掩。

孙翔来了,接手一叶之秋,“叶秋”退役。


彼时蓝雨正忙,早和喻文州说好先暂时不联络的叶修,从他只身离开嘉世、进了对街的兴欣网吧,到隔天发表会上宣布他的“退役”,他才骤然想起,自己并未与喻文州提过只字词组。


甚至因为第十区开服的缘故,他连简讯都忘了打,更别提拨通电/话告予喻文州。


「前辈,为什么退役?」电/话那头,是喻文州隐忍的声音。


那时叶修正忙的打副本,接到电/话时整个人都懵了,他快速的告诉月下眠、田七等人,退了游戏,将账号卡取出放在兜里。

「……你等等。」

和陈果打了声招呼後,他疾步走出店里到了外头。

「文州啊……怎么打给哥,最近不是在忙吗?」

叶修舔/了舔嘴唇,他第一次感觉到慌张,也终于意识到了早上的消息传到了喻文州耳里对对方产生了多少伤害。

打了一晚上的副本,便跑去补眠的叶修,在醒后看到自己被退役的新闻时,也是无奈和感伤。但无论是跑去抽烟或是感伤也都是一会儿的事情,他早就接受这个现实,也只会将目光望前看──带着他的君莫笑,全力以赴回到战场。

但他忘了,他早已不是一个人。

那个人甚至不是早知道真/相的苏沐橙。


喻文州,他的恋人。

  

「为什么……不告诉我?」


喻文州接到消息的时候差点把他手上的数据摔了。

无视在他一旁聒噪骂着老叶真没意思的黄少天,他死盯着屏幕上一脸惆怅的主持人,说着那个带领嘉世三连冠,建立嘉世王朝的斗神的退役──握着和心上人一起买的情/侣机的手几乎要将手/机捏爆,手背都浮起青筋。


等到黄少天心里不是滋味的抱怨完嘉世的不/厚道,却发现他身旁总是微笑的队长此刻冷着一张脸,身边周围彷佛到了冰河时期,冷得令人发寒。看着沉着脸的喻文州,黄少天连一句大话都不敢放,更别提其他察觉到他们队长不对劲的蓝雨队员。


「我先回房。」


甩下一句话,喻文州便离开了训练室。

几个队员你看我我看你的,也只是静静地将目光转向了前方的大屏幕上拨放着过去一叶之秋精彩战斗片段的画面,在这个时刻,没有人有心思训练。

有多少人是因为看了这个战斗/法/师精采的比赛才选择踏入电竞选手这个职业呢?又有说少人是崇拜着这个角色──及他身后的操作者呢?

叶秋,开启了荣耀全盛时代。


他们来到这里,看着这人的兴盛或衰败,却很少有人会意识到,他们会看到这个当之无愧的王者黯然的离去。


「甚么跟甚么吗……」

黄少天看了屏幕上接手一叶之秋的孙翔说着假惺惺的话,脸上的笑容令他烦躁,也起身离开了训练室。

*


「我以为,你至少会告诉我,而不是让我和其他人一样,同时知道这件事。」

「我愤怒于嘉世说的狗屁/道理,你状况如何,只要还有脑袋,作为职业选手没有人会不清楚。」

「但是叶秋,你不告诉我──别跟我说怕我忙,哪怕是短信也好,至少先告诉我……让我知道,我对你而言,是不同的。」

「……抱歉,我不该这么说,抱歉前辈我…我真的很难冷静。」

「我真的不知道,该是心疼你被嘉世逼/迫,还是该愤怒你的不告知。」


「抱歉前辈,我、我想我该先冷静……」


叶修还没来得及说话,喻文州就挂断电/话。这大概是第一次听到恋人首先挂断电/话的声音。

他其实不知道该说甚么,看着手/机屏幕上牵在一起的手,他突然觉得有点疼。


从昨天离开嘉世又打了一晚上的副本,手/机早就没电了,若不是补眠时还记得充电,大概此刻也接不到恋人的电/话。


他伤了喻文州的心。

这个后辈把他看得多重要,叶修不是不清楚,但他总以为自己做的还行。但或许经年累月下来,习惯独自承担的习惯早已成为他生命中难以改变的一环,当他被/迫离开,他只想到要从头再来,当他意识到第十区的开启,他想到苏沐秋,当他用君莫笑取下了三个首杀,他只想到要材料。

当他看到新闻,他只想苦笑,意识到兔死狗烹就是个狗屁倒灶的鬼话。

一叶之秋没了,他还有君莫笑。

但他心里不是不疼,只是看淡了。

内心的五味杂陈或许是他不告知的理由。


但他心里清清楚楚,他只是没有想到喻文州──更确切的说,他没想过要跟喻文州分担自己的压力或委屈。

当然他也可以举出许多理由解释他的不告知──像是喻文州身为蓝雨队长,像是蓝雨战队的忙碌,像是要避嫌……但这些却也撑不上甚么靠谱的理由。

喻文州是他的恋人。

但他却没想过要依靠。


曾经叶修是靠着和喻文州谈话来纾解自己的压力,但在过去这一年多来,其实面对队伍间的不和谐,他连个屁字都没放。他就只是喜欢听对方说话,和对方谈谈是非、谈情说爱……只是在话语中的疲惫和或多或少的撒娇,让喻文州感觉自己被需要,被依靠。

但真正遇到大事──像是叶修的被/迫退役。喻文州还是从苏沐橙那边才得到完整的事情真/相。

他或许意识到,叶修是甚么都不会说的,又或者说了,也只是两三句带过。

心疼吗?当然,光是想到叶修是在雪夜中独自离开时,喻文州就疼的无法呼吸。一叶之秋对叶修有多重要,那是连膝盖想都能猜到的事──是整整十年的光阴。

愤怒吗?那是绝对的,因为恋人的不告知仿佛就是种不信任的暗示,他曾经偏执的求得对方的陪伴与爱,但他潜意识里还是害怕的,害怕叶修不曾真正爱他,而只是不懂得拒绝来自后辈的告白。

他渴望对方的依靠,整整十八个月的努力,就是为了让自己能够被对方依赖──从对方的需要中获得对这份关系的信心。

当他知道消息,回到房间第一通打的电/话就是给苏沐橙,他其实是害怕的,害怕盛怒的自己会伤害到爱人。而面对他人,他能够架起虚伪的面容应对──他用着与一往一般没两样的温和声调,平静的一字一句从愤怒的女性口/中挖取到他想要的信息,然后有礼的道谢。

但他的手是颤/抖的,身/体也是。巨大的愤怒在他身/体里燃/烧,他的血液在沸腾,他甚至怀疑若是爱人在自己面前,大概会被他扑倒在地狠狠咬死。

最好是吃了对方的血肉灵魂,与自己融为一体──那就不需要害怕会失去。


喻文州冷静地想着。

然后他才拨打电/话给叶修。


*


这是他们第一次冷战,从喻文州表示要冷静开始。




TBC

 
评论(4)
热度(40)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