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全职/病友三十]偏執症 之五 (喻葉)

這周回老家掃墓,字數不多......


OOC警告!

背景有私設!

沒談過戀愛的小白不會寫談戀愛(X

手癌ORZ



2.偏執症



夏休期间不是没有训练的,忙了一天将之后的计划排好,叶修看着桌上自己忙了几个日夜才整理好的,关于第七赛季各战队的战况回盘和赛后检讨。

但他不知道这到底能不能够派上用场,毕竟现在战队几乎已经不听自己的话,而关于孙翔转会的事情也有耳闻,他心里也有所准备,这大概是他唯一能为嘉世做的最后一点事。

不甘心吗?当然有的,他最无法失去的便是陪伴自己十年──及封神的账号卡,一叶之秋。但他很清楚,嘉世如今到了这个地步,他并非没有责任,哪怕他其实没做错甚么,但身为一队的队长却无法指挥队员,就好比军/队之长失去军心,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他责无旁贷。

但他向陶轩妥协──不说隐瞒身份这事,他自己向来讨厌俱/乐/部企图从职业选手谋取商业价值的手段,虽然谁也没错──若无商业价值,联/盟无法拉取赞助也很难发展至现今的地步,俱/乐/部更难生存。但有时候,了解是一回事,能否接受又是另一回事。


「过几天去找你,有空吗?」

「行了,还问我,你票早买好了?」

接到喻文州的电/话,叶修其实挺开心的,毕竟这么一个人在自己身边依靠,对此时的他其实是很大的慰藉。叶修其实是个很坚强的人,基本上打从他离家后,一路辗转由B市流浪的H市,对那个年纪的他来说,其中艰辛自然而难以形容。但他没后悔过,小心的用着叶秋准备的那点现金,来到了H市遇到苏家兄妹──那是他偌大的幸/运与幸福。

哪怕叶修天生是个随性的人,因自个儿家庭背景起初也不是没有少爷脾气的,但大多在他来到H市的一路上都被抹平了。两个年纪不大的大男孩,除了要养自己外还要养个小妹妹,那段时间碰碰撞撞遇到许多事儿,不过在两个男孩互相扶持下艰难的挺了过去。要说相处起来没有冲/突是假,但苏沐秋是个很好的人,他包容叶修的某些难以抹灭的小性子,这两个人就这样搭着对方的肩膀支撑起这小小的家。

然而对叶修来说,苏沐秋也不是他的依靠──十五岁的叶修自然不会想依靠谁,对那个年纪的男孩这是丢脸的事情。而等到很多年后──叶修也学不会去依靠谁了。可以说,若不是喻文州对叶修的嘘寒问暖、对他的包容关心,叶修大概早忘了怎么去依靠另一个存在。

只能这么说,喻文州出现在一个非常合适的时刻,在叶修因为嘉世无比心累和疲劳时,出现在叶修面前,强/硬地打破了叶修围起的心墙,让叶修卸下心防,去接受一个人进到他的内心。


对叶修来说,喻文州的出现只是一个意外,但这个意外就像一份甜美的礼物,机受这份感情,叶修并没有后悔,虽然在他的人生计划里,从来没有想过会和一个同/性恋人在一起。

哪怕现今社/会已经通/过了同/性婚姻法案,但无论是社/会主流价值观或是叶修从小的生活背景,对于同/性/关/系实在陌生。若不是当年他出走后,在一路上看到的社/会景象,又或者注意到网吧里在角落处挤在一起亲/亲我我的同/性/爱人,叶修对于这样的感情才稍稍有些理解。

只是没想到,他自己也会找一个同/性/爱人就是。


感受完男朋友的关心,叶修将手上的资料整理到一旁,心里开始期待起几天后喻文州的到来。这样的期待中带点惶恐,因为身上藏有秘密,但叶修不知该如何开口。

他是叶修,不是叶秋。虽然他眼里,这称呼其实毫无区别,他考虑到喻文州其实细腻的心思,他实在怕了对方会胡思乱想。

这样想着,叶修又想抽烟了,手才刚碰到烟盒,他犹豫了一下却直接收进抽屉。

喻文州不喜欢他抽烟,他想到对方隐藏着忧虑的眼睛,原本焦虑的神/经渐渐平复下来。


名字这事,原本对叶修来说开口并不难。但自从上次苏沐秋的事情,他发现喻文州其实异常没有安全感──头一次谈恋爱,处的对象就遇到了个太会隐藏情绪的恋人,叶修其实挺无措,他不知道怎么让喻文州的感觉变好。

恋爱这檔事,叶修就是个新手。在他眼里学习怎么谈恋爱,比打荣耀还要难上几万倍。


于是,原本简单一两句解释解释的事情就被耽搁在叶修的肚子里,直到喻文州来了H市找他,到对方依依不舍的离开,叶修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喻文州说。

喻文州离开的当天,叶修把他床底下藏起来的几本书丢/了出来,看着的上那一本本的书──《教你如何谈恋爱》、《情人相处守则》、《情/侣间到底该不该有秘密?》……等等的书名。

叶修苦恼的叼着烟──没点火──干脆的把一迭书丢进回收箱。


「啧,根本没屁用。」

想到这几天趁着战队休息,两人的相处过程,叶修只觉得自己头疼极了。有好几次他想找个灯光好(……)、气氛佳(……)的场合和喻文州说事。但看着对方欣喜的表情,和温柔中透着忧郁的目光──叶修大概猜到喻文州还在意着之前的事情──叶修根本就开不了口。

他根本没想到一向笑脸迎人、八面玲珑(心脏无比)的恋人竟然耍起忧郁(宝宝不开心)的小性子来了,偏偏喻文州甚么也不说,就是不说,叶修想和对方谈心也不知道怎么开口,简直心塞。

他只好──主动牵起对方的手,主动拥/抱对方,主动说要和对方住同一间房间──而当对方露/出真心而喜悦的单纯笑容时,叶修又说不出口了。

明明身高相仿,但或许还是有练过,喻文州手环着叶修的画面毫不违和,叶修坐在计算机桌前打游戏,对方就从后头抱着他。


『难得来找前辈,前辈就把我丢在一旁,真是伤心。』喻文州将头靠在叶修肩上,嘴唇贴近叶修耳畔说道。

『……不然来一场?』

『房间里可没有另一台计算机。』

『不然你想?』

『一起出去逛逛,上一次,西湖还没游完……』

『外面大太阳的,文州大大你傻了啊?』


……诸如此类毫无营养的对话。


大多数的时候,叶修自觉理亏而任由喻文州为/所/欲/为,在恋爱这点,他承认自己没有点亮技能,因此当面对喻文州时感受到对方充满珍视而恐谎的对待,叶修都会忍不住妥协──任由对方向肌肤饥/渴症患者般黏着自己,他知道当他默认时,对方会感到高兴。

但又有时候,叶修觉得喻文州根本不需要自己小心的对待,在不知道被压在各种隐密的地方亲/吻时,叶修几乎都要崩溃了。


『呜……文、文州……』被压着墙上,嘴唇被狠狠的咬住,但叶修还是在口腔里对方柔/软的舌/头扫过上颚时,察觉到对方隐忍的温柔。就好像忍耐很久的猎食者,面对自己的猎物那仅存的仁慈,小心翼翼的接近,小心翼翼的下口。

  『嗯……』

嘴里的空气被夺去,湿/软着舌/头扫过自己的牙齿,勾着自己的舌/头一起嬉戏。腰被对方的手臂狠狠搂住,臀/部被手掌狠狠揉/捏不成样……

叶修无数次感受到喻文州对他的渴望,他只能将手无力攀着对方的肩膀,任由对方在自己口腔里肆虐。

臀/部被揉/捏、下/体被磨蹭……


每一次他都忍不住推开对方,但又在对方受伤的目光下和之后温柔的对待后,妥协于对方──叶修其實并不抗拒,只是还没准备好。

但这种事情,他实在没脸跟比他小三岁的恋人说。




TBC。



 
评论(4)
热度(23)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