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全職/病友三十]偏執症 之四 (喻葉)

下次更新應該是周末吧,平日進度慢,寫不了幾個字(,,゚Д゚)


 

【全职】病友三十题

  1. 慎入!作者ALL叶修纯食!文不对题!手癌!小学生文笔!

  2. 喻大大OOC严重 (有二設?),被加了个 绅(hen) 士(tai) 属性 + 偏执症(….)

  3. 作者已放棄治療(๑•́ ₃ •̀๑)


偏执症 (网络数据) 节录*画线为本篇尽量表现重点。

偏执型人格又叫妄想型人格。其行为特点常常表现为:极度的感觉过敏;爱嫉妒,妒火中烧。

偏执型人格指病态的自我援引性优势观念或妄想,常见的是关于常见的妄想是被害、嫉妒、诉讼、钟情 (爱)、夸大、疑病等形式。

指长时间地固执的坚持自己偏颇性的看法,因他人没有遵从自己的看法而对他人充满敌意的心理状态。


※    這篇傘哥出沒,有沒有傘修自由心證 。但是葉修沒有和傘哥談過戀愛!沒有談!葉神第一個對象就是文州大大!!




2.偏執症



         又一天忙碌的训练后,对于战队的不和谐,叶修已经无能为力。面对现在的嘉世,他总会有几分怀念过去联盟刚发展的时候。这其实也不是谁的错,对于自己在俱乐部的地位,叶修还是有几分自知之明。若之前三个赛季的嘉世,作为带领整个战队获得冠军的人,哪怕自身并无商业价值,靠着冠军的噱头,陶轩捏着鼻子也会忍下去。

          但现在战队人心不齐,毫无合作的迹象,一个人的超神也挽救不了战队的胜负。荣耀,毕竟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他企图引导刘皓,毕竟对方就是那个源头,他看得清楚,但恐怕对方无法解收自己的说词。念了几次,叶修也真的累了,他毕竟只是个普通人,而非神。

          但哪怕是处在这样的困境,他也绝对不会放弃荣耀。

          荣耀,是他的信仰,而他所渴望却无法再得到的就是,冠军。

 

          回到房间,放松下来的男人脸上多了几分疲倦。他走进浴室洗梳一番,拿了条毛巾边擦拭还滴着水的头发,边走到了书桌边等待一个人的电话。

          他已经习惯在这个时间点,甚么事也不做,就静静等待对方。说他被动也好,在这一段感情中,他还学不会主动。但他清楚的知道,从他开始习惯等待对方的电话,他的心也开始接纳另一个人的进入。

          这一段感情,已经逐渐丰满起来,而非向一开始时干巴巴的尴尬。

 

          三、二、一 ──

          熟悉的铃声响起。

 

          「喂。」

          「……」

          「文州,怎么不说话?」

 

          「……前辈……」喻文州的声音有点低沉,叶修敏感的发现对方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他思覆一番,想来大约是蓝雨的名次导致。

          第七赛季,冠军是微草,亚军是百花。

          叶修想了想,却不知道该说甚么来安慰一下自己的恋人。

 

          若只是朋友,像是面对黄少天或,张佳乐嘲讽一番说不定就能让对方挺起精神,但男人间在这种时刻,更常做也就是退一步,让朋友静静,不去过问。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就好,那叫默契。

          但现在不同,喻文州是他的恋人,自然不该比照朋友的作法。

          还没等叶修想好该怎么安慰对方,另一头劈头就问了一句让叶修整个人傻了的问题。

 

          「苏沐秋是谁?」

          「……你打哪知道这个名字?」

          「他是谁?」

          「……」

          「是苏沐橙……前辈,请告诉我,我很不安。」

          「唉,文州你……」听着那头的声音,叶修便发现喻文州的情绪不对,考虑到两人的关系,恋人有疑问最好还是说清楚的好。

          哪怕听到这三个字,这一个名字,叶修的心都忍不住揪疼──

 

          「他啊,一个朋友,荣耀打得很好,不过死了。」

 

          他想抽烟了。

          叶修将手机夹在脸和肩膀间,空出的手取出打火机和烟条,将烟条含在嘴里,点燃。

          没去想喻文州的沉默,叶修此刻也不想说话,每次想起苏沐秋,叶修都难以平复自己的心情,更没有精力去安抚对方的情绪。他总是想着,如果那个人还在,他的成就一定比他还高,或许嘉世也不会沦落到现在的处境……

 

          「叶秋……对不起。」电话里传来喻文州的声音,带着焦急与不安。

          又是叶秋,叶修想,原本还打算趁这个机会告诉喻文州的自己的真名,但现在却一点心情也没有。叶修知道问题在自己身上,跟喻文州无关,但苏沐秋偏偏就是心里的一根刺,疼得厉害却舍不得拔。

          这样的情感是无关情爱的,只是一种遗憾,一种后悔,还有一种不甘。

          那是叶修无法言说的伤痛。

 

          「没事,和你无关。」叶修吸了口烟,「沐橙怎么会跟你提到他呢?」叶修看着窗外的点点灯火,望着某一个路口的方向发楞。

 

          「因为很在意……和前辈建立关系后,对于你的一切我都很在乎。」喻文州的声音平缓,叶修自然不知道他的恋人脸上有些扭曲的表情。

          「叶秋大概不知道吧,毕竟看你很少注意,但其实很多人都传说你和苏沐橙是一对。」用着稍微轻快的语调说着这话,喻文州内心的忌妒几乎要喷泄而出,他该死的在乎,在乎苏沐秋和叶秋的关系、在乎苏沐橙在叶修口中里该死的沐橙两个字。

          在过去,他还在远处凝视着这个人的时候,他就很在乎这该死的一切,但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在他们关系建立的起初他也没有资格,毕竟这段关系几乎可以说是他强求而来的。但现在──在叶修开始懂得关心他,懂得依赖他,开始认同这段关系的现在──他根本无法忍受,无忍受在外界眼里叶修不属于他。

          不属于他喻文州。

          这个事实几乎让他疯魔。

 

          「沐橙是妹妹啊。」电话那头的叶修用着微哑的烟嗓说道,喻文州闭起泛红的眼睛,无声的张口深了几个呼吸。很快的,他便冷静下来,然后舔了嘴唇,继续用着温柔的声音说道:

          「……所以,我就是她的哥夫了?」

          ──叶秋,是他的。

          再一次,喻文州在心底对自己说,就像过去几个月来的每个日夜告诉自己的话,仿佛催眠般,告诉自己……他的前辈属于他。

 

          「呵,你的脸呢文州大大,说这话也不害臊。」

          「请帮我和她说声抱歉,毕竟今天询问的时候有点误会。」喻文州温柔的说着,想着叶修声音,脑海里浮现出对方的面容。

 

 

          「我想你了,叶秋。」

          「……嗯。」

 

 

          这事就当过去了,他们谁也没再提起。

          那一天,他们聊得特别久,或许是叶修发现了喻文州的不安,他不免多说了很多话,甚至有许多话题都是由他提起。

          而喻文州也总是静静地听着叶修说话,从中感受到叶修对他的关怀──他感觉到病态的愉悦,但内心仍烧灼着喧嚣着不足,他渴望着叶修,渴望了解到对方的所有。

          叶修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谁也抢不走。

 

 

          事后叶修找了苏沐橙,而苏沐橙其实也正等着叶修来找她──对于当天故意次喻文州的事儿,她心里其实还是愧疚的,但那天她真的是气极了,又或者说她其实是非常恐慌的。

          有那么一个人,像是笑里藏刀,每一句话都像是要把她和叶修分开。

          似乎是想把她从叶修生命里──又或者是她的生命中──拨出来或是拨出叶修。

          这种感觉太过明显,导致她非常、非常的害怕──她甚至像是被侵入地盘的母狮子,忍不住朝那个入侵者嘶吼。

          ……她始终希望是她的反应太过。

 

          「怎么和文州提到沐秋了?」叶修问。

          「……他好奇我和你的关系,我就跟他说,我是你和哥养大的。」

          「倒也没说错,不过沐秋若知道了或许会哭鼻子。」叶修听了,忍不住笑出声,伸出手揉乱苏沐橙的头发,「毕竟你可是他的宝贝妹妹,把他的功劳分一半给我,我想他会跳起来揍我。」

          「哎──别用我的头发,会乱的!如果他敢揍你就揍回去。」苏沐橙恼怒拍开叶修的手,但最后也忍不住笑了,笑着笑着眼眶也慢慢红了,她连忙低下头,用手捋了捋头发,又小心地在不被叶修发现的状况下擦掉了眼角的泪水。

          她想起了哥哥走时,叶修一个人拚了命似的打游戏就为了提供她上学。她没有说错,在苏沐秋走后,确实是叶修把她养大的。

          有好几次她都想告诉叶修别管她了,她不是她的责任──但她又舍不得,叶修已经是她仅剩的家人了。

          没有了叶修,那她就甚么也没有了。

 

          「……你和喻队,是甚么关系啊叶修哥。」

          在房间里,苏沐橙挨着叶修坐在小沙发上,头轻轻地靠着叶修的肩膀。

 

          「好久没听你喊我叶修哥,人小鬼大。」叶修轻笑,神情温柔的拍了拍苏沐橙的手臂。

          「我和文州……我想你也有感觉了,他和我告白,然后我们处对象。」

          「怎么没告诉我?」苏沐橙尾音上扬,用古怪的语气问道。

          「这不是不确定嘛……毕竟我没甚么经验,」叶修神色尴尬,「我和他说,处几个月瞧瞧,看对眼就继续处下去,若没,这事就不成。」边说着,好似不太自在,便把手伸向口袋想拿烟盒,却被苏沐橙一把拿去丢在垃圾桶。

          「我说,沐橙──」

          「在我房间你想也别想抽烟!」

          「那也不用丢掉,多浪费。」

 

          笑闹一阵,苏沐橙故意用头槌着叶修的手臂,然后额头抵着那人的肩膀不再动作。

          「……你喜欢他?」

          「嗯,他挺好的。」

          「多好?」不屈不挠问着。

          「很好,前些日子有空都会来找我,还给我买手机,天天打给我。」

          想到了每日的电话粥,在这一段艰难的时间里,喻文州的声音可以平缓他每一丝焦躁的情绪,想到了那个温柔的恋人,叶修脸上也不免带上几分温柔缱绻。

          「好啊──你有手机还不告诉我,我还是你妹妹吗!」看着叶修的表情,苏沐橙气恼之余也不免牙酸,更别说心酸酸的总觉得自己的哥哥要被抢走了。忍不住鼓着腮帮子伸手拍打叶修。

          「唉唉唉别打我,对不起啊沐橙,这不是不知道怎么解释我哪来的手机嘛──」

          叶修故作害怕的哄着苏沐橙,这事瞒着对方他也挺抱歉的,但没确定的事,他可不敢讲,白让苏沐橙高兴或担心一场。

 

          「还不快交出你的手机号码!」

          双手叉腰,就只差没伸手要人把手机给他。

          「……呃。」叶修尴尬的笑了,他搔了搔自己的脸颊,干笑着摇了摇手。

          「你这是甚么表情,我说叶修你不会吧──你该不会没记?」

          「这不是……都他打给我。」

          「你是在秀嗯爱吗烧烧烧烧你喔!」

 

          苏沐橙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叶修,若她的粉丝看到他们的女神露出这样的表情,也不知道是会幻灭还是哭喊着萌萌哒。她其实也搞不懂叶修和喻文州是真的谈恋爱吗?她总觉得叶修过于被动,哪有人谈个恋爱却连个电话都不打。

          但她张开口却没说话,感情的事情她也没经验,也就看了几部连续剧,但那些都当不了真的,没有几个总裁会承包鱼塘,更没有几个人会因为被泼饮料泼开水就说了句女人我记住你了──那些是故事,不是现实。她没经验,也没有权力插手两个人的感情。

          或许每对情侣都有自己的相处方式,看着叶修露出害臊的表情,苏沐橙忍不住笑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的叶修哥露出这么可爱的表情。

          想想就心塞,宝贝哥哥要被人抢走了……

 

          「叶修,答应我,你要幸福。」

          「……嗯。」

 

          「你别担心,我会好好的。」



TBC。


 
评论(4)
热度(28)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