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全職/病友三十]偏執症 之三 (喻葉)

打一段貼一段,錯字求忽略(*ˇωˇ*人)


【全职】病友三十题

  1. 慎入!作者ALL叶修纯食!文不对题!手癌!小学生文笔!

  2. 喻大大OOC严重 (有二設?),被加了个 绅(hen) 士(tai) 属性 + 偏执症(….)

  3. 作者已放棄治療(๑•́ ₃ •̀๑)


偏执症 (网络数据) 节录*画线为本篇尽量表现重点。

偏执型人格又叫妄想型人格。其行为特点常常表现为:极度的感觉过敏;爱嫉妒,妒火中烧。

偏执型人格指病态的自我援引性优势观念或妄想,常见的是关于常见的妄想是被害、嫉妒、诉讼、钟情 (爱)、夸大、疑病等形式。

指长时间地固执的坚持自己偏颇性的看法,因他人没有遵从自己的看法而对他人充满敌意的心理状态。



2.偏執症


两人关系确定没多久,没几个月第七赛季就开始了。

都是两队的队长,两人基本上除却刚开始的几个月,喻文州会定期找时间来H市找叶修外,赛季开始后基本上两个人就没有多少时间相处,更别说都是敌对战队,有时候还得避嫌。


但这不代表两人没有半点进展。叶修不得不承认网上被称作喻文苏的喻文州也真够苏,且不说确定关系的当天,那人就默默送了台手机给叶修,还美其名曰知道前辈嫌麻烦,不会透露叶修有手机的事情,又说电话里已经设定好喻文州的电话,还有快捷键按一。处理的妥妥当当外,这人从几天一通电话开始,既不会让叶修有压力,更不会让叶修忘记对方这个“见习男友”的存在。喻文州是一个很能打动人的人,他贴心又温柔,打来的电话也不会黏黏稠稠,只会温和的关心几句话,就转到叶修有兴趣的话题,聊聊荣耀和战术,不久,几分钟的事情,然后再柔声提醒少抽烟早点睡外,语末再补上一句「我喜欢你。」

同时喻文州的观察力也惊人,哪怕叶修不曾说出口,他便好似有感对方不喜自己喊叶秋二字,每每便喊前辈,语调温柔带着外露的爱意,声音动听地让叶修听了都不禁红了耳朵。

叶修便被喻文州点滴的动作与关心给渐渐融化了──在不经意间,他们的通话时间从短短的两三分钟渐渐变到十来分、从几天一通变成每天一通。发现自己被打动的叶修也渐渐软化不在坚持当初的看法,对喻文州也缓和了很多,而或许他们总是在房间内煲电话粥,自然也就没有人提醒叶修,当他和喻文州通电话时面上有多柔和。


叶修想,他或许已经被打动,但现下却多了个问题──他到底该不该告诉喻文州他的真名。

喻文州偶尔仍会冒出一两句叶秋,叶修开始时不会注意,但随着时间一长,他也察觉到喻文州在称呼他时的谨慎,以及不被允许称呼的委屈。

以现在两人的关系,这事是一定要说的,但说了,又要解释很多──而老实说,叶修也不知道他和喻文州未来会如何,若是交恶了……叶修既为难又羞赧,毕竟拿着自家弟弟的身分证离家出走也不是甚么值得提的事情。第一次谈恋爱的人难得尴尬,这尴尬着,就一直拖到赛季开始。

赛季开始后,两人的联系也少了──只剩电话,但繁忙的赛程令人心力交瘁,喻文州背负着蓝雨,他们渴望连冠,而叶修也苦恼于嘉世队伍的不和谐,他想改变却无力改变。

煲电话的时间也缩短了,毕竟现在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荣耀,就是冠军。初谈恋爱的难免跌跌撞撞,喻文州的感情虽深但此时为了对战队、对自己──甚至对叶修,他渴望胜利,荣获冠军,以及叶修的肯定。叶修对这份关系的感情自然浅的多,但嘉世的氛围让他无力花更多心力去维持这份关系。


「你们的比赛不对劲,嘉世到底……虽然之前就注意到了,但无论如何,都希望前辈你能多依赖我一点。」

「行了,别担心我,倒是你们,最近状况还行?」

温柔的嗓音从手机音响传出,不可忽落得担心在对画中崭露无遗,叶修听着电话那头自个儿对象的关心,心底也暖了起来。他轻咳了声,脸上有些烧,不知不觉竟对喻州的声音少了抵抗力。做在房间内,看着屏幕上荣耀二字的反光,原本烦躁的情绪已随着那人的关心平复。他想到了蓝雨的近况──从前未在一起时,作为可敬的对手,叶修一向挺关心几个老对手的状况。但在这次赛季,蓝雨表现不差,却冲得有些太快,反倒是微草稳扎稳打,竟默默出了头。

作为有对象的人,叶修也不是不懂得关心爱人,他忍不住问了句,虽然是关心但仍带着一往的风格,显得嘲讽。

不过喻文州习以为常,也不在意。想到近来的赛况,不免也沉默一会。

「前辈在关心我,我很开心。」话筒那头又传来轻笑,男人磁性的声音令人沉迷。

叶修愣了下,摸了下莫名烧的耳/垂,低喃声:「别笑了,文州你真是喻文苏啊……哥都快不行了。」

「前辈喜欢吗?」

「啧,不喜欢早挂了。」

「呵呵。」

又聊了会,叶修看了时间,便和喻文州提了声挂了电话。看着发热的手机,叶修不免想到几乎每次都是对方等自己先挂,他摸了摸下巴,总觉得该多关心点对方。

他不会处对象,但不代表他不懂得关心人……只是,还不习惯罢了。




第七赛季,赛季最佳搭档──叶秋,苏沐橙 (嘉世)。


走廊上,苏沐橙刚结束一个商业广告Case,便同场的另一个模特叫住。她回头,是蓝雨的喻文州。这次的委托,赞助商要求荣耀联盟找了各战队的职业选手代言他们的产品。嘉世来的是苏沐橙,这次叶修同样拒绝商业活动已经再度惹恼了嘉世高层,陶轩对于“叶秋”的不配合,不满已经到了极限,似乎已经无法再容忍这个毫无商业价值的职业选手,哪怕他曾是带领嘉世三连冠的斗神。

苏沐橙已经隐约听到了风声,嘉世似乎已经和越云协商,准备将最佳新人──孙翔挖进嘉世。

对于这个迹象,苏沐橙无能为力──哪怕她在不愤,但叶修也总是会拍拍她的肩,让她别在乎。她知道叶修有多在乎嘉世,叶修已经有好一段时间在结束训练后窝在房间,她胆心,却不敢打扰。她只希望让叶修自个儿待着有助对方平复情绪,而显而易见,打第六赛季后,叶修的心情似乎好转了很多,比第六赛季初时好了些。这让苏沐橙有些安慰──对于自己的忍耐──她知道叶修在她面前总会逞强,因为对方早已习惯在自己面前坚强,哪怕她愿意为对方分担,叶修也只会笑着让她不担心。


「苏沐橙──沐橙?」

「抱歉,喻队,我走神了。」她对喻文州笑了笑,对于这个和叶修关系很好的人她观感不错,「喻队找我有事?」


「不好意思打扰了,这次……恭喜嘉世又得了最佳搭档,你和前辈默契真不错。」喻文州脸上挂着温和的微笑,但苏沐橙隐约觉得对方的眼神有点冷。

「谢谢。」苏沐橙也不知道对方想表达甚么,毕竟这次嘉世排名倒数第二已经让许多人不满,但考虑到喻文州和叶修的关系,苏沐橙想或许对方只是想关心一下──毕竟对方不是第一个人来问她了。

──谁让叶修没有手机呢!

苏沐橙安静地看着对方,为了˙对方可能对于叶修的关心谁神情多了分热络。


「只是想请教一下……你和叶秋的关系?」

──到底是甚么关系,非常在意呢。已经……连续四届的最佳搭档。

明明不该问的,但只要想到叶修队苏沐橙露出非常温柔的笑容,喻文州就无法忍耐,忍耐自己不去忌妒眼前联盟的“女神”。


苏沐橙一愣,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并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意外的问题。

她和叶修的关系在联盟一向扑朔迷离,陶轩其实一开始也打算拿他们两个作文章,但叶修不同意,他不可能让苏沐橙背上绯闻,因为女孩是他疼了已久的妹妹,而陶轩的打算也让叶修和对方吵了一场,和嘉世的关系也更加劣化。

喻文州看着对方意外的表情,紧绷的神经几乎断裂,内心已藏许久的不安几乎要爆发--叶修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和喻文州的关系,哪怕是关系很好的苏沐橙亦然。

喻文州虽然也没告诉他人,但这是因为他尊重叶修,他知道叶修不想让人知道,也不该让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但毫无疑问这加剧他的不安,哪怕他的理智知道这样的安排极其合理。

他多想让人知道,他和叶修的关系……他们,是情侣。

内心叫嚣的不满,但他的表情仍是平和的,他用着平静的目光看向对方,纠结而扭曲的忌妒充满了身体,明明知道叶修和他在一起,当然不可能和苏沐橙有友情亲情以外的关系。

但他还是……万分的忌妒。

「因为和前辈的关系,稍微有点在意……请你告诉我。」

他低下眼,长长的睫毛掩去了眼中散发出来的恶意。他告诉自己不要在意,但却忍不住恶劣的用这样的话语去挑拨对方和叶修的关系。

──叶秋是他一个人的。

「你和他的关系?」苏沐橙蹙起秀气的眉,对于喻文州的话有些不喜,她总觉得这种说词有些古怪,似乎是故意的。

「前辈没告诉你吗?那很抱歉,不能够告诉你。」

很显然了,苏沐橙想,喻文州的恶意……女性的第六感敏锐的感觉到从那一头传来的负面情绪。这样摆显的话,让苏沐橙几乎要笑了出来。

「……虽然不知道叶秋到底和你还有甚么关系,关于这点我会去问他。倒是你,为什么不亲自问他呢?」忍不住学叶修刺了对方一句。但苏沐橙打从心里觉得,喻文州不正常。

显然,对话无法继续。

「我明白了,谢谢……再见。」

喻文州白着脸──脸上仍挂着温和的微笑──朝苏沐橙点了点头示意话题的中止。

苏沐橙低吟一会,只觉得对方怎么看笑得就怎么假,但考虑到对方和叶修可能的关系,最终还是补了一句话:「我和叶秋是因为我哥哥认识的,他们认识的早,我可以说是他们一起养大的。」

不知是善意或是恶意,但苏沐橙出于本能还是忍不住说了,基于有种叶修会被抢走的预感。

「你哥哥?」

「苏沐秋。」



他对那个人了解的太少。

这让他不安,甚至无视职业选手最宝贵的手,忍不住发神经似地咬起指甲。



TBC。

 
评论(3)
热度(32)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