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全職/病友三十]偏執症 之二 (喻葉)

【全职】病友三十题

  1. 慎入!作者ALL叶修纯食!文不对题!手癌!小学生文笔!

  2. 喻大大OOC严重 (有二設?),被加了个 绅(hen) 士(tai) 属性 + 偏执症(….)

  3. 作者已放棄治療(๑•́ ₃ •̀๑)


偏执症 (网络数据) 节录*画线为本篇尽量表现重点。

偏执型人格又叫妄想型人格。其行为特点常常表现为:极度的感觉过敏;爱嫉妒,妒火中烧。

偏执型人格指病态的自我援引性优势观念或妄想,常见的是关于常见的妄想是被害、嫉妒、诉讼、钟情 (爱)、夸大、疑病等形式。

指长时间地固执的坚持自己偏颇性的看法,因他人没有遵从自己的看法而对他人充满敌意的心理状态。



2.偏執症




  叶修一脸懵逼得看着穿着白衬衫蓝色条纹背心和搭了件牛仔裤看起来非常帅气的喻文州,他完全想当作没看到对方──和对方手上见鬼的玫瑰花。

  「卧槽!」

  气急败坏地将人从俱乐部后门拉近自己的房间。

  「你想上娱乐新闻也别带我玩啊文州大大。」把人丢进房里就不管的叶修骂了几句,就靠着他房间的窗拿出烟平复情绪。

  「打哪来就回哪去,别打扰我,我想静静。」

 

  「叶秋,我只是想见你而已。」喻文州平静地看着对面炸毛似的男人,哪怕叶修的装扮在邋遢,在他眼里就像乱了毛似的猫儿非常可爱。情人眼里出西施,喻文州眼里透出宠溺,嘴角也上扬不少。

 

  ──他是在担心我。

  光是这么想着,就像是被喂了颗糖,十分甜蜜,而他胸腔快速跳动着心脏就像失了节奏般,血液快速流过身体内的血管,从胸腔到四肢­──彷佛泡过温泉般,非常温暖。

 

  「……你想见我,是打甚么主意我明白,但文州,很抱歉我对你真没甚么想法。」

  老实说叶修几乎要忘了这件事情,虽然那个当下非常震惊,但自那天离开后他就没再见过喻文州了,只注意到对方在比赛上越发稳妥,和黄少天的搭配也十分出色。他注意到了对方更加明确的战略风格,但只在内心叹了声心脏也就没其他念头。

  他是真快忘了喻文州告白的事儿──直到对方穿着这般风骚还捧了玫瑰花来找他。

  心塞。

  但他不是拖拉的人,这种感情的事情不能拖,快刀乱斩才是个理,叶修也学不会委婉──他没经验──便也不看喻文州骤然变色的脸,将目光放到窗外的车水马龙上。

  「叶秋。」

          「花你带走吧,我一个糙汉子送甚么花呢!」吸了几口烟缓缓吐出,看着整个房间烟雾弥漫着样子,他干脆开了窗,让外头的声音传入,也好掩盖喻文州的话。

          喻文州沸腾的血液也冷了──像是被丢在冰天雪地般,冻的他直发抖,他其实也不是不知道叶修的意思,只是不想承认罢了。

          但是,他冷笑了,面上再不复一往的温和,叶秋既然之前应了他给了他这样的承诺,他便不会也绝不容许自己放弃,对方既然给了他模棱两可的机会,就别怪他初一做十五,把这事给成了。

          「前辈既然说出口了,我便当这事已经确定了。」

          「你们都说我第一心脏,文州,你不会不懂我的意思。哥也不是不会反悔的。」叶修没看喻文州,自然也不会看到对方脸上的事在必得。他手撑得窗沿,看着外头人来人往,微风吹过发梢,却带不走在他心头缭绕的烦闷。

 

          「我喜欢你。」

          身后传来脚步声,叶修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人从后头抱住,湿热的告白随着贴在他耳后的嘴唇一开一合的传入他耳朵,柔软唇瓣上的热度也一点一滴地染上他的肌肤。

          他不敢动,因为喻文州的手已经搭上他的腰。

          「不管前辈拒绝几次,我都不会放弃。」

          喻文州低沉的声音沙哑中带着哀伤,好似早晨的薄雾,看得清却摸不着,但叶修无法忽略对方话里的决然──他是不会放弃的──叶修突然明了。

          但他看不见得事,喻文州冷下的面容上,像火焰一般炽热的眼眸内燃烧的疯狂决然。

          「但我对你没感觉是真的──文州,你不能当作不知道。」叶修抿紧嘴唇,少见的无奈,「我说,你好好一个小年轻干嘛就吊死在我身上呢。」他忍不住调笑几句想缓和气氛。「你别怪我拒绝,但感情的事情真不能当赌注的。」

          叶修有些后悔当初和喻文州的约定,但其实想了想,再重来一次,为了不影响喻文州的状态,他还是会先暂时给予对方同样的话。

          他向来不会让私事影响自己太多--尤其有关荣耀,有关他的信仰,叶修还是会先安了对 方的心,更何况蓝雨这一季表现的绝对出彩。

          若在几年前,嘉世……叶修在心里摇了摇头不去想。

          「我喜欢你。」

喻文州的声音非常好听,而现下压低了嗓音又说了和先前同样的告白,让叶修听了也不免红了耳朵。但叶修还没说话,就感觉到身后的人将额头抵在自己的肩膀上,而自己的腰上也对方的双手环绕圈紧。

          「我是真的相信前辈和我的约定。」喻文州说着,二十一岁正是最骄傲执着的年纪,却在心上人面前示弱。

          叶修不免僵住,他其实也仅大上对方三岁左右,这活了二十几年没谈过恋爱,IQEQ再高也没经验处理感情的问题。他张开口想说甚么,却觉得肩上一阵湿热。

          整个了快吓傻了的叶修当然不可能看到他身后的男人毫无悲意的双眸──那里面只有偏执的爱意和绝对的疯魔。

 

        「我后悔了……当初不该说要答应你的。」叶修轻声开口,「就该说考虑考虑,这样既不会影响你,也给哥留了后路。」他轻笑自嘲起来,将手掌放在肩上那颗脑袋上揉了揉。

        「行啦,这样象样吗喻文州大大,你的粉丝知道了会扒我的皮。」叶修转过身,把人从他身上拉起,看着喻文州泛红的眼眶,心下直叹息──「现在,你也清楚我的意思,却还是不放弃?」

        「我从来不是轻言放弃的人。」喻文州笑了,看向叶修的眼里带着柔软的情绪,温和的笑容中带着不变的执着和对人的宠溺。

        「那怕我现在对你没爱情的那种感情?」

        叶修的后悔不是没道理,只是他没想到对方那样认真,而当初的自己也是吓傻没仔细想好就给了个不靠谱的约定。

        「哪怕你现在没有,但我会让你有的。」喻文州摸了摸叶修的脸,虚胖的脸上现在也因他的话而染上点嫣红。

        他满意地笑了,以温和的面貌和示弱的姿态。

 

        「……我说不过你,先谈谈几个月?」

        难为情的情绪攀上了叶修此刻的心情,他推开了身前的喻文州,走到书桌边烟捻熄在造型古怪的烟灰缸里。

 

        「你答应了!」

        「──我先说好,若是之后哥还是对你没想法,这事就不成。」

 

        叶修猛然被人抱住,他傻愣地看着喻文州狂喜的表情,竟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喻文州的表情一向温和有礼,哪怕蓝雨夺冠所表现出来的喜悦也和此刻差不了太多──更别说,叶修也只是第二看对方如此外露的情感。

 

        「不会只有几个月的,」抱了好些时刻,喻文州按着叶修的肩膀,小心翼翼地在对方额头上留下一柔软的亲吻,带着他隐忍的爱意与快乐。

        「我和前辈你,不会只有几个月的。」

        他又重复的这句话,带着绝对的肯定。

 

        被亲吻的叶修也说不出其他话,也只能干干的回了句:「呵呵。」

 

 

        老实说,以叶修对喻文州认识数年来的了解,从对方的个性上来看,他根本想不到对方会那么冲动地朝自己丢掷直球──像是没有考虑太多,把人拦下就告白。

        他以为像喻文州这样谨慎且心细如发的一个人,必定会将所有可能性都思考好,把退路完全封锁后再出手,做到一击必杀。哪怕失败,对方也该会后退一步,在徐徐谋略。但感情这事本来就说不准,想他根本没想过对方会喜欢他,也就没想过会看到这样直白而热情的喻文州。

        叶修当然也不可能毫无知觉──他其实是知道的,在他们的对话中,喻文州以退为进的伎俩,用示弱的姿态让他心软,但毫无疑问,喻文州成功了。叶修这个人,游戏上嘲讽脸T了点,现实上却是个踏实心软的好人,他总是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哪怕说话过于真实而显得难听,但却是个真正温柔的男人,只是鲜少人发现罢了。

        喻文州为什么喜欢叶修,叶修自然不会太过自恋的认为自己技术风骚或长得帅而吸引对方──当然,或许技术是个吸引人崇拜的点,但叶修也真不认为这样得来的喜欢会多稳固。喻文州为何喜欢叶修,这事在叶修那是个谜,也就只有当事人知道。

        考虑到这段关系的不稳定,叶修把喻文州哄走后也没和苏沐橙提,在他的想法里,等喻文州和他相处后,大概会幻灭便分了。对于这段关系,叶修说是重视也不重视,他尊重喻文州对他的感情,愿意和对方处处看,却真心不觉得这段关系会多持久。

        叶修理了理对于两人关系的思绪,打了个呵欠,随手找了个花瓶把新上任的情人给的玫瑰花插好,摆在自己房间内。

 

        玫瑰花淡雅的香气,随着窗外出吹进的微风,渐渐在房内散开。

 

 

    *

 

        喻文州喜欢“叶秋”,这事也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还记得当初那个被魏琛拖进蓝雨训练营的人,耸拉着眼皮,看起来像是懒洋洋在阳光下晒太阳的猫。等那人靠近他,用着意外清脆的少年音和他说话:「来一局吧,少年!」

        当时候的他因为手速的缘故,在训练营里待的艰难──哪怕他没有意识奥,但那些时日累积的负面情绪其实已经在自己的内心堆积如山,似乎只要在一根稻草,就可以把他整个人压倒。但喻文州却也真正是聪明的人,他喜爱荣耀这款游戏,看着在屏幕上战斗法师一叶之秋利落的一击与最后华丽的龙抬头,他心生向往,对于者款游戏更充满了热情。哪怕他的人表现的在温和,但提到荣耀,他的眼睛也和他人并无不同──都是闪闪发光的。

        凭着高EQ,他在训练营的人既如鱼得水,但偏偏却有一个致命的硬伤,手速APM只堪堪达到职业选手入门的200。在蓝雨训练营,起初他几乎是被放养的──哪怕他观察力再好、大局观多顶尖,但实力不够,也无法让人听从,更别论当指挥。

        但“叶秋”出现了,出现在他的面前,用着还没被香烟伤害成烟嗓的少年音告诉他──「来一局。」,那是令他内心彭湃的一场指导赛,他第一次意识到斗神叶秋令人心生战栗的计谋与观察力,理所当然,向往憧憬之,进而在那人慵懒的肯定中,心生爱慕。

        那是沙漠中的一场雨,那是饥渴许久的一滴水。

        他内心所有的阴暗情绪全部化为对那人的执着,但他隐藏的很好,正如过去没人发现他累积负面情绪一般。

        他在笔记本做画,将那个人的一眸一笑、一举一动仔细地描绘下来,每次纪录笔记时,都会翻到那一面凝视着,直到内心平静,然后再度投入在自己纪录中。

 

        他憧憬叶秋,但却不知道那样个喜欢随着时日的累积而逐渐变质──变成爱情。

        ……而他内心扭曲的、他人无解的执着,也成了疯魔未解的偏执。

 

        没人发现,他自己也是。



TBC。


那麼問題來了,

這文會有肉嗎?




作者也不知道。

 
评论(3)
热度(27)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