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全職/病友三十題-葉受相關】30.性慾障礙 之五 (all葉)

有點暴躁 _(:3」z)_

這是我第一次寫ALL文,之前就算是ALL背景也是專攻一個cp,第一次在一篇文寫那麼多人總覺得寫得好焦躁喔orz,總覺得人物個性抓的不太好,劇情太拖,我當初真的只是想寫段子啊TAT

先這樣吧,等真的寫完找時間再來修文(⌯˃̶̥̆д˂̶̥̥̥̆ ू) 


文筆不好,但還是感謝願意花時間看這篇文的人: D

照慣例 @伊风乱枫—是坑深不是坑神 太太♥

Warning:短小/OOC/手癌

-老魏上線。
-說好的段子呢?當初開坑是要寫段子的結果變成短篇是哪招#
-魏葉還沒擼完,擼完葉神就要跑,我要加快速度了233333
-OOC很嚴重,我在打啥#。


*

叶修不记得那天是怎么和韩文清道别,只记得那人目送他离开的背影,烧灼在后背上的温度简直让他暴躁。

 

大漠孤烟,一如既往。

霸图的拳法家看着宿敌十年的对手离去,在对方身上投掷的目光如他的拳头一样,直接而专注·

 

叶修是在这样的视线下扭着身子离开的。他的两腿间被那人蹭的发青,没破皮已经是万幸,只觉得大腿内侧肌肤烧得火辣辣的,让叶修直想到男人插进他腿间的火热是如何在他大腿内侧磨蹭。

自己前方的欲望被那坚挺的勃起蹭到了,辣辣疼疼的,但就是没反应──叶修虽说不在乎,但还是心里还是挺难受。

难受的让他想把人抓去竞技场上PK一百万变,最好用君莫笑把大漠孤烟打趴。

 

没有男人能坦然面对自己性无能的事实。

叶修亦然。

 

回到兴欣下榻的地方,被包荣兴抓住抱着转圈──「老大老大我们是冠军──!」身上再难受,但面对自己一手带起来的后辈,叶修只能笑着喊的包子将他放下,鼓励几句话的同时顺便点了下可以改进的地方。

但这些话也只是稍微提起,毕竟他的队伍还在欢乐的庆祝气氛,叶修得了第四次冠军也高兴,他不打算打断这样欢快的氛围。其余要建议的之后检讨会时会更进一步讨论,叶修只是笑着摸摸包子的头,看着队伍最高的大男孩乖巧的蹲下来任他这个老大摸头。

像个金毛似,叶修拿包子一点办法也没有。

 

接着被人抓进了饭店里的会议室,苏沐橙凑了过来,叶修笑着抱了抱自家妹子,谁让昨天刚下场没多久,领了奖杯就被韩文清逮住。他甚至没有太多时间和对方相处,如果可以的话,叶修是想和苏沐橙聊聊的。

 

聊聊荣耀,聊聊队伍,谈谈之后的打算,

也谈谈他们的心里的那个人。

 

「妳做的很好。」

他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发,像过去一样,而如今他代替的不只是自己,还有沐秋。

「他会以妳为荣,沐雨橙风……很好。」

 

苏沐橙听了看起来要哭,叶修慌了还来不及把人安慰,就被陈果推到一边。

「去去去,回来就把人惹哭。」

叶修只好笑着走到一边。

 

再一旁的几个人看了大笑。

 

「笑甚么,不是说去吃饭庆祝──哥要饿死了。」

「老大饿了,小弟快去定餐厅──」

「行了,包子别嚷了,餐厅已经订好。」陈果连忙阻止正蹦跳的包子。

看着那些小年轻终于停消,兴欣的老板娘才有时间回过头问正坐在一旁无精打采撑着头看他们,和魏琛有一下没一下搭话的叶修。

 

「老叶,没抽烟?」

「被老韩送人了。」

「哈哈报应──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报应不爽,你就认命吧!」

「啧,把你兜里的烟拿来。」

「我去!」

 

「叶修──还有魏琛,不许抽烟!」

手插着腰的大老板发话,兴欣的荣耀老手也只能恹恹地把烟放下。

陈果念叨完队里的两个烟鬼,便把目光放在一脸生不可恋的队长身上。

「今天要庆祝,你有要请谁吗?」

「今天啊……先自己庆祝吧,改天儿在约其他人?怕是突然约不太好。」

叶修拿出打火机开开关关,看着不时冒出的火光,随口回了陈果一句。

「行!」陈大老板大手一挥,就将跟其他战队一起吃饭的时间订在三天后。

 

几人在会议室说说笑笑,待时间差不多就一齐出发前往餐厅。

老实说他们忍到现在才庆祝也很难得,要不是昨天最大功臣叶修突然消失,这庆功宴也不会挪到今天。苏沐橙收到韩文清的私信时,他们队已经找叶修找到快抓狂,但听韩文清说叶修手疼要休息,只好把出去寻人的队友叫回来,回饭店休整。

 

而今天叶修回来了,也已经过了中午,队里几个后辈从一早就焦躁不已--他们的队长从领完奖杯说去放个水人就不见,直到韩文清把人送回来,那凶悍的汉子还被队里不怕死的包子甩了几个眼刀,几人才亲亲热热推着他们爱戴的队长回去。

 

从下午到晚上,整个兴欣都喝得快疯魔,餐厅隔间地上是大大小小的啤酒罐──连不会喝的几个小的都被灌了酒,更别说是叶修本人。

 

「我不──嗝……」

「今天我开心,你们都要喝!」

「是是是…老板娘说的都对。」

 

每个人脸上都布满了红晕,女孩捧着杯子红着脸傻笑看几个大男人喝多人发酒疯,叶修被灌醉了,直趴在餐厅包厢内附的新娘休息室里躺尸。

 

「庆──祝兴欣──夺冠!」

「辛、辛苦大家……」

「开开开心!」

 

……

 

「……谢谢。」

──谢谢你们,一路相伴。

 

*

 

事后这一整队是怎么被送回家的其实叶修也不大记得。但陈果要庆祝也还是会顾虑职业选手的酒量,叫来的啤酒酒精浓度都不高,甚至为了照顾女孩子的口味,多半还是叫水果口味的啤酒。

从昏沉中醒来,看着饭店房间天花板的叶修想大约过是管场子的包子把人送回来,那大男孩不但会喝,整个过程又笑又闹的老大老大喊他,吵的叶修哭笑不得。

 

房间是双人房,和上林苑一样,他和老魏住一块。

 

叶修从床上爬起来,就看到床头的醒酒药,晃了晃头疼欲裂的脑子,就开了药包,伴着一旁倒好水的水杯吃药。才刚站起,就觉得膀胱胀得厉害,歪歪扭扭的走进房间厕所放水。

 

开了裤躺,撒泡尿,侧头嗅了嗅满是酒味的衣服,干脆脱了衣服直接洗澡。

热水稀里哗啦的淋了整身,比体温稍高的水浸湿叶修的头发,也让他从宿醉中醒来。他撑在浴室墙壁,突然想起当初接是夺冠的时候,那时才十八九岁,也是被一旁比他大的队友灌酒,最后还是被吴雪峰抱回宿舍,嘉世小队长的褓姆不愧他的称号,把人脱衣洗了干净才塞进棉被里,他还记得他醒来时不像现在一样头疼,听他的副队长说,是半梦半醒间被哄着喝完一碗醒酒汤。

 

人傻天真。

年轻的时候就是太甜,别人怎么说就怎么信。

现在想来,那时嘴唇红肿约莫是因为某人假借喂药的名义,把药水渡给他呵。

 

转身靠墙,看着浴室里翻腾的水气,叶修想到了吴雪峰,也只是弯起嘴角,笑了笑。

都过去了,有些事情也不用说的太明白。只是想到了韩文清,和他的眼神,叶修心里就难受。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安静的欲/望,抿抿嘴唇不知在想甚么,最后直接抹了沐浴精洗战斗澡,只是当他的手来到下/体时,迟疑会儿,轻轻用纤长的手指握住肉/柱,掌心贴着肉/棒。

 

他想了很多人,最后想到和苏沐秋挤在床上的夜晚,想到他挤进吴雪峰被窝里的夏夜。

他或许曾经喜欢他们,但很多都过去了,谁也没办法挽回谁。

 

掌心滑动,身子被热水暖了,但叶修却仍觉得冷。

他感觉不到欲望,哪怕他感觉神经没问题,掌心碰触的地方仍然是柔软无力的。

他没硬,甚至连和韩文清互摸时那点虚伪的心理上快感也没有。

 

最后他叹气,放弃在浴室里自/慰,将头发也洗了,披了件大毛巾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回床。

 

他看到另一床的魏琛正瞪大眼看他。

「老魏,看哥做甚么?」

他懒洋洋的坐在床边擦头发,饭店的毛巾再大也不可能把成年男子的身躯遮住,叶修此刻可以说得上近乎全裸。

「我操!老叶你还有没有脸,在老夫面前衣不蔽体是想勾引谁?」

「勾引你呗,猥亵的魏琛大大~」

满脸胡渣的男人惊跳了起来,他瞪大眼看着毫无下节操可言的室友,只能手抓着床被遮在自己下面,对着半点衣料都没穿的人喷口水。

「──你认真?世风日下啊,老叶……等等,你身上那是甚么?」

他一脸黯沉的看着叶修,手指着叶修身上的印子,苍白的肌肤上,青色红色的痕迹非常明显。

叶修没注意魏琛的表情,只是低头看了身上韩文清留下的痕迹,诡异的沉默了。

「……虫咬的?」

「靠靠靠你骗谁也不可能瞒的了老夫──是谁……?」

叶修这才将目光转到魏琛身上,他看到那人莫名胀红的脸,时常笑得猥亵的面上此刻莫名的阴沉,红的发黑。他将目光转到魏琛腿上,方才那人太激动,原本压住遮掩的地方此刻全露出来,那人睡裤上早已鼓了一小包。

 

「听不懂你在说甚么,」叶修目光游移不去看人,「倒是老魏,你还真有闲情逸致,满身酒味连澡都不洗就急得打手枪?」

「……我呸,你以为我像你,老夫可是先洗好澡才上床。」看叶修不想说,魏琛也没逼他,看叶修的神情坦然,而照他消失一天是韩文清待一块,是谁的杰作也很明显了。

「老夫身强体壮,哪像你白斩鸡战五渣,我说老叶,和你住一起几乎没看你解决,该不会是早/泄男!还性/冷感?」

魏琛很快的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他的年纪比叶修大,自然看得更多。注意到对方不太自然的表情,心里喀登下,转了念头就拉开棉被,面上故做夸张的猥亵笑容。

「嘿,叶不羞你该不会不知道怎么做,怎么要不要老夫指导你?」

魏琛面上嘲笑的厉害,嘴里说着那些调侃的句子,但他心里紧张得很,握着棉被的手心都忍不住流起手汗。

 

「我去!老魏你的下限呢?」

「你不知道?我们队长连个脸都没有,下限是甚么,能吃吗?」

「滚吧你!」

叶修看着魏琛故做惊讶的样子,夸张的表情让他忍不住笑了,心里闪过些念头,干脆拉起自己的毛巾微微遮着身子就坐到魏琛的床边。

「老魏打个商量,」他看着魏琛,脸上挂着嘲讽的笑,但仔细看耳尖却有些红。「……帮个忙?」

「怎?」这人一看到叶修靠近,视线都不知道该放在叶修的脸上还是身体上。

「唉唉唉你别问了。」叶修干脆拉过魏琛的被子钻了进去,「靠,空调凉借我盖一下。」

「老叶,你到底怎么了?」

魏琛看着窝在他被子里的叶修,话都快要讲不好了,这男人年纪也只他小几岁,下巴也还留着点胡渣,但偏偏这样虚胖了脸窝在柔软的棉被中竟看来小上几岁,更别说那人微微垂下的睫毛遮起的阴影,让人又看起来脆弱几分。

魏琛想到自己刚才提的话,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甚么。

 

「……帮我撸。」

「蛤?」

「我甚么都没说。」

「老夫耳朵好得很!叶修你刚才说──」

魏琛呸了声迅速回了嘴,只想叫被窝里幼稚的男人滚回自己床上,但等他真回过神了解到叶修的话,竟然一时有些迟疑。

「你刚才……叫我帮你?!」

「男人嘛,互撸不是挺正常的?」

叶修头从被子冒出来,微湿的发黏在脸上,魏琛看了忍不住皱眉。

「行!」他故作豪气地回答,「但你先去吹头发,头发湿成这样还往老夫床上钻是做何居心?」

 

「呵呵。」

「滚滚滚!」



TBC。

 
评论(18)
热度(68)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