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全職/病友三十題-葉受相關】30.性慾障礙 之三 (all葉)

 @伊风乱枫—撒糖之王说 



Warning:短小/OOC/手癌

-老韓出場,微帶傘修+吳葉。
-說好的段子呢?當初開坑是要寫段子的結館變成短篇是哪招#
-下一章繼續刷韓葉,但老韓要糟,誰叫葉修硬w不w起w來wwww
-老韓OOC很嚴重。


-寫這篇,我總覺得是在討論感情障礙...就當感情障礙衍生的性慾障礙算了(滾#
-想文藝的討論愛情這玩意。




30.性慾障礙 (all葉)   之三 










「喜欢我?」

叶修看着韩文清一脸凶恶的表情,直怀疑对方是在告白还是在讨债。

「我说,老韩你没吃错药?叫小张替你治疗一下。」


「叶修你别装傻。你懂我的意思。」


叶修看着他的老对手,认识十年,他还没看过对方这么认真到令人害怕到想交钱包的表情。

……果然还是来讨债的吧。


他背靠在墙上,想从口袋取出烟,但才刚经历高强度比赛的手根本没办法把烟顺利取出。他的手仍微微颤抖,将手指伸张几下后,叶修干脆放下无力的手只虚抓着烟包。


「……我真希望你是在开玩笑。」他的声音很轻,他贴着墙壁微微扬起下巴,露出精致纤细的颈部和凸起的喉结。

这两个战了十年的对手,一个张着眼睛看着空气放空,一个则盯着对方。

韩文清不喜欢浪费时间,更厌恶这样的沉默。但他知道叶修需要思考,而他不屑去逼迫──事实上他更庆幸此刻叶修的无声,比起这样安静的老对手,他更怕眼前人又对他笑着转移话题。


「你喜欢我甚么?」

叶修看起来有些烦躁,他这人看来似乎是个情爱绝缘体,旁人看他的生活,几乎都要以为他的生命里只有荣耀。

叶修自己也这么认为,除去那些过去旖旎暧昧的夜晚,他的满腔热血与精力全掷入在荣耀中──不夸张地说,他身边的朋友几乎像他这样,却很少有人像他一般固执,直撞山壁不回头的那股脾气。


「我不知道。」韩文清说,语气很淡也很暖,带着极浅笑意。

他走向叶修,尽量以不造成对方心里压力的速度,站在叶修手臂伸直能碰触对方的距离。


「但我在荣耀多久,就看着你多久。」

「当一个人看了另一个人十年,我想不出甚么理由不把这个人放在心上。」

韩文清伸手碰触叶修的脸颊,指尖触及到对方的肌肤的同时也察觉到叶修绷紧身体的僵硬。


「老韩……你说这话都不害羞吗?」

叶修笑着推开韩文清的手,面上微红,哪怕他想开嘲讽遮掩,也掩饰不了他难为情的心思。

「对你需要?」

韩文清靠得更近,他的手贴在叶修脸庞的墙壁上微微倾身。鼻尖嗅到是他十年宿敌身上沾染的烟草味,长年吸烟的习惯让叶修的衣服、身上都沾染了这样的味道,不算好闻,却变成叶修身上独有的气息。

韩文清看着叶修不安颤抖的睫羽,心里也软了几分。如果能够,他也不相逼迫这个人,但这人实在太滑溜,一不小心就让人跑了──就像之前『叶秋』退役一样。

如果不是君莫笑惹了风波,吸引各大战队注意,韩文清早打算一有空就去嘉世找人──叶秋跑了,但苏沐橙还在。


「和我一起。」

韩文清唇贴在叶修的嘴角,那个人没有闪躲,也或许是因为韩文清把人都罩住了躲不了──他安静的任韩文清亲吻。


「你别这样,」叶修推开了韩文清,,只感觉被对方亲吻过的地方烫得厉害,他抬头看着韩文清,嘴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我怕对你硬不出来。」


「叶修……!」

韩文清脸黑了。


叶修看着这人熟悉的表情,心里松口气,他并不习惯方才的韩文清,荣耀里一如既往的大漠孤烟……他没看过对自己那么温柔,大漠孤烟和君莫笑,又或者是从前的一叶之秋,从来是敌对的,用拳头招呼。


「……很好,这是你逼我的。」

韩文清再次笑了,这次不像前一次温柔,嘴角的冷笑看得叶修打起寒栗,只想转身就跑。

但他没成功,手被那人拉着,战五渣这时表现得淋漓尽致,网上再威武,现实中却是带着虚胖脸的弱鸡宅男,根本敌不过作息正常还时常健身的山东汉子。


「喂喂喂老韩──」

「闭嘴,跟我走。」


*


人被带上车去了饭店韩文清住宿的地点,整个过程叶修都心惊胆战的,但他懂着装,手被人牵着看起来无所谓似,只是想抽烟时忍不住动动手指被韩文清注意到,烟包被随手一扔送给了开车的司机大哥。


「老韩!那是我的烟──」

「从现在开始你不需要。」

韩文清黑着脸把人拉进饭店电梯,一路上他都是寒着脸,看着无论是出租车的司机或是饭店柜台都不敢大喘一口气,这样的表情一直到他将人带进了房间后才有所缓和。


叶修看着男人的表情逐渐柔软,站在房间里,眼角看到一旁的大床暗叫要糟,心里虽然忐忑不安,但看到他的老宿敌正朝手机打字的模样,心知今天大概逃不过,所幸认命退到了靠落地窗的单人沙发椅上坐下。


「我跟苏沐橙说了,你今天和我一起。」

「人性呢,今天哥才赢了冠军你还不放我回去庆祝。」

「你们老板娘说今天打比赛也累了,今天休息明天订餐厅正式庆祝。」


「啧。」叶修烦躁的抓着发,认命归认命,但老实说他现在一点都不想面对眼前这画风不对的男人。


「──很多人找你。」突兀的,韩文清看着叶修丢了这句话出来。

「张新杰也是,喻文州、黄少天、王杰希……这些人,」只懂得向前走的男人最终决定带着如他角色直拳一样的态度,向叶修盖起的心墙上闯。


「我不懂你为什么装傻。」他走向叶修,两手搭载沙发椅把上,他直直看着叶修的眼睛──既清澈又带着神秘的眼眸,不知道夺走多少人的心神,自此后眼里心里就只容得下这一个人的身影──「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最早谁……不说,吴雪峰?」韩文清的声音由轻变大声,他下意识不想去提第一个人的名字,因为那是叶修的伤痛,但讲到了后一个,他的声音中带出了怒火。

「别人不知道,但我是知道──他喜欢你。」……而你,对他也有好感。

最后一句韩文清没说,因为吴雪峰已经走了,像懦夫一样逃离,叶修对吴雪峰依赖而产生朦胧的感情,韩文清不打算点破。


「他疼你的样子可不像对一个队长。」


韩文清是忌妒的,即便他以为自己不屑──但就是那种阴暗而扭曲的想法,让这个一如既往的汉子耐不住已经忍了足足十年的心思点破这一切。


「……别说了。」


叶修懵了,他只觉得有些不能控制的事情要发生,但眼前的人却残忍的要他面对。


*


爱情是甚么,叶修真没想过。

但他还是知道的,爱情无非是由亲密、激情和承诺构成。

他曾经与苏沐秋有过亲密与激情,但还来不及点破与立下承诺,那人就走了,再也看不见。

和吴雪峰则少了激情,但那人曾经承诺要陪他走到最后,人却离开。


他好像懂了,却好像甚么也不懂。

那、……就干脆不去想。


就好。




TBC。

 
评论(13)
热度(120)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