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百粉點文-赤黑】貓戀人


 @温柔沉稳气质华 

寫好了,少少的希望不要介意QAQ

硬是用第二人稱,看我把這個糟糕梗寫得如此溫腥233333

抱歉沒有寫到項圈QAQ

然後OOC有點崩ORZ




點文要求:

裸w体w围w裙赤黑!/ 貓咪黑子



Warning!


R18 / OOC / 貓化黑子/ 第二人稱。




貓戀人 




「欢迎回来喵。」

一打开门,你看着你的爱猫跪在玄关的木质地板上,竖/起尖尖的耳朵偏头看你。


你忍不住微笑,为了你可爱的……



猫恋人。


 


*


 


「喵呜,想吃甚么呢?」

你坐在玄关拖鞋,你的猫晃了晃系着铃铛的尾巴,叮铃的清脆声很好听,你看着那条细细长长的白sè尾巴,忍不住抓到手里轻轻/揉/着。


「不要抓啊喵。」

他不满的用肉肉的手掌拍拍你,你轻笑着低头qīn/wěn他的额头。


 


「我回来了,哲也。」


 

 


*


 

你的猫穿着你为他mǎi的围裙,简单的黑sè基本款趁他雪白的肌肤格外的透/明,特意mǎiS号的大小,让围裙底部稍稍盖住他的tún/部,常常的绳子绕在他rǔ/白/sè的后背上打了个蝴蝶结,长长的绳子尾端贴在他窄翘的tún上,像是猫儿的第三/条和第四条尾巴。

 

他是一年/前才变成/人的,据说是为了报恩。

足不出户的猫儿不懂所谓的羞齿心,常常只披着你的衬衫在家里到处走动。当初你捡来的幼猫又小又脏,看不出雪白的máo皮,纤瘦无骨的样子很难看,但你却在雨中驻足,撑着伞,你看像他又圆又亮的一双蓝眼睛。



当下,你便决定把他捡回家。
而事实证明你的选择从未有错。


──他成了你的猫恋人。

独一无二。


 


「主──啊!又叫错了……征君要吃甚么呢?还没有说。」

他自动的跑到你怀里,你一手托起他的tún,他也xí惯地搂住你的颈子。你qīn了qīn他的脸颊,手上的触感好的让你忍不住瞇起眼睛,手指忍不住niē了niē他弹/性十足的屁/股。



「──吃你。」



*


 


 


「啊哈……」

你将他压在liú理台上,从后面直接进入他又窄又湿的肉/xué,他的小/xué紧紧/夹/着你的肉/棒,像个tān吃的小孩儿不对用小/嘴吃着你给的东西。


「…喵呜……慢、慢点啊征君──」

「──慢不下来啊哲也,你明明吃得很开心。」


他趴在liú理台上,脸枕着手背不断的哼吟,又细又长地呜咽声软的你欲/望膨/胀,你要着他软/软贴在头上的耳朵尖,手掌大力cuō/揉弹/性极jiā的tún,cāo个更猛更快。


 「好/紧,哲也的小/xué好/紧好热──」你说着让他无比害臊的话,他哭得更厉害,不断喵喵叫,你拉着他在你身不不断拍打的尾巴hán在嘴里,把máo尾尖tiǎn的湿/濡濡的。


「不要喵──」

他的呻/吟拔高,尾音破碎。


「不、……不要tiǎn……」

他浑身颤/抖,猫耳抖得厉害,你看他动/情的模样,心里无比欢喜。


──他是你的,你的猫。

从捡来那一刻,这猫儿就是你的,你疼爱他、宠爱他,而他也非常依赖你。

──你‧的‧猫


 


但有一天你的猫不见了。

你发疯似的寻找,只想把他知有着美丽蓝眼睛的猫找回来。

他那么乖,从来不出门,现在又被你养的那么可爱,猫máo蓬蓬的,又软又白,每一个见了他的人无一不赞叹他的美丽。

你对他骄傲极了,根本不会让人碰你的爱猫,连兽医生也只是勉强。

 


你那么疼他,他那么爱你,又怎么会离开?

直到你发现了躲在橱柜里不敢出去的少年。


 瘦小的,蓝发蓝眼,有一身雪白柔/软细/nèn的肌肤。

蓬松的头发上面,有一对尖尖的白sè耳朵。

长长的白sè尾巴不安地拍打着。


 


『主人……』他不安地看着你,与带哭腔。

哪怕他没甚么表情你也看得出他的委屈与害怕。


你将他抱出来,搂在怀里。


「……终于找到你了,」

「──哲也。」




只要一眼,你就看出来。

他是你的猫。


 


*


 


「为什么变成/人呢。」

「想……报恩。」

他xí惯性地tiǎn/了tiǎn你的嘴角。


你愣住。


「既然是这样……以后,叫我的名字吧。」

你mō了mō/他的头,看着他瞇着眼睛在你掌心磨蹭。


 


最后,他成为你的恋人。


 


 


*


 


 


你射在他身/体里。

将软成棉huā的猫儿抱到桌上,他迷迷糊糊地躺在餐桌上面,手挡住上头灯管的照射下的刺眼白光。你的目光热烈,扫过他的身躯。黑sè的围裙还未拖/下,但bǎng后头的蝴蝶结早被你像是chāi礼物般解/开,围全上翻露/出他又长又白的一双/tuǐ,你将他的tuǐ扳/开,如同囯王巡视你的王囯,看着他红nèn的分/身,与稀疏的白sè阴/máo,大/tuǐ内/侧则印着你昨夜留下的wěn痕,艳红的印子衬着他乃白的肤sè,格外绮丽。


围裙松松的挂着,露/出他胸口一对柔/nèn的红樱,小小的肉/粒镶在上面,像是正成熟的果子散发果香,xī引你前去品尝。


如你所愿,你低下/身叼/住那可口的nǎi/头,而他也乖/巧的挺/起上半身任你xī/shǔn 。


「嗯啊、哈…太用/力了喵……」

他带着哭音的抱怨,尖尖的耳朵又塌了下来,双眼迷蒙泛着水光,被你wěn的红肿的唇微微嘟起,哪怕在难受,他也不曾用尖长的爪子伤你半分。


你的猫是如此乖/巧。

你为此感到愉悦,qīn了qīn他的眼角。



「xī太用/力了,很疼的,征君……」他软/软的向你抱怨,「都说过多少次了,我是公的,没有nǎi/水喵。」他搂住你的脖子qīn/昵地咬了咬你的鼻尖。


「坏人,我等下要喝香cǎonǎi昔。」

香cǎonǎi昔,他最爱喝的饮料。


 


……你的情敌。


 


「呵。」

你冷笑。


 


「等下就喂你喝。」

你笑着让他浑身发冷,耳朵直直立着,尾巴zhà了开来,蓝sè的猫眼眼瞳竖/立。


你只是微笑着,将手指狠狠地擦/进他屁/股缝间的小/xué,狠狠着压向让他登天的地方──又转了个圈。


「喵啊──」

他尖/叫地攀着你背。

而你拉开他的双/tuǐ,挺/起下/身干了进去。

 


「……一定,喂你喝够。」

对着他柔/软的耳朵,你低声说道,带着è劣的笑意。


 


「这可是我为你做的,征十郎牌的nǎi昔喔,哲也。」

「──你专属的。」


 


 


 


「……喵呜、征君坏!」


 


 


你的猫恋人。

你深深进入他,将他锁在你的怀里。


 


 


 


──永远不会放开。


 


 


 


 


 


END。


 


 


sǐ也要带你离开。



 
评论(6)
热度(36)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