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百粉點文-赤黑】Call your name (上)

 @哲分不足跌斯 


先發個上表示一下我沒有只寫全職,點文我還是有乖乖寫的(๑´ㅂ`๑)

Warning : 

架空/OOC嚴重 /有一點all黑暗示在/我想很大但寫的很小(哭哭

死亡有/人物因死者而OOC有


我不知道我在寫誰了(哭


----


點文者:哲分不足跌斯

點文要求:
>>整理:以泽野弘之的歌(call your name)為主題,表現戰爭後,黑子死亡,赤司崩潰的狀況(?),赤司不是神人,是凡人會哭會笑,會崩潰--没有黑子,他沒有勇氣活下去。


梗的话,是泽野弘之的歌(call your name),月桑有空看一下歌词?听一下看看,就懂我想要的梗惹~~~大概是战争,虐,黑子死,他们失去家园,赤司并不是救世主,有点悲壮,因为爱人死了...如果嫌麻烦我可以下次再点哒(哭哭哭

完全可以!!其实准确说是战后,战争带几句背景回忆下就好,主要是虐,本来他们很安定的生活被毁灭啥的,曾经多美好啊现在爱人已经离去,赤司就没有力量活下去了啊啥的,但是结局由你来定~~~我没有说是HE还是BE噢www


-----


Call your name

 

 

 

「早安。」

一如过往,方清醒的男人转过身,对着一旁温声说道。

 

 

*

 

帝光历411年,联邦被帝国攻破,联邦已毁,国辍。

 

帝光已不在是帝光,而是属于另一个名字的国家。

但人们总还是要生活,汲汲营营于生活的大小事,为了生存、为了身边的家人、朋友或爱人。
这其实不难想象,战争过后,或有英雄,或枭雄,或胜利或战败──但无论是种结局,人总是要向前看。

 

一切为了生存。

 

但总有一些人无论在何种环境都可以过得很好,那或许是一些不择手段的商人,或资本家,当然,也有可能是政客。

 

──「我以为我们可以迎接胜利。」

──「但是现实却告诉我们,我们是落败者。」

 

*

 

 

在战后一片民不聊生中,一栋透天别墅默默伫立于郊外的林野之中,房外已坚硬的石头盖起围墙,顽固的抵挡着外头的喧嚣。

苍灰色的天空也照映着这萧瑟的场景。

 

两个男人站在围墙外,对着紧闭着大门安静的观望。

 

「第几天了?」

「40……还是50天,无法确定,他已经很久没有和我们联络了。」

「赤司…赤司他到底在想甚么?他怎么肯待在这里──黑子、小黑子他……」有着一头黄发的男人激动的向大门敲去,咚的一声巨响夹杂着铁链摩擦的声音,刺耳的让人难以忍受。

生锈的回音,与这片寂静的土地回荡着男人痛苦的质问。

「别说了,黄濑。」

另一位,是过去联邦赫赫有名的生物医药学家,名为绿间真太郎的男人推了推脸上的眼镜,冰凉地对身旁失控的黄濑说道,话语虽然制止对方,却没有安抚的意味。

 

「我不明白……他甚么时候这么懦弱了?」黄濑握紧拳头,冷静下来,过往,哪怕是再大的困境,这个男人总是带着让人摸不透的笑意面对一切,但现在他毕竟竭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去忍耐、克制自己不要咆哮。

过往,他总是亲切的称呼他心里认定的朋友,而现在他却不愿意再称呼躲在房子里的懦夫,他不想称呼对方小赤司。

──小黑子、小黑子……

 

 

「没人懂他在想甚么。」

绿间敲了敲大门,听着特殊的金属音色。

「手没事吧,听这个声音……是紫原做的。」绿间推了推眼镜,看着被绷带绑起的指尖。

「是小紫原……?也是,他只听赤司的话。」

冷静下来的黄濑冷着一张脸,他甩了甩手确定手指关节有无问题。

 

两人沉默的望着这块无人敢入的土地上,唯一的建筑物。

 

「走吧,在待在这也没意思。」

「……嗯。」

 

 

*

 

「该起床了。」

男人将做好的早餐放在盛盘上,白色的瓷盘上是煎得恰到好处的鸡蛋,中央的鲜橘色的蛋黄半熟,是在最美味的时间点取出。一旁放着两条培根,煎的酥脆,多余的油脂也被逼了出来,散发着阵阵香气。在主菜旁是鲜脆可口的色拉,淋着和风酱。

非常丰盛的早餐,但不能缺少的,是一杯刚打好的香蕉奶昔。

 

『早晨好,赤司君。』

 

「都告诉你多少次了,要叫我的名字。」

赤司看着自己的爱人,神情温柔,他的那双眼睛,金黄色的眼里载满了对爱人的情意。

 

 

他将早餐放在一旁,坐在床垫上,伸出手虚虚圈起恋人。

「今天还没跟你说,」他闭上眼睛,嘴角扬起古怪又美好的弧度。

 

「我爱你,我的……   。」

 

 

『我也爱你,征十郎君。』

 

 

*

 

 

「好久不见。」

 

绿间踏进一间甜点店,在这经济萧条的时日里开了这一间甜美风格的点心店坦白说非常奇怪,往来的人群匆匆走过,完全忽视了这一间在过去的时日里受到欢迎的甜点店。

 

一妇人带着女娃,哭喊着想要吃盛放在里头精美的糕点。妇人拉扯的自己的孩子,最后不耐烦的打了孩子。

「哭甚么,没钱──我们没有钱买蛋糕!」边说的,妇人忍不住蹲下人景景抱着孩子哭了起来。

她无法了解,无法了解本来要胜利的联邦会何会落败。

 

 

绿间站在门口看着一切,他的身边站着一名极高的男子,男人正捧着点心一口一口的往嘴里送。

「……我没想到,你会在这个时间点开这家店。」

 

「以前跟小黑说好的……说好了,要开。」紫原无精打采的瞧了瞧手上的点心,最后丢进嘴里。

他抓了抓紫色的头发,看着一旁的绿间问道:

「我说小绿,你找我做甚么,我可不知道小峰和那个…跳跳虎去哪了?」把点心吃干净的男人倒了倒手中的袋子,眼角看到过去伙伴不信任的目光。

 

「啊啊啊我真的不知道啊……」

紫原伸伸懒腰,高高的举起纸袋。

绿间仍看着高个儿的朋友,这人曾是帝光联邦中最强悍的军官之一。

具有无与伦比的天赋,是天生的军人。

他们,他们几个,都曾经被整个联邦称呼为──

 

『奇迹的世代』

 

 

「不知道?我看是不想说吧。」

 

绿间看着紫原装傻,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转身进了店里,紫发的店长顺手把一旁营业中的牌子转了面。

 

脱下点心师的帽子,将手上的纸袋随意丢到柜台,「……对了小绿,喝奶昔吗?」昔日里爱吃的巨人进了店面的开放式吧台中,弯下腰从冰箱掏出罐鲜奶与一盒冰淇淋。

 

绿间看着连答案都没有听到的朋友自顾自做起饮料。

他推了推眼镜直接坐在吧台外的高椅上。

 

 

「……好。」

 

果汁机加了几球冰淇淋和半罐牛奶,嘎兹嘎兹地打了起来,男人利落的在新鲜刮出的香草籽打开盖子将甜香四溢的香草籽丢了进去。

 

「真难得,你以前都不喝的,每一次说小黑喝的都是纯粹热量的垃圾饮料……」

「……现在想喝了。」

 

 

*

 

「青峰和火神去当革命军了,而你在这里营业是帮他们收集情报。」

「小绿在说笑吧……情报甚么的超级麻烦的,那是小黑的强项又不是我的。」

 

绿间低头喝了口奶昔,过于甜腻的味道沾染上他的味蕾,令他忍不住皱眉。

犹豫了一会,最后他还是决定放弃手中冰凉的饮品。

 

「黄濑已经混进帝国了。」

 

咬着自己做的、卖不出去的饼干,明明强悍到令人畏惧的巨人却像个孩子般叼咬着点心玩。

 

「小黄也真拚啊,不过他就那张脸能看了……」

紫原嘟嚷着,将饼干条放到奶昔中扮了扮,最后干脆一口气将香甜的奶昔连同饼干一起吃进肚子。

 

──已经没有人会喂他了。

他无聊的想着,最后一脸无聊的将剩下的饼干全部捏碎。

 

绿间看着紫原的行为不发一语,一直到到盘子上散满一小堆的饼干屑末,他才将目光转移到紫原脸上。

 

「紫原,你老实告诉我,赤司现在状况到底如何?」

 

「……」

 

 

 

「我不知道,小赤没跟我说,他也不让我进去。」

「我只是负责把外面围起来做好,很坚固喔,是以前和小黑讨论出来的。」

总是看似无忧虑似大孩子般的紫原面无表情地盯着桌上的空玻璃杯看。再提到黑子的时候,嘴角才微微翘起一个弧度。

但那样个笑容更像似哭泣一样。

 

 

 

 

 

「……啊,和黑子。」

戴眼镜的男人的声音充满了叹息。

 

 

 

 

「那、你知道,黑子的…  …去哪里了吗?」

最后,干掉了整杯甜腻到恶心的香草奶昔,男人这么问他的朋友。

 

 

 

*

 

「你又在调皮了。」男人的声音充满了宠溺纵容地味道。

他看了看没有爱人的客厅,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便开始四处找起自己的爱人。

 

 

「在哪里呢?又躲起来了……果然不能太宠你呢。」

 

他打开了书房,并没有看到爱人的身影。他以为对方会像过去一样窝在角落的贵妃椅上,缩着身体,下巴放在膝盖上看着放在窗台上书本。

往往他找到对方的时候,他的爱人就会抬起头,脸上会露出淡淡的微笑,窗外的阳光照在爱人的身上,将整个人变得梦幻透明起来。

 

而他会无奈地走过去,将爱人抱起,假藉惩罚将人带去卧室里一起午睡。

 

 

但他的爱人,不在这里。

 

 

*

 

「别去,听我的话。」

 

「赤司君,请你相信我。」

蓝发的青年微微偏着头对恋人露出淡淡的笑容。

「你说过,我是你教出来最优秀的侦查兵──没人有会注意到我的。」

 

一双天青色的眼里载满了自信的光芒。

 

「……是,你是最好的。」

赤司露出无奈而骄傲的表情,他叹口气,将青年抱进自己怀里。

「安全为上……你一定要好好的。」

 

 

「我会的,相信我。」

 

 

*

 

男人来到了后院的花园。

他知道有时候爱人会喜欢到这里和他们两人养的宠物一起玩耍。

 

 

但只看到满院的花卉,没有听到人声,更没有动物的声音。

在空气中只有风呼啸的吹过。

 

 

男人脸上的笑容很快的消失。

 

他冷硬着一张脸转过身走进房内,刚踏入房子,就像松了口气似的脸上有露出笑容。他的背后靠着墙,手轻轻搭载自己的胸口。

 

「也不在后面啊……到底去哪里了呢?」

边说着,边摇了摇头踏进客厅。

 

 

*

 

「早安,今天有你喜欢喝的奶昔,是草莓口味。」

「午安,中午吃汤豆腐可以吗?我知道你最疼我了不是吗?」

「……当然,就像我疼你一样。」

「好好好,我知道你做的水煮蛋最美味。」

无奈宠溺地笑着替碗中的水煮蛋剥去外壳,他佐着昆布煮的豆腐将面前两人分的餐点塞进嘴里。

 

「……晚安,明天会和昨天一样美好。」

──对着空荡荡的房间,他将环抱在胸前,闭上眼睛微笑。

 

「你在哪里呢?」

「真调皮啊,又躲起来。」

「一定要好好惩罚你……竟敢忤逆我。」

「在床上爱你好吗?」

「罚你穿我的制服如何,一直很想看你穿。」

 

──取出挂满了象征荣耀徽章的军官服,他将上头的徽章一个一个取了下来。

 

「今天的音乐我想是你会喜欢的,是真太郎推荐给我的……这人也很有趣不是吗?我以为他不喜欢这个类型的音乐。」

「点心很美味吧,是敦做的,香草口味的。」

「又在看篮球了?那可不行,大辉被我赶敢去做任务。」

「是是是,知道你们是最好的搭档,小没良心,不知道我会吃醋吗?」

 

──远远的书柜上拨放着典雅的音乐,桌边放着小点心,正对床的电视上拨放着过去的绿影。

 

「火神送你的东西,我知道你会喜欢的。」

「五月编织围巾……真不想让你带。」

 

 

男人微笑着,微笑着将手里的水蓝色毛织围巾塞了开来。

一缕一缕的毛线丝散落一地。

 

 

 

 

「真的,我真的好爱你。」

 

他对着镜中扭曲微笑的自己说道。






TBC。


 
评论(5)
热度(25)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