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全職/病友三十題-葉受相關】30.性慾障礙 之二 (all葉)

 @伊风乱枫—撒糖之王说 

Warning:短小/OOC/手癌

-估計錯誤,老韓沒出場,這章刷傘修+吳葉。

-說好的段子呢?當初開坑是要寫段子的結館變成短篇是哪招#

-預計下一章刷韓葉。(這是真的)

-還沒寫到葉修發現自己出問題(......)估計下一章吧。

-求不屏蔽ORZ


30.性慾障礙 (all葉)   之二 


叶修离家的前几年,身体还没多大问题。

偶尔夜间sāo/动的时候,也有苏沐秋帮他解决。


他还记得两个大男生窝在一个小床/上──这没办fǎ,苏家兄妹没甚么钱,叶秋原本准备的现金也在他辗转来到杭州后huā的差不多,叶修更没敢用卡,毕竟这年纪拿到的都是父母的副卡,一刷准备抓到。两房一厅的屋子里总共也只有两张小床,一张给苏沐橙没错,剩下一张是苏沐秋的,现在又挤了哥叶修进来,晚间睡觉两个人只能紧紧/靠着。

这晚上,冬天还好,依偎着还能互相取暖,叶修也早xí惯被人抱着睡,苏沐秋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也不计较,叶修骨架比苏沐秋,两人也没商量,磨合一下睡觉时叶修就直接滚进苏沐秋怀里。

夏天才是折磨人。没钱不可能开冷气,为了节约也很少开风扇,只有热到不行时才会开。这两个大男孩往往晚上睡不着就往网咖跑,一来一往也跟开了家小网吧的陶轩熟悉起来。但早上更睡不着觉,就算跟陶轩熟了后那人还好心让他们白天占空机的位子吹冷气趴着睡,但次数多了也不行,也不好占陶轩便宜。两人商量后就决定晚上光着膀子睡,那时叶修才刚离开家,身/体还很好不像后来体质变寒四肢冰凉,晚上常发/热睡不着,只好拥着苏沐秋睡──苏沐秋四时体wēn皆低,夏天夜晚里抱着凉shuǎng。


「我说,阿修你很热別抱了……」不只一次,苏沐秋都对着怀里的叶修说道,语调无奈但他的神情却是wēn柔的。甚至在叶修不耐烦的时候还会帮他打扇子,就只希望这从家里跑出来的小王子可以睡的好些。


苏沐橙曾经问他的哥哥为什么那么宠叶修,那时还丁点大的女孩洒呼呼地拉着自己哥/哥的袖子问:「哥哥都疼叶修哥,不疼我了。」

「我的小公主,怎么不疼妳呢?」苏沐秋抱着自己的妹妹打趣,「以前你只有一哥,现在可是又两个哥哥疼妳。」

苏沐橙听了,眨巴眨巴眼睛乖巧的回拥了哥/哥,脸上漾起甜甜的笑。


「……大概是我上辈子欠你叶修哥,这辈子就是来还他的。」


长大后,苏沐橙隐隐约约记得她哥哥说的这句话,她想或许苏沐秋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和叶修这么投缘,甚至像宠着自己媳妇一样宠着对方。


但那样的记忆也只能存在回忆中,不复提起。


叶修也曾想过,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自己就弯了。

青少年时期是最躁动的年huá,管不住惷/惷/欲/动的心思,而偏巧这里有个人,和自己那么好又那么默契。会照顾自己起居,也会约束自己行为,会和自己谈天说地,也会给予生活中一点惊奇……苏沐秋在叶修人生最自/由也最sāo/动的年纪,扮演的不只是朋友,更是家人……和恋人未满的关系。


会心动不意外,但只是那时还很纯洁,(自以为)只被自己弟/弟当作过棉被蹭过的叶修不曾发现自己的心思,只是懵懵懂懂的和对方互相帮助──尽管他从来不排斥对方从后方拥着自己替自己手/yín时,印在自己后颈哥qīn/wěn。


「阿修……嗯……」

「──沐秋别只顾着蹭,说好要帮我的!」


叶修不擅长自己安慰自己,从第一次初精射在叶秋手上后,他基本上除了洗澡小号外才会碰自己的下/体,在家里如果有感觉,往往叶秋都会第一个发现,把他拉到房间互相帮忙。而离家出走后遇到苏家兄妹,生活稳定下来,他才有闲情逸致来想fǎ动/欲念。


哪里知道第一次想自己动手,就被对方撞见。那时候他们已经相处有几个礼拜了,彼此也熟悉,更好的像穿同条裤档长大的哥们。苏沐秋看到叶修扭扭/niē/niē的样子,难得zhàmáo吼他出去房间。那人笑了笑,笑容有些狡猾,关上/门锁上后,就在叶修怒视下拖了鞋子爬上了床。


「呵呵,阿修大了,想要?」他凑近了躲在棉被里窝着的叶修,脑海则想着对方红/润的脸颊和泛着水气的眼角,低着头握着自己粉/nèn的欲/望的模样。


「……滚!」


「那么狠心,叶修大大不让小的帮忙吗?」苏沐秋qīn/昵地靠着叶修的身/体,手轻轻地搭上叶修的肩膀。


「……」


「很舒服的,不比你自己动手还差。」

「怎样,心动了吗?」


叶修看着苏沐秋微笑的模样,他看进苏沐秋的眼里,那是一双浅褐sè的眼瞳,此刻正专注地凝视自己,若是一直看着,就容易迷失。叶修偏过头不敢看对方,他想了很久,最后红着脸拉开棉被。


「……朕,准了。」

他没告诉苏沐秋他自己没真的自/慰过,以前有叶秋,而现在,苏沐秋接了这个伙。


「谨听圣上嘱咐。」


两人听着这样的对话,忍不住互相看着一起笑了,叶修抱着肚子想着滚进苏沐秋怀里,苏沐秋两三下就拖/去叶修的裤子,手在对方大/tuǐ上轻轻/按/揉。


「开始啰?」

「去你的!别说废话快动手!」


「是这边吗?」

「……嗯、哈啊……」

「舒服吗?阿修…」

「闭嘴!快忙活──」


这一撸,叶修还没自己动手安慰过自己,就被/迫学会帮别人手/yín。

两人吵吵闹闹说笑着生活,一起忙碌游戏、代练赚/钱,与陶轩更熟了后,又讨论着要成/立战队。


叶修也曾以为,自己这辈子大概就会和苏沐秋过了。


但到后来,苏沐秋出了意外,叶修也没有机会去想清楚心里那模糊的感情。

至于青/春/期难免会有的欲/望,在挚友离去的打击下,一开始没心思,到后来伤痛稍缓,那时夜晚也没人帮他解决那躁乱的sāo/动。带着对苏沐秋的伤痛进了嘉世,又因为嘉世王朝刚刚建立起来,忙得累得叶修也没多少机会自己纾解。


后来……后来叶修记得是吴雪峰帮他的。

wēn柔的男音难得沙哑的喊着小队长,叶修在他怀里待得很安心,洒呼呼地就在对方手里交代出自己的子孙。


他并不觉得有甚么奇怪。

以前苏沐秋还教他如何互相帮助的。


那个半夜因为房间冷气坏了的晚上,他溜进吴雪峰的床/上。那个人笑着喊他小队长,无比纵容叶修的任性,将房间wēn度调到小队长喜欢的低wēn,连人带被的把稚/nèn的少年抱在怀里。


「雪峰哥,我睡不着。」

闷闷的声音从棉被里传了出来。

吴雪峰是少数叶修在私下可以撒jiāo的存在。


叶修脸颊紧/贴着的胸膛传出阵阵笑意带来的振动,wēn暖的体wēn意外的让人安心。

「小队长是因为热吗?」那人wēn和的声音里带着点调侃,之后叶修就记得自己的下/体被碰了一下。


半硬的状态。


叶修恍惚的理解明白,原来不只是因为冷气坏了而是因为自己动了想fǎ。

……拖着半勃身/体跑进副队长房间,嘉世的小队长也是醉了。


「……帮我吧,雪峰大大。」叶修将头埋进吴雪峰的颈窝处,懒洋洋地说道,「我困了,懒得动手。」


任性的令/人/发/指。


「……好啊,小队长。」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在黑夜中意外的磁性悦耳,「……礼尚往来?」


「你很烦耶。」

张着sǐ鱼眼的叶修抬起头看着他的副队长,他的脸颊被闷的有些红,像熟透的苹果。

「好好好不闹你了……乖,你睡吧我帮你。」

吴雪峰无奈的笑了,宠溺的在叶修额头上落下一个qīn/wěn。


「晚安,我的小队长。」


之后两个人互相帮助也成了常态,叶修时常夜宿吴雪峰的房间,而吴雪峰不管门里门外,都宠着嘉世的小队长到令人不敢直视的地步。


「小队长……叶秋。」

在一个帮助后的晚上,叶修耸着自己疲/软的眼皮,耳边却听到吴雪峰带着沙哑的低喃。

──……找哪一天,跟雪峰说我原来的名字好了。

那时候叶修冲动的这么想到,他只是不想听到他的副队长用令人辛酸的语气喊着他家弟/弟的名字而已。

但隔天夜修醒来后,却忘了一乾二净。


*


第三次赛季,吴雪峰退役。

叶修没问他为什么不提早和自己说,只是默默地在心中祝福对方。


四到八赛季,叶修……叶修也没有心思了。

他很累,但他不知道该和谁说。


 
评论(13)
热度(126)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