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全職/病友三十題-葉受相關】30.性慾障礙 之一 (all葉)

 @伊风乱枫—撒糖之王说 

Warning:短小/OOC/手癌

-這張刷雙葉。
昨天半夜做完實驗敲的,我也真拚。
-說好的段子呢?當初開坑是要寫段子的結館變成短篇是哪招#

-預計下一章刷韓葉 帶少許傘修吳葉

-這張葉修還正常,之後就不一定了(......)

-求不屏蔽ORZ



30.性/欲障碍 (all叶) 之一


叶修从未想过自己是性/冷/感。


毕竟除了烟瘾大了些、爱熬夜、作息不太正常……除去第一点,也就剩下些现下年轻人都会犯得几个máo病。


而他第一次梦/遗早在离家出走发生。

他还记得那一晚,他睡得很沉,只觉得有个柔/软的东西不断落在他身上,像个雨滴轻敲般,但却不似雨般清冷,柔/软中带点wēn度,像是huā瓣──他在梦中看着无限huā落,带着熟悉的芳/香,让他想起自己和叶秋洗浴用的沐浴精。


他还记得,那是桂huā的香气。


浅黄/sè的huā瓣散乱一地,好似秋叶一般散满在他的身上,他感觉自己被人从后头wēn柔的拥/抱住,带着wēn体的怀抱像是绽放huā瓣染上wēn度一样,将他小心的包裹在内里。

那时,他只觉得身/体懒洋洋,一点都不想动,躺在huā堆里任凭柔/软的huā瓣落在身上,从脸颊、脖子、锁骨……胸膛、下腰部,还有,那个让sāo/动的处所。


莫名的,他在梦里浑身发烫,却烫的舒服,只想睡得更沉……他觉得自己下/体发烫,烫的让他感到一种古怪的不满足。他扭/动身/体想要摆拖一种束缚,第一次想产生想逃离的念头……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醒了过来,感觉到tuǐ/间的黏/腻感,他的身后是叶秋紧紧搂着自己,方睡醒的脑子还没有很清楚,只知道濡/湿的感觉让他难受,他轻轻推开叶秋──意外的容易,然后坐起身/子看着半勃的阴/茎发着dāi。


「哥……怎了?」叶秋带着睡意的沙哑从后头响起。

叶修摆了摆手,「没事,你继续睡。」叶修甚至没有回头,正纠结着该如何处理自己这下/身,当然也就没有看到躺在他身后的叶秋张/开的眼中,清/醒的像是不曾睡去。


叶修还记得自己最后放弃将睡裤连同内/裤丢到地板上,然后爬起身/体像要去房间的浴/室清洗──

他被叶秋从后头抱住。


「哥,我难受。」

叶秋这么说的,变声期的男音沙哑难听。

叶修只知道自己的tuǐ/间除了自己勃/起的阴/茎外,后方又擦/入一根到自己tuǐ/间。


叶修想睡极了,只想洗个澡然后回床/上睡觉。

「别闹。」他推了推叶秋,这次,没推成。


叶秋搂着他不放手,哼哼啊啊的前后摇摆下/身,叶修被后面那物蹭的难受,肌肤紧/贴着火/热湿黏硬/物搞得心里也养养的,只是当时没甚么脑袋思考这是对错,而困极的他干脆打开自己的tuǐ。

「我要睡觉,你要nòng就帮我收拾干净。」

他嘟哝的靠着叶秋在对方耳边说着话,变声期的声音不大好听,但此刻带着撒jiāo的音调却格外的可口起来。

「……行!哥你去睡,我帮你……」

他被叶秋小心地搂在怀里,叶修也不记得后来发生甚么事情,只知道隔天早上tuǐ/间疼的厉害,为了这点蹭红的皮肤,他坑了叶秋好多次作业。

──帮我写,我坐着难受,都是你的错。


这时的叶秋也没有曰后在哥/哥面前那么傲jiāo易zhàmáo,心里有鬼的弟弟只乖乖地帮哥/哥做作业,甚至到最后叶修提说要分床睡时,坚持不肯的叶秋最后也只能妥协不能再抱着自己软/软香香的哥哥睡觉。


而后来的后来,为了多xī引哥哥注意力,也为了短暂逃开家庭压力的叶秋,离家出手腰斩在叶修手里后就再也不敢再半夜睡熟。


──他的哥哥在他熟睡时离开。

一直到几年后,叶秋见到了他的哥哥。

而那时,他的哥哥身边就不在只有他了。



 
评论(3)
热度(112)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