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特傳/冰漾】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 舊文重發。

◎ 閃光/小學生文筆/手癌

◎ 引用歌詞(放最後方)

◎ 內有出現注音。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冰漾)

 

 

 

  外面下著雨,淅淅瀝瀝雨點大小,在窗子上留下一道道水漬。

  學院裡當然不可能下雨,裡頭可是由中央控制系統調控,品質保證絕對四季恆春只差沒蓋一個合格品質保證章。當然,除非董事理那位唯恐天下不亂的女董事心血來潮想玩個落湯雞大賽的話將會是個例外。

 

  學校放假不常不短三天,通常短短幾天他也不一定會回家,要知道守世界裡的朋友總有太多好奇,短短的假日通常會被緊湊的行程排滿──他通常稱那些為死亡行程或地獄之旅,火星人覺得有趣的,他這個平凡到了極點的地球人可是一點都不覺得哪裏好玩,他始終不懂,跟海民搏鬥或是跟遊樂園裡的鬼怪相親相愛會是個有趣的節目(雖然在他看來,火星人對鬼怪通常都是一面倒的屠殺)。

  但跟朋友出去的體驗畢竟是愉快的,要知道從前除了幸運同學外,他可沒什麼好朋友。

 

  然而,這次短短的假期,他卻在昏暗的房間裡,抱著自己軟軟的棉被,側躺在床上看著窗外的雨景。

  藍藍的影子有些憂鬱,沒開燈的房間是一片昏藍與灰黑,只有些許而迷濛的光線讓他看清楚窗外的午後朦朧雨景。

 

  他感覺自己像是被圈養的水族箱的魚,短暫離開了水而呼吸,卻再這時候緊密的腮堆積成一塊而窒息。

  他好像失去自己。

 

 

  他是逃回來的。

  因為他不想在待在那裡。

 

 

 

  ……他和學長吵架了。

 

 

  *

  

  好吧,說吵架真的有點牽強,可是他現在真的不想要看到學長,真的。

  儘管有點想那個軟軟的冷冷的柔柔的銀髮,和那雙紅色血紅如同火焰幾乎到以為是火熱的眼睛。

  ……他承認他已經開始想學長了,儘管才回來一天。

 

  但真的不能怪他離開,或是逃離學校到在假期後還偷偷請了兩天的假,儘管班長在知道後露出非常詭異的笑容,不過基於避免自己被……追殺,他還是有乖乖的請假。

  …理由是很虛的想和家人多待一些。

 

  ……如果老媽知道自己並不是放五天架而是三天大概會剝了自己的皮。

 

 

  可是原諒他這樣吧,老天爺。

  原諒他這個告白失敗失戀的可憐小孩,他真的真的不敢面對學長了現在。

 

  臉頰溼溼的,大概又哭了,誰要他心裡不舒服呢,又悶又苦大概跟悶燒苦瓜差不多吧。估計如果變臉人現在請他喝開咖啡他大概真的或許喝的下去──大概。

 

 

  ……喔上帝瑪利亞耶穌基督保生大帝土地公觀世音,請讓他收回那句話,他一點都不想要看到變臉人!!

 

  先生你知不知道你笑嘻嘻的撐著傘在窗外看著他一點都不羅曼蒂克,超恐怖的好不好!!這裡是二樓耶!!

 

  咖啡變態快滾回鬼族,他一點都不想看到他!!!

  然啊,請原諒你的表弟,他真的不知道妖師連這種超級開玩笑的假設也會成真!!!

 

  「嗨,凡斯的後人,要跟我ㄧ起喝杯咖啡嗎?」

  嗨你個頭,自己自嗨去!他才不要跟變態喝咖啡!!!

 

  「嘛,我現在放假無聊的很,我想你也應該有空吧?」藍金色的眼睛瞇了起來,在灰暗的房裡有些過於詭譎。

  「沒空!!」歇斯底里,他真的歇斯底里了,他敢發誓他不是故意在家裡大吼大叫,要知道如果一個正常人看到一個人無視鋼筋水泥無視任何據說是硬梆梆的固體穿過來走到你面前,你也會想大叫!!

  他只是順便借膽拒絕而已。

 

  「唉,這麼熱情?不過你不怕吸引你媽媽的注意嗎?還是,是時候見家長了?我說,會不會有些太快啦?」依舊帶著一百零一號的變態笑容,「跟媽媽說我們的關係啊。」

 

  見鬼的誰跟你有關係啊你這咖啡魔人變態萬年不死的傢伙!!

  

  臉抽啊抽的,不過在聽到從樓下往上的腳步聲改成了心尖兒一顫一顫。

  老媽啊!他知道大叫是不對的,可你也別上來啊,這裡沒有學長護駕,他可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實力保住他們家啊──

  喔該死!他真該種了自己,他竟然把米納斯和老頭公忘在他黑管的房間!!

 

  「我說,漾漾啊!鬼叫個甚麼?你學長都在樓下找你了,跟人家約好了卻不下來,還要我請你下來嗎?」

 

  「咦咦咦──」隔著門板聽著老媽的話,他頭都要昏了,學長?還有哪個學長會來找他!!可是,照理說學長和他一樣都應該還在很尷尬的時期啊──

  等等,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要怎麼解釋,他房間裡多了個變態!!

 

  「褚媽媽,我自己上來就好了,要跟褚說些事,您先忙您的吧。」

  冰冰冷冷卻非常禮貌,聽起來非常溫文儒雅實際卻非常火爆殺人兔的聲音就這樣從門的另一端傳來。

 

  「喔喔,沒想到亞那的孩子也來啦。」

  邪魅的聲音飄入他的耳朵,濕潤溫暖的熱氣也襲上他的耳垂,染成一片紅潤。

 

  咖啡變態!!你靠那個近幹嘛!還有,先生你手擺哪裡?!

 

  「褚,開門。」

  

  下樓的腳步聲漸行漸遠,褚冥漾曉得是自己媽媽的下樓聲,而且百分之兩百,他老媽一定是在想今天晚餐要怎麼款待自己的學長,可是他還是很想尖叫──「老媽別走~~你兒子在被變臉人和魔王兔的威脅下,有生命危險啊~~」

 

 

  「不要告訴我你待在那個死變態懷裡享受到不想幫我開門。」

  嗚嗚嗚,不是他不開啊,是人家不放手,學長老大!門鎖了你一定有辦法進來,你可是萬能黑袍耶!!啊──死變態你摸哪裡!!?老大快來救人啊──變態你太超過了吧!!

 

  嘣!

  學學學學長長長──門門壞壞壞掉了啊啊啊──

 

  火眼殺人兔用超級鄙視的眼神看了他和安地爾一眼,輕輕哼了聲,臉上老大不爽的抖動著幾個青筋。無視他可憐的門板,直接跨過門的屍體走了進來。

  「放開那隻吵到爆的笨蛋,安地爾。」

  才剛講完沒多久,就耍著長槍直直刺向安地爾──學長你不要忘了他還在這個咖啡變態懷裡!!!

 

  「躲不開你就直接去世界的盡頭吧。」

  「學長你太過分了吧!!」

 

  「喲~不要無視我啊,兩位。」

  安地爾依舊抱著他笑的很開心,纖細的手指在他的臉上劃上又滑下,他很懷疑那隻手下一秒會鑽到他的衣服裡去,因為身後這個變態正在很歡樂的在他頸邊曖昧的摩搓。

  他都要雞皮疙瘩掉滿整個地板了啦混帳!!

 

  「對了,亞那的孩子,你家小學弟真的很可愛,我來的時候他還在哭呢。」

  去你的偷窺狂大叔,誰知道你會在窗邊偷窺!!萬年變態!!

 

  「褚,你真的很吵,而且那些話說出來給你身後的那個變態聽嗎?」

  學長很無奈的揉著他的額頭,臉幾乎黑了一半,手中的幻武兵器已經不知道鑽了他家地板多深了……

  學長!整修都是要錢的!而且你要他怎麼跟他媽講啊!老媽會殺了她剁了他當晚飯吃的!!

 

  「你陣法跟安因學假的?沒看到我已經設結界了?」

  殺人兔很火,長槍又掃了過來,嗚嗚嗚,就算是這樣他還是覺得很恐怖啊──畢竟結界裡長相跟他房間一樣沒有變而且還會展現損壞的樣子他很好奇天花板是不是要被掀起來了啦!!

 

  不要欺負他一個地球人啦!!你們這群變態到UFO都汗顏的火星人!!!

  在心裡尖叫──他發誓他不是故意的──學長你的青筋會不會太多了?血管都浮現出來了,好粗好多,學長,你冷靜點,血管爆掉可不是說笑的,腦溢血會死人……

 

  「如果我血管爆了,在這之前我會先種了你!褚!你一秒不安靜點不行嗎?」

  殺人兔發飆了,長槍耍啊耍,火球丟啊丟,冰塊結阿結,整個房間都變成第二冰火島。

  某殿下非常生氣,要知道他可是翹掉任務(丟給自己的搭擋)親自跑來原世界抓人,他那個腹黑搭檔可笑得非常燦爛的告訴過他,如果人沒找回來,就自己把自己種了吧。

 

  他無法否認這個笨蛋會逃回來的原因跟他有關。

  可是,見鬼的!這白癡根本沒聽他說完話,就一臉我是被拋棄的小狗可憐兮兮的跑走了!

 

  特地跑來他家卻看到他在<b>別的男人</b>懷裡待著,連幻武都沒拿出來打聲招呼,他是吃飽太閒太鬆懈了?老頭公又去哪了?就這樣<b>迫不及待投懷送抱</b>?

  很好,非常好。

  褚,你死定了!!

 

  「學長快把變臉人趕走啦!」

  在某黑袍發火破口大罵前,可憐的小妖師丟出軟軟的哭音,讓某半精的某條神經顛了一下,瞇起凶煞的血色眼睛仔細一看,發現某無聊鬼族已經開始吃起小妖師的豆腐,一隻鹹豬手在對方的腰上滑來滑去。

  「嘖!」

  衝了過去,一手抓過褚在空中不停揮舞的手,另一手的長槍也往藍髮變態頭上戳了下去。

 

  「太常生氣容易老啊,亞那沒告訴你不要老是皺眉嗎?」輕鬆地用黑針擋了下來,激起了兵武相接的金屬聲,藍金色的眼與鮮紅的瞳,在空氣中互相撞裂出火花。

  「先放開褚,這位大、叔──母親倒是跟我提過,騷擾比自己小的孩子的人叫做戀童癖。」冷冷的丟了一句,不意外聽到某個搶回了的小學弟腦裡又炸裂出的一堆無營養腦殘的話。

  ──學長,你甚麼時候改當冷面笑匠!!?

  ──學長老媽,你超威的!

 

 

  「不要連這個時候還在腦殘,你這沒貞操意識的笨蛋。」看著褚傻傻的望著自己,腦子盡是一些無聊沒營養的垃圾想法,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連人趴在他身上。嘴角勾起足以讓褚在腦裡尖叫犯規的笑容,索性摟著對方吃豆腐順便殺殺菌。

 

  「唉唉,似乎沒有我出場的餘地?」

  摸摸下巴,看著銀髮半精摟著依舊搞不清楚狀塊的小妖師,血紅色獸王之瞳的眼冷酷的瞪視自己,對方手裡的長槍一觸即發,隱約散發的冰寒的殺氣。

  很有趣,這是他對這兩個人下的評價。


  已經失去那麼多的小王子,不怕在失去嗎?

 

  或許,觀察他們的進展會是未來日子……打發時間的樂趣?

  「凡斯的後人,很可惜無法和你喝杯咖啡──相信你對這家蛋糕會有興趣,下次一起去吧?」晃晃手裡不知何時冒出的招待卷,是高級飯店裡免費餐卷,來源不可知,不過看到黑髮孩子亮起瞳他千年前友人的墨色眼睛,他惡趣味的笑了起來。

 

  不知死活,倒是跟千年前的那個三王子一個樣。

 

  真的很好玩呢……看來未來是不會無聊了。

  「我先走了,真可惜無法跟你共度這個美好的午後。」

 

  勾著一百零一號微笑,藍色的身影漸漸消失在空氣中。

 

  「慢著!你的傘沒拿走!!」那個東西會不會爆炸啊?

  待在某個精靈獸王懷裡的妖師,在某個應該是鬼族的傢伙消失以前突然喊道。

  「你笨蛋嗎?那種東西燒掉就好了!」

  「可是會汙染空氣啊。」

  「……」

 

  ……不在沉默中毀滅,就在沉默中爆發。

 

  「好痛!學長你幹嘛打我!」

  「因為你欠揍。」

 

  鬼!學長你是鬼!!

  「還沒得到教訓嗎?」貼在耳邊的唇涼涼的開闔,吐出的熱氣不意外染紅了耳廓。

  對不起,他甚麼也沒說……

  學長你太犯規了,嗚,耳朵熱熱的,老大行行好,遠點、拜託離遠一點……

 

 

  「要不要離遠點,決定權都在我。」

  搜緊手臂,將人緊密的摟進懷裡。冰炎露著人一屁股坐在床鋪上,將懷裡人的臉扳向他。

  「為什麼要逃回家?我沒記錯的話,你原本應該和喵喵他們有約。」

 

  「我、……」他不是故意不告訴任何人就回家,他只是、只是……

 

  「褚,你跑不掉的。」

  墨色如夜的眼傻傻的看著他,深處的驚慌與恐懼他並沒有忽略,被他代導的孩子,眼角紅紅的,八成哭過了。他嘆口氣,將人按進自己的胸膛。

  「嘴吧閉上,敢將口水滴在我身上我就種了你。」

 

  周邊的景像如水霧般模糊,又變成和先前的擺設一樣,只是少了方才打鬥的痕跡。被阻擋的雨聲,又下了起來。

  窗戶水霧成一片,上面隱隱約約看的出來有寫著字,只是水氣再度覆上,看不太清楚。

  冰炎沉默的摸著褚冥漾的頭髮,手裡柔順的觸感就現他的主人的脾氣一般,如水,若水。

 

  溫和而美好。

 

  沒注意到的音樂在寂靜中意外的明顯,在雨聲的遮掩下,卻也意外的悠揚而清晰起來,小小的音響唱的異國的調子……在雨季的襯托下卻以意外的悲傷起來。

 

 

  〝…IfI had to live my life without you near me. The days would all be empty. Thenights would seem so long……〞


  「哼。」輕輕的笑了,他想也沒想過他腦殘的學弟會聽這樣抒情的歌。他的黑袍還是濕了,但他可以容忍口水鼻涕以外的液體,輕輕拍起對方的背脊,索性跟著哼起調子。

 

  「……為什麼學長會來?」

  可憐兮兮的聲音混著鼻音哭音或其他,伴隨著音緊張而抓緊的掌心,在歌曲的弦律中響起。

  「……因為有個笨蛋在告白完後,根本沒有聽完被告白完的想法就一臉悽慘的跟路邊的流浪狗一樣跑了。」

  低低的笑了,他想起幾天前,懷裡小學弟緊張兮兮的跑進自己的房間,支支吾吾好一陣子,才紅著臉跟他告白,卻忘了自己可以聽到他內心的想法,老早就知道他想要說甚麼了。

  但他確實無法馬上回答。

 

  「到是你,安地爾都進來了,為什麼不呼喚你的幻武?老頭公也沒帶著,太鬆懈了。」

  「……放在黑館啦。」

  誰知道那變態會跑來他家!回家不就該是放鬆嗎?到是學長,你不是後來用沉默……拒絕了嗎?

  手無意識的抓緊,褚冥漾貼著溫熱胸膛的耳朵可以清楚的聽到對方的心跳,但他只能做鴕鳥般,閉著眼,假裝什麼也沒看到也甚麼都不知道。

  吶,學長,你想要說甚麼?

  

  不管是真的拒絕也好討厭也好,可以告訴他嗎?不過,希望還是可以跟以前一樣。

  他不想連個告白都要後悔。

  早死早超生,不過如果要死也會把慫恿他告白的喵喵一起拖下水!!

 

  「你真的一秒不腦殘都不行嗎?」下巴輕壓著對方頭頂,似嘆氣又像輕笑,口吻裡有著讓人面紅的寵溺。

  ……他就是腦殘啦不行嗎?

 

  「褚,你真的想知道嗎?」嘴游移到對方粉潤的耳,開口即是讓一堆女性族以瘋狂的性感嗓音,熱氣襲捲了孩子所有的思考能力,他低下頭抵著對方的額頭,血紅如火的眼直直的看向對向的眼睛。

  那雙眼睛,仍然是那麼美好,如夜般包容一切,也如水一般溫潤。

  冰炎想他就是愛上這雙眼睛愛上這個人。


 

  〝……Andwith you I see forever oh so clearly……They'll take us where we want to go. Holdme now, touch me now. I don't want to live without you……〞


 

  「精靈有著近乎永恆的生命。」低沉而磁性的聲音,微弱的彷彿呢喃,嘆息宛若詠嘆,「我們善忘,但也善記。」手輕柔的撫摸著對方的眼角,像是要記起對方所有表情、細節,甚至一切。

  「輪廓會模糊,但感情……卻幾乎難以遺忘。」

 

  如果這個世界再也沒有人告訴他父母的一切、也沒有相片躺在無殿的一角紀念他的過去,隨著時光流逝,百年、千年,甚至萬年,他也無法保證他還可以記得父母的長相。

  昔日的搭檔終成灰骨,過去的一切將成歷史,隨著時間光流,一去不在往返。他來自過去,原本失去未來的他卻擁有了未來,留著這樣血統的他,早已覺悟要看著身邊的所有逐漸淡去,化為記憶裡模糊如霧的畫面。

  因為了解,所以淡漠。

 

  精靈的冷,炎之獸的狂,他接受這樣相悖的血統也造就他這般既熱且冷的個性。

  他以為他可以無視,並接受所有失去。

 

  「或許我……就註定要栽在你身上。」

 

  他曾經因為妖失的先天能力失去他的雙親,甚至是自己的生命。

  而他現在,也註定位眼前這個人的未來葬送自己一生的愛情。

 

  曾經以為無法擁有,而坦然接受失去。

  如今他卻具備了擁有的資格,而恐懼失去。


 

  ……百年之後,眼前的褚,終將會離開他的。

  而他什麼也不能做。

  

  他是冰牙三王子與焰之谷長公主的獨子,就像是證明他父母的相愛,留著兩人血液的他絕不會輕易放棄自己的伴侶,就像他母親,從未放棄被詛咒的父親也心甘情願地接受詛咒。

 

  他並不意外自己的選擇,如夜的眼睛沉靜的太過吸引他的目光,柔軟的笑容都是讓他動心的原因。

  只是,有點難以接受這個世界上終究會剩下他一個人這個事實。

  身邊不會有人腦殘的讓人想扁,也不會有人傻氣令他如此憐愛。

  他終究,注定失去褚。

 

  ──縱然他從未承認,但他其實還是害怕失去。

 

  「……不過,算了。」

  無法坐視自己不斷滋長的情感,他不想再去管那麼多,栽了就是栽了,百年之後的事又有誰知道?至少,褚現在就在他身邊,糾結於這就事情實在不像是他會在意的,他該在意的只有當下。

  ──何況,如果這個人也已經栽在自己身上。

 

  被留下來或留下別人,那也是未來的。

  他相信,他不會留下褚。

  ……誰叫他無法忍受對方哭泣的蠢樣。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love for you. You ought to know by now how much I love you. One thing you canbe sure of, I'll never ask for more than your love.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love for you, You ought to know by now how much I love you. You'll only changemy whole life through,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歌曲一直一直播唱著。

  他笑著親吻已經猜想到他猶豫理由的笨蛋孩子,對方心裡所想的歉語和淡淡的悲傷都不是他想聽到的,對方臉上的淚水也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所以輕柔的給予對方他的吻,細細的在被對方蹂躪的粉色唇瓣上一遍一遍的親吻。

 

  柔軟甜蜜如草苺軟糖一樣,他想他會上癮的。

 

  「褚,聽清楚了──」看著孩子慌忙的擦去淚水,紅著臉蛋看著他,張著水潤的眼和咬著粉嫩的唇都是他極為喜愛的。

 

  「我愛你。」

  「這就是我的回應。」

 

  伴隨在話語最後的,是火熱氣息的法式熱吻。

 

  「恐懼失去你很愚蠢,但放棄你實在更愚蠢。」


 

  〝……If the road ahead is not soeasy, our love will lead a way for us. Like a guiding star, I'll be there foryou if you should need me. You don't have to change a thing, I love you justthe way you are. So come with me and share the view, I'll help you see forevertoo. Hold me now, touch me now. I don't want to live without you……〞


 

  「…嗚……嗯…學、學長……太犯…規了啦……!」

  甜膩喘息。

  「這是懲罰,誰叫你讓那個變態抱那麼久。」

  輕咬鎖骨。

  「那又不是我願意的!啊!會被看到啦!!」

  眨眼慌張。

  「敢遮你就完蛋了。」

  滿意邪笑。

  「太超過了啦啊啊──」

  

  「哼。」

 

 

 

 

  After?

 

 

  「漾漾,帶你學長下來吃飯了!」

  白鈴慈在樓梯喚著她有點笨有點可愛及無敵腦殘的兒子,她已經準備一桌好菜想要答謝漾漾那位很照顧他的學長。

  那個孩子,對漾漾很用心呢。

 

  「來、來了。」

  「急什麼?菜又不會跑掉。」

 

  小兒子慌慌張張的跑了下來,跟隨在後頭的是帶著淺淺笑容的冰炎。黑色長髮的孩子對她點了點頭。

  「褚媽媽,辛苦了。」

  「怎麼會呢?我們家漾漾還多虧你的照顧,他以前可沒像現在那麼活潑呢!」摸著臉頰,白鈴慈感嘆的說起。

  「最近可能還要麻煩你對看顧一下他,這幾天回來他都悶悶不樂的。」指著已經拿好碗筷整理的漾漾說道。

  「我知道了。」冰炎心領神會的笑了。

  

  白鈴慈轉過身,像是看到什麼奇怪的畫面,忍不住皺了眉,「漾漾你一手摸著肩膀是要怎樣排碗筷啊?」無奈地邊說邊走過去。

  「啊!這、這是……」

  她奇怪的看著小兒子紅著臉,支支吾吾不知道要說什麼。

  「受傷?還是落枕?」

  走過去想要替他看看,卻換來小兒子左右閃躲。

  「躲什麼躲!!」狠狠的捏轉了漾漾的耳朵。

  「痛!老嗎!放開啦!」漾漾痛到放開雙手去搶救他的耳朵。

 

  「這什麼?」咬痕?吻痕?

  等等,吻、痕?

  ㄨㄣˇ ㄏㄣˊ?

 

  褚媽媽僵著頸子,沉默的轉過頭看巷後面笑得一臉春風滿面的冰炎。

 

  「……兒大不重用。」

  低喃了幾句。

 

  「……算了,我看你姐也沒人敢娶回去,我看遲早是早人入贅我們家的。」

  又瞧了幾眼滿臉通紅的兒子一眼。白鈴慈拿過桌上的碗盛起飯來。

  「冰炎,杵在那站著幹麻?還不快點來吃飯,媽媽做了不少好菜呢。」

  

  「好的,媽媽。」

  

  「等等,媽──」

  「明天晚上煮紅豆飯吧……算白撿了個優秀兒子了。」

  「你真的知道你再說什麼嗎?!老媽!!」

 

  無視自家兒子的呼喊,轉過頭向冰炎說,「你今天就住在這裡吧?」

  「我很樂意。」

  「漾漾,等等幫你學長整理客房──」

  「不用了,我和褚一起睡就好了。」

 

  白鈴慈沉默了一下。

  「我們家漾漾還未成年。」

  

  冰炎依舊帶著得體禮貌的微笑。

  「我知道,我會等的。」

 

 

  「你們到底知不知道你們再說什麼啊啊啊啊!!!」

  某個小孩崩潰了。

 

  「不就是兒子交了男朋友嗎?」

  某個其實無比強大的褚媽媽如此道。

 

 

 

 

 

 

END

 

 

 

後記:

 

請叫我爛尾王23333

這篇的學長太感性了XDDDD


 


 

下面是歌詞:

IfI had to live my life without you near me
如果我必須沒有你而活下去
The days would all be empty
日子將會是一片空白
The nights would seem so long
夜晚將顯得漫長

And with you I see forever oh so clearly
有了你,我清楚的看見永恆
I might have been in love before
從前我也曾談戀愛
But it never felt this strong
但不曾感覺這麼強烈
Our dreams are young and we both know
我倆的夢未央,且我們都明白

They'll take us where we want to go
它們將帶我倆到心嚮往的地方
Hold me now, touch me now
擁抱我,觸摸我
I don't want to live without you
我不想沒有你而活下去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對你的愛永遠不變
You ought to know by now how much I love you
現在,你應該明白我有多麼愛你
One thing you can be sure of
有一件事你可以確定
I'll never ask for more than your love
我絕不要求你更多的愛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對你的愛永遠不變
You ought to know by now how much I love you
如今,你應該明白我有多麼愛你
You'll only change my whole life through
你改變了我的一生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對你的愛永不渝

If the road ahead is not so easy
如果前方的路不好走
Our love will lead a way for us
愛將為我們指引一條出路
Like a guiding star
像一顆導航的星
I'll be there for you if you should need me
若你需要我,我就在你身旁
You don't have to change a thing
你不必改變什麼
I love you just the way you are
我就是愛你現在的樣子
So come with me and share the view
跟我來,分享這個景致
I'll help you see forever too
我將幫你也看見永恆
Hold me now, touch me now
擁抱我,觸摸我
I don't want to live without you
我不想沒有你而活下去

 


 
评论(2)
热度(12)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