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全職/癡♂漢三十題】手指 (5) [周葉]

今天我生日,周葉來一發。
然後我仔細思考了一下,這篇還是不會上肉,畢竟才剛確定關係=w=
之後應該會選另一篇當作這篇的後續....那基本上就會上肉的。


>私設多、OOC、作者手癌提醒。

>CP為周葉←all,其他人戲份基本上沒有 <all葉是作者世界觀>。

>說好的完結呢#

>Tag照慣例打All葉+CP[周葉]



(5)

 

兩人隨意逛了幾個點,途中買了些吃食果腹,兩個大男人其實也沒甚麼好逛的,圖的也僅是相處的氣氛和感覺。整段路,周澤楷沒有主動放開手的時候,往往是葉修想去買東西或因為熱晃了晃兩個人相互的手時,他才會讓葉修主動鬆開手。

然後在短暫的時間點回味著方才的溫度與感覺,等到葉修感覺好多了、辦好事情又會主動牽上去。

──這大概是槍王小小的浪漫。

 

等到傍晚,兩個人才攜手回興欣,對於葉修的容忍和妥協周澤楷是開心的,他並不曉得葉修已經被自己的臉給電到了,只知道他的前輩是那麼溫柔,溫柔的忍耐自己的愉悅──不得不說,這真是挺有趣的誤會,只能說在周澤楷心中,葉修這個人從來都不是別人眼中嘲諷的臉T,儘管真的不要臉的點,但在自帶美化濾鏡的槍王眼裡那些缺點都是可愛的小性格。

 

回到上林苑和興欣諸位吃飯,期間鬼吼鬼叫不說,光是方銳死盯著周澤楷看就讓葉修忍不住調侃起來。

「我說點心大大,能別那麼猥褻盯著我們小周瞧嗎?小周可不能配飯吃啊。」拿著筷子的手畫了個圈,乾脆起身奪走方銳碗中的肉塊,「不過既然點心大大看人就飽了,這塊肉就給我唄──」邊說著,就把肉往嘴裡塞。

 

「老葉!把我的肉還來──」

「前輩、」周澤楷垂下眼,直接爆手速把葉修筷上的肉一撥,肉塊就掉到了盤子上。

「小周怎麼這樣,虧我對你那麼好──」「哈哈老葉你也有今天!!!」

「槍王大大做的不錯啊。」方銳得意地把葉修盤上的肉塊撿了回去,想到這上面還有某人夾過沾到的口水,笑得更曖昧(猥褻)了。

「前輩…吃我的。」

周澤楷看了葉修埋怨的表情,默默把自己碗裡早就挑選好的肉塊夾到對方碗裡。葉修看到碗裡邊的食物,皆是最肥美精華的部分,又看了默默吃起飯來的後輩,注意到了對方紅潤的耳尖,便笑著接受了對方的餽贈。

 

「謝啦,小周。」他咬了口肉,只覺得自己的臉也微微發燙,臉上甚至不自覺露出笑容,心理莫明的感到羞澀。

 

「我靠靠靠靠!!!」方銳黑著臉把那塊肉吃下去,一雙眼睛瞪著旁邊不自覺冒著粉色小花的兩人,心裡糾結成一塊,難受的很。

 

默默的拍了照收了手機,蘇沐橙摸了摸臉上感嘆起來,「好閃啊……柔柔我想帶墨鏡了。」

「+1。」吞下口中食物的唐柔補了句。

 

「這要放上群嗎……說不定又腥風血雨了。」

「那可是葉修哥自帶的背景呢。」

蘇沐橙笑著說道,但手卻在送出鑑那裏猶豫徘徊,不知道要不要按下去。

 

「我說,沐沐你發另個群好了,我不想被其他人瘋狂私信,煩都煩死了。」

「他們重點集火的是我好嗎?」蘇沐橙白了唐柔一眼,放棄的關機不去理會那些始終不停消的訊息。

「誰讓葉修沒手機呢,他們不想找周隊就只能找你了。」

「嘖,男人的小心眼。」

將手機丟到一邊,蘇沐橙看著照顧她到大的葉修臉上的紅暈,心裡冒起一股子的不甘心──就算周澤楷長的不錯,但在她心裡,葉修始終是最好的,也該得到最好的。

這種哥哥被搶走的感覺太強烈,讓她忍不住發作亂,又看到葉修的表情,也知道對方可能也栽了……想要對方幸福卻心塞的鬱悶感,讓她不開心的大吃起來。

 

「乖喔,哥哥被搶走了你還有我們啊。」唐柔拍了拍蘇沐橙的肩,「你想想不甘心的鐵定不只你,看看其他的表情,樂一樂吧。」

 

「……你說的好有理我竟然無法反駁。」

 

 

「沐橙別忙著聊天了,你喜歡的甜湯來了,來,給你。」

把碗裡的東西吃了乾淨,一抬頭就看到葉修笑得溫柔將一碗甜湯遞給自己。蘇沐澄趕緊接了過去,就怕甜湯熱度燙了葉修的手,她吃的葉修特別替自己勺起的湯,裡面都是她喜歡吃的料,滿心的鬱悶頓時煙消雲散,只覺得她的葉修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除了蘇沐秋之外。

眼角瞟到某槍王黯淡的表情,蘇沐橙又樂了起來──就算你搶我哥哥又如何,他始終是我的哥哥,會疼我一輩子。

邊小聲哼著歌,邊笑得甜美的把葉修特、地、舀給她的糖吃進嘴裡。

 

甜蜜蜜的,就像她和葉修的關係。

就算沒有血緣,也更似親人。

 

*

 

一群人回到上林苑已經晚了。

 

葉修整天幾乎都沒碰到榮耀,心裡慌的很,他把周澤楷趕進浴室,便哼著小調打開電腦玩起榮耀。

無下限的他只掃了眼99+的群消息和私聊訊息就一鍵忽略掉──到最後因為私訊增的太快了,他乾脆直接隱身佯裝自己下線。

帳號卡是小號,基本上也沒甚麼人知道,也不怕他們抓到自己上線。

他開啟角色開始刷起副本,整個人因為碰到榮耀而顯得耀眼起來。

 

周澤楷洗好澡出了門就看到一臉聚精會神打遊戲的葉修。他走到了魏琛的床坐下,上面的床單被子已經被陳果換好了。撐下巴仔仔細細看起葉修來,他發覺不管是慵懶的葉修、嘲諷的葉修或是溫柔的葉修他都喜歡,但最喜歡的仍是面對榮耀的葉修。

 

耀眼的不可思議。

讓人想珍藏的專注眼神。

讓人想收藏的美好手指。

……他喜歡這個人,足足有八九年了。

 

他始終記得自己踏入職葉圈的初衷,想要追逐的對象……想要戀愛的人。

起初他不知道自己的心思,畢竟大概沒有多少人會喜歡上一個完全沒看過的人,但內心對這個人的仰慕一直在發酵著,直到真正見到這個人、碰觸了、了解了……就在也放不下。

 

醞釀的情感也發酵成熟。

將這般情感釀成愛情需要多久時間沒人知道。

但周澤楷知道,他喜歡上了、愛戀上了──

就一定要擁有。

 

 

「小周你洗好了?」

葉修回過頭看向對方,畢竟那樣熱烈的視線他不可能沒注意──雖然說他一開始確實沒發現,畢竟心神都在遊戲上面。直到過完副本,出了地圖,才真正感覺到燒灼在背部的熱度。

 

 

「……嗯。」

「想玩嗎?」葉修轉過椅子面向對方,他看著後輩茫然的小眼神,忍不住笑了。他起身走了過去揉了揉對方的腦袋,「我先去洗澡,你先玩兒。」拍拍周澤楷的肩就拿了床上的睡衣褲進了浴室。

 

 

周澤楷伸手摸向葉修碰過的肩膀,只覺得心臟跳的厲害。周澤楷伸手摸向葉修碰過的肩膀,只覺得心臟跳的厲害。不管他吃對方在多豆腐、牽過對方多少次手,一旦葉修主動靠近他,胸腔中的心臟就失去控制的跳動著。

──這大概就是戀愛吧。

 

他走向電腦,看著遊戲頁面,是個神槍手,等級還很低,看得出來是新建沒多久的。ID是甚麼周澤楷也沒注意,只是看到遊戲職業是神槍手就覺得開心起來,感覺自己和對方貼的更近了。

 

他猶豫了一會,幫葉修跑起日常。解了幾個小的任務後,耳朵就聽到對方洗好要出來的聲音,便直接登出遊戲關掉電腦。

 

「小周怎麼關了遊戲?不玩了?」

「前輩……手。」看著邊擦著頭髮走過來的男人,他起身接過對方手裡的毛巾將人拉到床邊跪在床上小心幫葉修擦起頭髮。

「……前輩的手要休息。」憋了一陣子,他才在葉修抬頭的目光詢問中回了這句話。

將頭髮攏在毛巾上蓋住將多餘的水吸掉後,才細細地用毛巾擦了起來。手中的髮絲非常柔軟,就像葉修嘲諷外表下的柔軟內裡一樣,仗著自己在後邊對方看不到,周澤楷掬起一綹髮絲將頭湊了過去低頭親吻。

 

帶著水氣的髮絲泛著與他一模一樣的香氣。

他臉上浮出笑意,心裡滿滿的都是這個人的身影。

 

「小周……手不痠嗎?」

或許是因為後輩的動作太溫柔,葉修人整個人舒服的瞇起眼睛被靠在對方懷裡,閉上眼睛的他感覺到在自己頭皮、太陽穴幾個穴道按摩的手指,只覺得他身後的人真是……太貼心也太犯規了。

考慮到兩人的手因為職業要好好保養,他隨手將對方的手拉到前面整個人則向後躺起,而對方也因為他的動作而跌坐在床上。

 

「作為謝禮……我幫你做做手操吧。」躺在周澤楷懷裡,調整一個隊兩個人都算得上舒適的姿勢後,他張開眼睛指了指床頭的手霜要對方拿給自己。

接過那個人遞來的手霜,不意外看到對方發紅的耳尖,葉修也只是笑笑的挖了點手霜在對方掌心和手背上塗抹,熟練的按摩起來。

 

周澤楷繃著身體一點話也不敢說,他覺得自己懷裡的重量是如此輕也是如此重,比正常成年人還輕的體重讓他擔憂,這人對他來說如此重要又讓感覺到身上的重量如此之重。他小心翼翼的環著他的前輩,紅著臉看著對方為自己按摩的樣子,溫柔而專注,一如他所想要的──他希望對方用這樣的目光看著自己。

 

「……前輩。」按摩了十來分鐘,周澤楷忍不住喊住葉修,他改握住對方的手,輕輕捏了捏秀長的指尖。「換我。」也沒聽葉修回答,整個人就彎起將對方摟得更緊,他如法炮製的學葉修挖了點乳霜然後小心翼翼的在對方的手上抹勻。

 

白皙的肌膚上沾黏乳色的手霜,慢慢的繞圈按壓著,從掌心壓到掌緣,又在十指上面輕輕按揉──他想到比賽後葉修顫抖著手,力道又忍不住放輕。

 

「小周,別那麼輕,會癢的。」

 

周澤楷頓了一下,按摩指根的力道又稍稍加重了,當要做到輕拉指詰的動作,他忍不住與葉修的手十指交扣,緊緊的,貼合在一起。

 

「前輩…葉修。」

低頭埋進對方頸窩處蹭了蹭,耳邊聽到男人輕笑的聲音,又忍不住把人緊摟。

 

「呵。」葉修看著聯盟現任的一人握著自己的手,晃了晃,「……摟太緊了,難受。」

 

「我想睡了。」葉修說。

 

周澤楷沉默,他忍不住僵起身體,嘴吧幾度開闔,卻始終沒有把心裡的話說出口──周澤楷怕對方方此只是因為溫柔而沒有拒絕他的擁抱。

 

最後他還是鬆開了手,也沒開口,那怕葉修除了榮耀以外的事情,幾乎很少拒絕來自周澤楷的要求──就像這次他來杭州。

周澤楷不明白葉修為何會放任他的行為,他心裡掙扎著──他很清楚,他無法放開他的前輩。

但還是希望給對方一點時間,讓葉修想清楚一點,再想更清楚一點。

 

──若接受了他,槍王可不會輕易讓獵物逃離。

 

「晚安,小周。」

「……晚安,前輩。」

 

最後周澤楷也只是爬起來,替昏昏欲睡的葉修拉好了被子,然後回到魏琛的床上。

 

──再等一會,已經等了那麼久了,再等一會。

閉上眼睛,周澤楷在心裏想,

──不會讓你逃了,葉修。

 

前輩。

 

 

*

 

等待心愛之人沉睡。

他走到他的身邊跪了下來。

「……晚安。」

他說。

 

然後他小心的捧起那人的手,在無名指根處落下一個輕柔的吻。

 

「好夢。」

 

*

 

 

夢裡的人是誰?

他握著那人的手腕,將嘴唇貼在掌心。

白皙的手指,柔軟的掌心,微涼的溫度。

──帶著一點菸草味。

這是他看過最美麗的一雙手。

 

「喜歡。」

 

舌尖舔過指腹,透明的唾液好似糖漿一般裹上了蒼白的手指。

在燈光下晶亮的惑人。

 

「嗯……」

 

 

呻吟的人是誰?

低啞的,如低音提琴般磁性悅耳。

含住指尖,想聽更多,更多的樂曲。

 

紅潤的指頭上覆蓋著圓白的指甲,沾黏上水液透出白玉的色澤。

喜歡,好喜歡。

 

他抬頭,看清了輕輕哼吟的男人的臉。

美好的睫羽翩翩顫動,上面還帶著水珠。

是眼淚──他想到了,然後看到他熟悉的面孔被紅霞暈染上一層暖色。

那個人難得露出羞澀的表情,以另一隻手遮蓋住困窘的面容。

 

「喜歡。」

他親吻對方手腕處跳動的脈搏。

然後拉開對方蓋在臉上的手。

 

「──葉修。」

 

唇瓣貼著唇瓣。

他含著對方的嘴唇模糊他心裡的想法。

 

──你是我的。


 
评论(19)
热度(86)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