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特傳/重漾】直到心跳停止為止。 (50粉點文)

 @鳶尾風信_不更我想不更  大大我寫好了...(倒地)


.......那個、我可以用我還沒寫完的凡漾文賠罪嗎(滾#



對不起新年第一篇是BE _(:3」z)_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OOC嚴重到我不忍直視。


......然後我真的真的很久沒寫特傳,重柳也是我苦手的對象,雖然我曾經很萌(看著一旁的重漾本...表示呵呵。




閱讀前提醒:

1.自從改出版社之後蠢作者就沒有再追特傳了(其實應該說是因為摔進其他坑裡面),so很多設定都是依照當初的記憶寫的(我有想翻設定集但是只有一張圖(痛))。

2.時間軸……Bug、我會說第二部我都忘了差不多了嗎……。(這篇其實沒有時間軸可言)

3.到最後還是卡了2333333

4.重柳外觀顏色依設定集及網路上找到圖的為準。

5.好久沒寫特傳了,點文開特傳作死不解釋,OOC超級嚴重QAQ……我真的忘記為什麼我印象中是蜘蛛小姐

 

 

『直到心跳停止為止』

 





──褚冥漾。

──我想我會喜歡你,直到心跳停止為止。

 

*


重柳不愛說話。

或許是族人天性使然,對他們來說,守護著世界的時間秩序比一切都要來的重要──那是命運賦予他們的使命,族人無一不將此放在生命之上。

 

重柳,我們暫且將隱藏在妖師少年身後的青年稱作重柳。

 

蒼白色的頭髮及與髮色相近幾乎透明的肌膚,就連被深黑色大衣遮掩的身軀上詭異的圖騰也是極淡的灰藍色。在這個蒼白的人面前,唯一能稱的上鮮明的,大概是那一雙帶著水色的湛藍眼睛。

 

或許因為族人天性,重柳的前半段了人生,除了討伐的血色外,訓練、族訓……及些許的親人關愛外,可以說得上是空白的。

 

他們鮮血,也只有在守護時間的使命面情,才是沸騰的。

自囑正義的傻瓜啊,冰冷而熱血。

──為了正義而冰冷。

──為了正義而熱血。

 

這,就是重柳。

 

*

 

破壞時間秩序罪不容恕。

作為時間的種族分支,重柳厭惡一切危害時間、造成陰影產生的事物。

而妖師,便是他們痛恨的對象。

黑暗的時間種族,在重柳的心中,從來都是該死的存在。

 

『死』

不發一言的屠殺。

『消失』

冰涼的目光與掌心污血的殘溫。

 

他是這麼被教導的,直到他被命令去監察──或者說暗殺──那據說繼承凡斯妖師之力的

 

 

 

 

 

 

 

 

──「救救救救命──學長Q口Q!!」

……的男孩。

嗯、妖師。

 

 

 

「……」

 

自從被冰與炎的殿下警告後,學會躲在後面當一個盡責的‧STK‧重柳青年,不知道第幾次在那寧少年背後的樹上默默無言。

他肩上的蜘蛛小姐用著晶亮的幾個大眼睛看著他沉默的主人,又用幾個眼睛看著牠主人監視的對象,忍不住的吐槽起來。

 

『……他真的是傳說中那個殘暴、冷血的黑暗種族嗎?』

「……嗯。」

『如果都像他那樣的話……妖師不都早該消失在歷史上了。』

 

但這次重柳並沒有回答他的小夥伴,他看著那個傻呼呼卻意外堅韌的少年,生平第一次,他對於自己所學的知識感到疑惑。

如果妖師都如同褚冥漾一般,溫柔、天真、樂觀,偶爾軟弱也只是基於他前半生都作為一個意外悲慘的普通人的原因,這個少年在任何人眼中,都絕對是一個善良的好人。

一個好人──一群好人。

那麼、……為何要殺死呢?

 

──因為他是妖師,破壞了時間。

 

但少年甚至不太會運用自己的能力。

他甚至唯一真正做到傷害別人的,也只是讓某個王子摔倒而已。

 

──他是妖師。

 

但是少年真的很好,好到連他的伙伴都要被收買了。

看看那些被少年買回來的禮物,只因為他的蜘蛛趁少年不在的時候不對的電視購物……甚至還用爪子記下來希望少年幫他買。

看著少年邊吐槽邊好笑的看著那些留在茶桌上的留言,然後認命電視購物頻道的模樣。

 

……重柳不知道,但他大衣下僵硬的臉上,卻勾起了嘴角,一點笑意。

 

*

 

他始終沉默,冷眼旁觀是作為監察者的準則。

但看著少年的成長,一點一滴的堅強。

偶爾的落淚與失落,歡喜或微笑。

……漸漸的。

 

他心感徬徨。

 

 

心跳的頻率逐漸失控。

 

*

 

「那個、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但是總是跟在後面很累吧,要不要……來一點?」

忐忑不安地拿著從水妖精貴族那裡得來的點心,褚冥漾走到房間的窗戶旁,輕聲問道。

 

對於重柳襲擊他的母親的負面印象,隨著時間流逝漸漸消失。

他開始不反感青年的存在,即使他知道對方是要監視他。

 

「不管怎樣,想了很久……還是想跟你道謝。」褚冥漾將糕點放在窗台上,等了一會,看著漆黑的窗外,慢慢的說著一些話。

「上一次……真的很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的幫助,大概任務就會失敗吧。」

少年有些彆扭的拉拉頭髮,手指不安著抓著窗簾,善良的小妖師始終記得當他要被任務對象襲擊時,是誰將他拉了出來,躲過一劫。

 

 

 

「……你想太多了。」

等了很久,久到褚冥漾以為對方其實已經離開了不在某個角落盯著他。

「你是我的任務,救你只是怕任務失敗而已。」

重柳沒有出現在褚冥漾面前,他只是站在窗外的樹上看著少年左顧右盼的模樣,冷聲回答。

 

 

『說好的妖師都去死呢,我說主人你別再扯蛋了啦wwwwwwwwww』

「……閉嘴。」

 

 

「哈哈、但還是要向你道謝啊。」褚冥漾抓抓頭,那張笑臉在重柳心中真的十分之呆蠢,「謝謝你──一直以來的幫助。」

 

「……很高興,能夠認識你喔,重柳。」

 

 

心跳失去控制。

 

*

 

他不知道,作為重柳的他還會愛上一個人。

一名妖師。

 

 

……簡直、愚蠢。

 

 

但他的心臟,他胸口的悸動,他血液的溫度及他眼裡的溫柔。

這些現象都一一的描述了名為愛戀的暗戀在所有的目光中,所有的記憶裡一一的牽絆在一起。

 

──我想,這大概就是『喜歡』。

 

偷偷用著少年房裡的電腦,重柳青年拉了拉下巴的衣領,將畫滿圖騰的臉徹底遮在黑色之中。

 

*

 

──當監視,變成了守候。

 

「伊多,你的身體還好嗎?」

「喵喵,謝謝你上次給我的藥膏。」

「千冬歲,最近夏碎學長還好嗎?」

「……西瑞瑞瑞!!!求放過Q皿Q」

 

 

「……學長,歡迎回來。」

 

苦澀。

 

 

*

 

 

「你最近還好嗎?那個……蜘蛛小姐好久都沒有下訂單了。」隨著褚冥漾能力的增加,他終於能夠逮到一直在他身後當著STK、不對是保鑣、X又錯了是監視者的青年。

青年沒說話,只是環抱著雙手靜靜地望著褚冥漾。

「……最近……」褚冥漾張開口,卻不知道怎麼說。

有好幾次,他都沒有感覺到青年的存在。
這讓他有點不安,不知道最近對方發生了甚麼事情。

明明對方只是來監視他的,有事情走開也是理所當然的吧?但是這麼久了應該也是朋友了、雖然可能只是他一廂情願。但無論如何,心中惦記的青年的妖師還是抱持著一點僥倖的心理跑來找人。

「……你還好嗎?」

褚冥漾輕嘆好氣,認命地看著對方,他無法違背自己內心的擔憂,這些念頭已經在他心中盤旋許久。

 

青年望著他,半垂著雙眸。

重柳的身影被身後的陰影壟罩,幾乎要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若不是青年蒼白的髮色與臉龐,褚冥漾幾乎認為對方會融於夜色。
他耐心的等待,即使他心中忐忑。

 



「……你對任何人都是這樣嗎?」青年的聲音清冽,帶著一絲冷意。

但褚冥漾卻覺得在其中聽出一點無奈。

 

已經成長的少年妖師眨了眨眼睛,一雙夜色的眼睛中是一片清澈的困惑。他是真的不明白對方在問甚麼,但妖師在困惑的同時,也是真的在意對方的疑問。

 

被長袖遮住的手不自在的握了握。

 

重柳拉下了頭上的帽子,在褚冥漾疑惑的目光中靠近對方。

 

「……我……你。」

 

低不可聞的一句話,伴隨著迎面而來落在唇上的一個吻。

這是褚冥漾見到重柳的最後一面。

 

*

 

──我想我喜歡你。

──褚冥漾。

 

 

*

 

他已經失去了監視的資格。

即便他在怎麼維護對方,也無法再靠近那個人。

 

 

*

 

 

「……我……」

嘴角淌下血水,湛藍的眼已經混濁。

 

無論何種結局,他再也無法看到那名妖師。

 

──我……喜歡

 

微低的體溫已經逐漸變冷。

心跳也漸漸變弱。

 

──我喜歡……你。

 

他閉上眼睛,面上的花紋變成血紅。

 

 

──我喜歡你。

 

 

……直到心跳停止為止。

 

 

*

 

所有人都希望你去死。

但我卻希望你活著。

 

 

……我的、妖師。

 

 

END。

 

 

………太久沒寫真的無法抓到人物個性。

漾漾太久沒寫了,手生。

重柳根本沒寫過,手殘。

兩者加起來=這一篇真的、……

 

呵呵。(我是傻逼)

 

 

不管怎樣還是希望你喜歡啊嚶嚶嚶_(:3」z)_

對不起自主BE了(新年禮物你認真的嗎#


*翻譯(?)一下劇情(有劇情這種東西嗎23333)

前面不用說,重柳重跟監(......)到暗戀。
他覺得冰漾是一對,但其實並沒有(我的理解是不管漾漾有沒有喜歡學長,學長對他來說一定是一個非常特別的人)

暗戀又失戀了,重柳表示心塞塞。
偷一個吻(*/ω\*)

但是從跟監變成守護版的STK被族人發現了(´Д`)
被認為背叛組織(......),像小美人魚(............)一樣要殺心愛的王子卻下不了手,所以被處理了(泡沫化...?)。

有兩種解釋(˘•ω•˘)ง

一種是他替漾漾承受了甚麼(圖騰變成紅色)

一種是他代漾漾受過甚麼(圖騰變成紅色)

↑這兩種解釋不是一樣#####

不管他是死於族人之手還是其他生物(......)之手。→指那些想殺死漾漾的"所有人",可能是族人or其他
重柳君守護心愛之人的心一萬年不會變(深情(滾#


聽我這樣解釋有沒有比較歡樂一點ヽ(´・ω・`ヽ)

我很努力在賣萌喔( *・ω・)✄╰ひ╯


新年快樂啊,大家O3<


 
评论(16)
热度(30)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