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全職/韓葉】執子之手 (五十粉點文)

@星野

>>寫好了,OOC很嚴重QAQ請多包涵捏。


文前須知:

1.OOC!OOC!OOC!OOC!OOC!OOC!OOC!OOC!老韓品味獵奇!

2.五十粉點文 >韓葉 >星座的房間梗

文字部分:

●雙子座的閨房狗窩(5/22~6/21)
像雙子座這麼有彈性又機動的靈活星座,房間的設施也是如此的;當他們要寫字時,就會把桌上的雜物撥到床上或地下( 這兩者其實沒啥差別),以清出桌面來寫字;當他們要睡覺,就會把床上的那疊雜誌和衣物挪到椅子或桌子( 這兩者其實也沒啥差別),以空出床墊;當他們要出門,就會在床下桌下找到襪子衣服( 當然也有可能在垃圾桶找到,因為還是沒有差別),...,總之,別替他們擔心,他們都找的到東西的,雙子座真是空間利用的動態平衡大師
雙子座閨房狗窩混亂指數 1000

●牡羊座的閨房狗窩(3/21-4/20)
就牡羊座的本性來說,他們的房間應該是亂的,但受到他們自以為有品味的心態驅使,他們會刻意的找許多名家設計品來擺置,在這兩股作用力的推擠、排斥下,他們的房間就如同板塊運動般,不斷的產生地震,然後再重組,呈現出一種永無止境的惡性循環狀態。
牡羊座閨房狗窩混亂指數 499


3.老韓奇葩的品味擺設是根據牡羊座上面的句子想的。


4.時間軸BUG請無視。


5.私心打all葉tag + 作者手癌末期。


GO

>>>>

 

「呦老韓,想哥沒?」

 

*

 

韓文清在睡夢中聽到了鈴響,鈴聲是那個十年的老對手替他設的,在他替對方包了手機卡片後,他的宿敵帶著懶洋洋又欠揍的笑,不問自取的把他的手機抓了過去,就一陣胡亂的改著。

 

「文~清~少~年~還不接電話?」

 

故意作做的假音格外彆扭,學著小女孩兒尖尖細細喊著他的名字。每次聽到了,韓文清的臉都黑成像煤炭似兒,而旁人聽了無一震驚──竊笑──然後誠惶誠恐的地上他們兜裡的錢包給他。

 

「接電話~接電話~文清少年呦~」

 

鈴聲急促起來,配合震動,把下方君莫笑樣式的手機嫁給震個沒完了。韓文清黑著一張臉,每個早晨低血壓的狀況讓他格外不快──哪怕打電話的人是他的戀人,但在此時此刻對韓文清而言,還是以十年宿敵稱呼對方比較好。

……果然,葉不羞還是幹死的好。

 

想著一些下流卻格外能體現他心情的話,冷著臉一點兒都不文青的文清大叔接起電話,聽也沒聽對方說甚麼,就直接喊了對方的名字:

「葉修。」

 

 

「老韓,醒了沒啊?聲音這麼恐怖,聽的哥都想把錢包給你了。」電話那頭是調兒啷噹的青年音,聽的韓文清手癢心也癢,但他還是沉著氣不去理會葉修嘴裡說著那些嘲諷。

 

「說。」一個字,言下之意在不說就掛電話。

 

「嘖嘖,難得哥打給你,還不快感天動地的把野圖BOSS交給我們興欣?」又是欠揍的回嘴,但是兩人都習慣了這些沒營養的對話。

「不可能。」

嚴格說起來,韓文清不是習慣,而是打他真正懂了葉修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他就曉得在對話間把那人說的廢話給無視。照理說,對方打來到現在那麼久,還打擾自己的作息,電話也早該掛了,但只因為電話另一頭的那人是被他放在心裡,那怕現在半夜四點多對方打來,他還是耐著性子聽對方說話。

 

「……真沒趣啊,」那個人壓低聲音笑了下,「我說──你想我嗎?」他的聲音壓低了下,帶點沙啞,在深夜的夜晚格外勾人。

 

「……葉修,」韓文清幾乎要嘆氣,「凌晨四點打給我,甚麼事?」邊拿著手機,起身,他動了動僵硬的身體來到了窗邊。倚靠著窗邊的牆上,他回過神看著自己的房間半瞇起眼睛,聽著那人沉默的呼吸聲。

 

「真的不說?」那個人沉默許久,又不死心的問了句。

 

「……」韓文清看著房間上的海報,是早期的一葉之秋和大漠孤煙周邊,又看了地上箱子中裝的海報,心裡惦記著有時間要改成君莫笑。

 

任何霸圖迷或霸圖隊的隊員都不會知道。

風格強硬的硬漢韓文清會做這種事情──把心愛人的角色和自己的放在一起。

 

……就像沒有人會知道他把那兩人的海報放在牆上滿滿的,還覺得自己的品味不錯一樣。

 

 

韓文清覺得很好。

能夠隨時看著他的心上人──鐵漢柔情也不過如此。

 

每一個月都會隨時替換,時而放新的海報、手辦,時而將舊的拿出來溫故知新。
這大概是韓文清日常的興趣之一。

 

好險沒人會到他房間。

好險沒人敢到他房間。

 



*

 

「……想。」

最後,心底意外溫柔的漢子還是把自己對愛人的思念說出口。

果不其然,就聽到話筒一邊的人低笑的聲音。

 

啞啞的,格外勾人。

 

「感冒?」

 

「沒──」那人輕笑,「哥也想你了,你說說,哥特地來找你……該給我甚麼回報呢?」

葉修語調輕快,也不解釋為什麼自己大半夜跑來Q市。

H和Q兩市不算近,韓文清猜測葉修是搭乘飛機來的──「你在哪裡?」他忍不住捏緊手機,手背上青筋畢露。

 

「大半夜在出門?葉修,你在想甚麼!」

韓文清隨手取過椅子上的外套,一邊將錢包鑰匙放進口袋,哪怕他的面上不改其色,但口氣已經糟糕起來。

他冷著臉開了門往外走,嘴上繼續逼問明明懶癌末期的戀人。

「說!」

「想你,就來唄。」

葉修說著話兒,明明是情話搭怕上他的口吻卻讓人只想打一頓。

韓文清聽到了對方背景的聲音,從寧靜到吵雜又到了寧靜。

 

「……我在霸圖對面的網吧,你來接我吧。」

 

「……文清。」

 

*

 

明明應該感人的戀人會面,但等到韓文清把葉修領回自己的房間後……

葉修已經不想去回憶,當他一進門看到那些奇葩的擺設時,眼角餘光瞟到戀人面上露出一絲得意洋洋的情緒,心裡的感受了。

 

葉修面上露出的古怪表情韓文清不可能沒看到,但這漢子只是冷著臉紅著耳朵把人推進浴室要對方洗梳。

「把你身上的菸味洗乾淨。」

一手進了葉修口袋掏出香菸丟到了垃圾桶。

 

「我說老韓──你把我的……」正想哀嚎對方的無理取鬧,葉修話還沒說完便被堵上嘴。

 

一陣親吻聲。

「乖,」韓文清啞著聲說,「──有煙味不准上床。」又低頭親了親葉修的額頭。

 

「……操。」

「不准說髒話,」韓文清瞪向滿臉通紅的葉不羞,「……否則幹死你。」

說完,嘴角露出惡劣的笑。

 

「……我說老韓,你肯定學壞了。」

 

*

 

最後兩人也沒滾床。

韓文清是體貼葉修大老遠、大半夜跑來,葉修是根本不想在兩人角色的包圍下做愛。

於是相擁而眠。

 

*

 

韓文清去找葉修的時候,從來不住興欣在上林苑的宿舍。

「太亂了。」他不只一次瞪著葉修散發低氣壓。

滿地的衣服,四處隨手可見的香菸包。唯一乾淨的是電腦,因為那裏是葉修常待的地方。那電腦桌旁都是用完的泡麵桶,韓文清甚至有一次看過葉修把泡麵桶放在床上。

 

「髒死了。」他來找葉修看到這幅景象,把人一拉──這個時候霸圖良好的作息及定時的操練就跟葉修的宅男戰五渣實力有了區別──把人丟進浴室,就跟陳果拿了垃圾袋開始打掃起來。

無視一旁興欣人驚訝錯愕的表情,和魏琛遞上來的錢包。

 

「葉修,」韓文清的聲音很嚴肅,「我只幫你收這一次。」他眼一偏,其他閒雜人等看到他的眼神都下了退出房。

 

「喂喂喂那也是老夫的房間啊──」「好了老魏,你敢跟韓隊待在一個空間嗎?」

 

「我說,老韓,你管那麼多做什?」葉修懶洋洋地坐在韓文清的懷裡,無視他凍著一張臉的修羅表情,「你又不常來,我怎麼亂你也看不到啊──我覺得我房間挺好的。」說完還點點頭,他靠著韓文清的肩,與男人歪膩。

「在怎麼亂也沒關係吧?」抬頭看著韓文清,葉修偏偏頭說道,看著那張錢包臉有忍不住笑了,提起手在對方臉東捏捏西捏捏,玩得不亦樂乎。

 

韓文清握住葉修作亂的手,「有關係。」他認真的看著葉修,如同十年一般一如既往。

 

「我是和你處對象,以後要住在一起,兩個人的生活習慣是要磨合的。」

韓文清親著葉修的手指,他這人不會委婉,決定了一個人,便不會想過去只懂得思考未來。

 

葉修沒說話了。

他知道自己和韓文清性格差太多,連生活習慣差異也大。甚至若不是之前自己突然想去霸圖找對方,也不會知道對方既然有這樣的興趣。

 

忍不住輕笑,無視對方挑眉的神情,「喏、」他指了放在床邊的塑膠筒,「給你的,君莫笑真人海報,僅此一張,獨家所有。」抬頭看向對方訝異的雙眼。

 

──向前,兩唇交疊。

 

 

因為相愛,才會互相容忍。

因為要一直在一起,才會互相體諒。

 

……執子子之手,與子偕老。

 

 



END。



我、應該沒有、文不對題吧。

有寫道梗嗎有寫道梗嗎???

一點都不好寫TAT


對不起我去面壁.......(滾走

 
评论(2)
热度(37)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