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全職/雙葉】心軟的代價 上

今天發的小短文後續

連結走起>>『聖誕願望』  麻袋大大的美圖葉秋肯定不信聖誕老人。

順便 @一豆麻袋  大大,大大我還沒寫完,明天應該能完結的♥

我正在思考肉該發哪.....∑(っ °Д °;)っ

(˘•ω•˘)ง  GO

>>>

繪者大大酷炫的表示:來段肉吧!

 

 

『心軟的代價。』

 

 他抱著他的哥哥像是擁抱一整個世界。

 

「哥哥……葉修、」葉秋抱著葉修像小點一樣在對方頸窩處蹭摩撒嬌,「你都不知道我多難過……」

「乖喔。」葉修縱容地認自己的地地把自己壓在床上像大型犬趴在主人身上撒潑,「都幾歲了,我們的葉大總裁?」他忍不住扯了扯葉秋的頭髮,「……起來啊,我快被你壓扁了。」拍拍弟弟的背,葉修的臉有點紅,是被弟弟悶的。

 

 

「……不要。」

葉秋頓了一下,又火速地搖頭拒絕,也不管自己的頭髮有沒有打到對方。

 

在外頭威風八面的大總裁,在自己哥哥面前也只是耍賴著要糖的孩子,任性的可以。

 

「……你很重,笨蛋弟弟快起來,你哥我快被壓壞了。」葉修忍不住打了對方一掌。

 

「嗤,死宅男弱爆了!」

葉秋鬱悶的從他哥身上爬起來,直接躺在葉修身邊緊緊貼著。

「有種JJC上PK一場,看哥不把你打個半死?」

葉修轉了身面向葉秋,也沒有半點想起來的意思,語調懶洋洋地,也不像是生氣而是純粹例行的嘴砲。

 

「現實戰五渣不要鬧了,哥!你弟我可是去過隊伍一趟,你別想打過我。」

「喔、那麼厲害,有腹肌沒?我們榮耀的幾個後輩身材可好了,大總裁有沒有想較量下?」

葉修邊笑著,邊將手伸過去摸葉秋的腹部,「還蠻結實的嘛,真不愧是哥的弟弟 (˘•ω•˘)ง」 

 

「說的好像是你有一樣……」葉秋任由自己的哥哥在自己的身上東摸西摸吃著豆腐,與葉修一模一樣的眼睛專注地看著正笑鬧的那個人。

 

「哥,」他喊了葉修一聲。

「怎麼?」葉修的聲音還是慵懶地讓人想揍他,但或許是想睡了,添了睏意的聲音竟然也可愛起來。

 

「今天是聖誕節,我想要個禮物,但這世界沒有聖誕老人,你給我好嗎?」

 葉秋看著葉修,眼裡閃爍著微妙的光芒。

 

「甚麼東西?說給哥聽聽──把哥當聖誕老人也太掉價了吧……」

葉修有一句沒一句的嘲諷回去,聲音是越來越小,他甚至忍不住打了呵欠,乾脆摟著葉秋的腰準備睡覺。

 

畢竟小時候也常一起睡,他和葉秋的睡姿都挺標準的,也不會踢人。

「……我想要八塊腹肌。」

「……你逗我啊……這找我甚麼用……」

 

「哥,我人家聽說……」葉秋把人半抱在懷裡,眼中飛快地閃過幾絲暗色,他的頭靠在葉修的耳邊,壓底著聲音說道:

「聽說這八塊肌是要做♂愛才能做出來的……
    哥,你幫幫我吧。」

說完,他乾脆含住葉修的耳垂舔了起來。

 

「……葉秋你!」葉修嚇了ㄧ跳,迅速用手推開葉秋的頭。
他繃著臉看向對方,原本醞釀已久的睡意瞬間跑了乾淨。

「你傻啊?!這種話你也信,讀的書都喂狗了?總裁大大!」

「哥,我想要──」葉秋的眼裡閃爍著異彩,「……你給我吧。」

 

──我想要你。

──我的哥哥。

 

 

*

「哈啊……」

 

葉修也不知道這是甚麼情況,他原本想起身走人的,但看到床上弟弟哀傷的目光,提起的腳卻怎麼也邁不出去。

 

「哥……十年了。」

葉秋坐在床上,黯然地望著他的哥哥。

「我們明明應該是最親近的,但你卻拋下我──」

 

「整整十年了。」

 

葉修站著,煩躁的掏了掏口袋想吸菸,但當然沒有,他身上是睡袍,沒有位置讓他放煙。

「……也不知道當初是誰先想離家出走。」他抓了抓頭髮,雖然覺得這對話惡俗了點,但也沒打算開玩笑糊弄過去。

 

他看得出來葉秋是認真的。

那可是他的弟弟,他的半身,他當然理解對方的每個眼神和表情。

 

葉秋和葉修脾氣還是像的。同樣是倔脾氣,想要做甚麼就八頭十頭牛也拉不回來,就像當年他打榮耀一樣,就算生活過得在苦,但是有榮耀,有蘇沐秋、蘇沐橙,有他的對手朋友,他根本就沒想過回來。

 

而現在,看著葉秋的眼,葉修知道他是認真的,眼裡的執著跟他當初被人勸回來時堅持不離開是一樣的。

 

「明明我早就找到你,你卻不回來──甚至、──葉修,你到底………反正我不管,這是你欠我的!」

「不管是當初的行李證件,還是你在我人生中缺席的整整十年。」

 

「……哥,我說想要你是真的。」

 

 

「你曉得我第一次夢遺是怎麼來的嗎?」

「我夢到你回來,我高興得不得了,高興到把你壓在身下,親你、吻你、抱你──操♂你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病了還是什麼,夢到把自己哥哥艸到高潮……我到底該怎麼辦…… 」

吼著這些年來的在心中積壓已久的痛苦,沒有人知道當初他夢到自己把自己的哥哥壓在床上往死裡幹,醒來是多麼崩潰。

……但他很清楚,他是真的想這麼做,他下意識想懲罰離開他的哥哥。

 

為了這個家,更為了他們兄弟關係、半身羈絆。

葉秋選擇忍耐。

 

但忍耐的代價是對方離開他十年,甚至連偶爾見一次面也必須忍耐,忍耐到他的哥哥生命中出現許多人,而他卻不是參與的一份子。

 
「……哥,你ㄧ向聰明,告訴我該怎麼辦 。」

……現在,他不想忍了。

「……我、」
 

「……葉秋。」

葉修很煩燥,但他卻沒有生葉秋半點氣,他也不曉得原因,只知道自己連個屁話都不敢出,反而心疼弟弟心疼的要死。

──他的半身,他的弟弟,他有所愧疚的存在。他不知道該怎麼幫葉秋,只知道自己很混帳。
他沒想他難過到,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離開對葉秋傷害多深。

 

 

「哥,我想你,想要你……就當是給我聖誕禮物?你欠我十年了。」

葉秋起身,小心翼翼地摟過他的哥哥,作息不良和曾經的營養缺乏讓葉修的腰很細,葉秋光是用手臂便能簡單圈起來,在抱著自己哥哥的時候葉秋當下就心疼得要命。

 

 
「唉……」
葉修忍不住嘆口氣。

 

「你行啊……聖誕禮物要哥的身體,是不是生日禮物就要哥的心嗎?膽子可大了現在,爸媽要知道鐵定打死我們的。」

葉修隨葉秋摟抱,他是真的無法拒絕葉秋,至少現在不行。

 

「……你真了解我,哥、葉修──」或許是因為青春期的營養比葉修較好,葉秋比對方高了一些,剛好讓他一低頭就吻上葉修的唇。

 葉秋的吻很小心,動作輕柔的要讓人落淚。

 

「嗯……」

兩人的唇只是單純地貼在一起,輕輕的磨蹭,隨著葉修的默認,葉秋的動作也越來越大,他探出舌頭小心的舔過那人的唇的輪廓,發現對方沒有阻止,便一鼓作氣地將舌頭鑽入葉修的口中。

 

「哈、」被奪去呼吸,葉修也沒有甚麼力氣去阻止去隊裡操練過的弟弟,他的嘴裡被葉秋的舌頭小心翼翼地舔了遍,口腔的濕軟的舌頭掃過,自己的舌頭無所遁形被對方的勾住,糾纏。

 

葉修的手搭在葉秋肩膀,纖長白皙的手指此時正緊緊抓著對方身上的衣料,他的腿間被葉秋的大腿插入撐開,只能被半拉半抱著回到他的床,跨坐在葉秋身上。

 

「嗯嗯…秋……葉秋、哈啊」快沒氧氣的他使力推開葉秋的臉,但他的身上的睡袍早被心急的弟弟扯開。原本的睡袍一打開披在身上更像情趣睡衣,甚至睡袍因葉秋的拉扯下滑到葉修的臂彎,半露香肩,讓葉秋忍不住在那上面來回撫摸。

「別、別像個小狗…小狗似地舔哥──敢不敢來真的?嗯?」

臉上掛著嘲諷的笑,葉修半靠在葉秋身上,大拇指擦去嘴邊殘留的津♂液,彎起的嘴角格外勾人。

 

「……哥,你別作死,我不能忍的。」葉秋吞下了口中分泌的唾液,他的眼角發紅,手背上露出青筋。

──他想抱緊他,卻又怕傷害他。

忍耐太久,有時候他也會錯覺他根本就不曾忍耐。

但錯覺畢竟是錯覺。

直到他的哥哥待在他懷裡,臉上露出勾人的笑容。

 

葉秋想,
……他要瘋了。


T♂B♂C。

 
评论
热度(43)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