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麟_填坑手癌君٩(๑òωó๑)۶

[赤黑]他和他的十名男友。(2)


變態癡漢赤司們 X 熱愛吐槽黑子菌(等等哪裡不對#

 

閱讀前警告:

1、偽11P,10攻1受,實為1vs1。攻可視為【 赤司征十郎 X 10 】這樣。

2、為方便請見,十個赤司的名字就是征O郎,O就是一到十。但相信赤黑是真愛,所以任何一位赤司都是隊長巨巨本人。
3、相信我,這十個赤司比十胞胎更扯,不相信我,那就只能說OOC突破天際了,我想沒有人能和赤司分享黑子,除了他自己。

4、其實也可以視為另類的觸手擬人化(X)。

5、忘記說了,OOC嚴重!超級嚴重!因為這篇算是惡搞233333333


喔對了忘記說,作者嚴重手癌。(˘•ω•˘)ง 包涵捏。

突然想靈感在這個時間點寫文,想想也是醉了。

嗯我真拚。


>>>



黑子哲也拖著腳步回到房間,他的身體輕盈但心卻很沉重。

他總覺得自己認識的赤司畫風一直再變,雖然都很喜歡,但感覺不太好。

想想當初遇到的那個赤司隊長是多麼的有禮貌,就算認識後知道對方具有奶媽……啊不對保姆、呃不管怎麼說都不太對的貼♂心屬性,提醒吃早餐、吃多一點、不要喝太冷等等的瑣碎細項也繁多不及備載,但現在回憶請來也超暖心的……雖然愛說教到有點煩躁,奶昔超好喝的怎麼破,禁止喝奶昔簡直罪不容恕!接著就是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開關打開的赤司君突然變成酷炫狂霸跩到沒朋友的雙色眼睛赤司。

……想想當時打醒中二病的辛酸血淚史。

嘖。

 

但不管哪種赤司,就算溫柔體貼細心暖男也好,還是酷炫帥氣到沒天理的總裁王者赤司,對待黑子都是一等一的好,好的整個奇蹟加火神君都忍不住戴墨鏡。

……前者哭著喊赤司/小赤司/赤仔不公平沒天理沒人性,後者一臉感嘆的表示沒想到日本也挺開放的黑子你準備要嫁了嗎?

 

簡!直!

 

彎了絕對不是他的錯,真的。

 

回到自己房間的黑子噗通一聲倒在床上。臉緊緊貼在柔軟床墊上,黑子看著對方特別買回來上面印有哲也二號的被單忍不住蹭了蹭。他其實很少回自己房間的,要知道自從同居開始--他始終搞不懂為什麼才兩個人竟然要住獨棟的別墅,有錢也不是這樣花的啊赤司壕!──他幾乎都待在赤司那張總裁文裡面最常出現的KING SIZE床上滾動。

俗稱滾床單。

 

在青蔥的十八歲就被人壓倒醬醬釀釀滾到天邊去了。

……他真的很想找赤司爹談談人生(゚Д゚)ノ。

 

黑子強烈懷疑如果不是赤司特別請了家庭醫生在附近待命,他大概已經數次在床上精盡人亡。

明明都是男人為何有那般好體力?真的是上下位置不同導致的嗎?∑(っ °Д °;)っ

 

人生真是不公平。

強烈抗議喔。

 

 

在二號身上滾來滾去的黑子,隨手拿了放在床頭上的小說看了起來,這種消極面對著殘♂酷攻受關係的事實,早在他試圖要壓倒對方反而被對方壓了一整晚──以及接下來一個月的各種Play就放棄了。

 

……下次還叫醫生幫赤司君看看他的腎好了(。

 

翻著小說當著文藝小青年的黑子這樣的想著。

 

喜愛文學的少年很快進入狀況,將腦子裡那些有的沒的想法丟到腦後。認真的時光總是流逝的特別快速,當聽到了敲門聲,黑子還來不及思考自己到底看了多少這不知道放置多久的小說。

 

他看了看牆上的鐘,卻不確定自己到底是看了一個小時還是半小時?

 

「哲也,在嗎?」

門外傳來赤司的呼喚聲。

 

「在!請稍等一下……征君。」

慌亂的從床的一端滾到靠門的另一端,黑子爬了起來梳理了一下亂糟糟的頭髮,隨手將書閒置到一旁的桌上──正如幾個禮拜前他待在房間又被對方問候那樣──他快步走向門,伸手將門拉開。

 

「征君,有事?報告忙完了?」

黑子歪著頭看向站在門口微愣的某人。

 

「報告……?嗯,差不多了。」赤司愣了一下,但很快地便笑著回應黑子,他張開手朝向對方,「看在我那麼努力的份上,給我一點鼓勵?」橙紅的雙眸中含著期待的望向黑子。

 

喔啦、賣萌犯規啦赤司君(*/ω\*)

「今天的擁抱額度剛剛不是已經用完了?」嘴上雖然這麼說,但黑子臉上還是勾起淡淡的笑容撲進愛人懷裡。

 

──每日的擁抱喔。

 

擁著黑子的手頓了一下,又將懷裡的人抱得更緊了。

「每天才一個擁抱,哲也真是吝嗇。」他親了親黑子的髮旋,感謝赤司爹的基因,他終於在高三的時候迅速長高超過黑子一個頭了。

 

「哲份嚴重不足啊。」

 

把懷裡的人半抱半拖拉的近了黑子的房間,一屁股坐在黑子床墊上把人放在自己雙腿間擁著。頭窩在對方的頸肩倚靠,赤司深吸一口氣,嗅著屬於黑子極淡的體香。

 

──與他每日用的沐浴乳相同的香氣。

 

赤司臉上露出慵懶的滿足。

「剛剛在廁所不是才抱過嗎?還不到一個小時呢。」

黑子忍不住摸了摸赤司頸後的髮尾。感覺到指尖被髮梢搔癢,他忍不住如同順著貓毛一樣的輕撫赤司的後腦。

「……一個小時?」赤司的聲音帶著點猶疑,但很快的──「哲也不知道嗎?對我來說一個小時已經足夠長了,長的像是過了幾天似的。」

他沒有說謊。

 

空出一隻手,面向赤司的黑子看不到赤司此刻的表情--他的語調柔軟,甚至帶著點撒嬌,但他看著自己手裡的手機螢幕時卻十分冰冷。

 

『      三:

          八,在偷跑就去死吧!

          一,會議我不管了,讓八自己去。                       』

 


然後手機無聲的震動了下。

 

──『知道了,我會讓八知道教訓的。  一』

 

 

 

看到訊息,赤司征三郎終於滿意的勾起嘴角。

 

 

 



TBC。


下一更我真的不知道甚麼時候出現了。

有時間貼赤司們的簡單設定。



 
评论
热度(21)
♂ 灣家。宅腐雙修、糟糕星人,上班生活。
♂ 專吃主角總受CP,純食主義、不萌副CP。


♂ 小說創作

特殊傳說 / All漾主冰漾
黑籃 / All黑主赤黑
全職 / All葉
冰尤/All勇主維勇